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人不敢。”今日赶路的时候夏叶就发现楚承德可能已经知道她不是男人了,现在又留她一起吃饭恐怕没那么简单。

    “本王让你吃你就吃。”楚承德的话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夏夜把心一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

    夏叶本来还担心如果被发现怎么应对,结果一顿饭下来楚承德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问她感觉菜色怎么样。

    “小人觉得,菜色过于油腻,反而掩盖了本身菜的味道。”夏叶如实回答。

    “哦?难道你还对做菜有研究?”楚承德对于眼前的小人儿更好奇了,究竟她到底是谁,接近他又有什么目的?

    “小人没什么爱好,不过倒是挺喜欢做菜的,谈不上有什么研究。”以前工作了一天的夏叶下了班最喜欢的就是在厨房做菜,当初要不是老爸逼着她学法律说不定她现在的职业就是一名厨师。

    夏叶一脸满足的说着,眯起的眼眸像个弯弯的月牙,微微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现在的夏叶不施粉黛,略显稚嫩的脸庞此刻就像一个纯真的孩童在向别人炫耀。

    楚承德竟然一时看痴了,不知觉的靠近夏叶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看着突然放大的一张俊脸夏叶感觉呼吸薄弱,脚下一滑朝后倒去:“啊啊啊…”

    楚承德见状一把搂住夏叶的腰肢,像楚承德这种武功深厚的人接一个人完全就是小菜一碟,结果朝后倒去的夏叶抬起的左腿正好一记断子绝孙脚踢在他的裆部,两个人双双倒了下去。

    受惯力的影响楚承德直接亲到被他压在身下的夏叶,胸前的柔软更是让楚承德确定了今日的猜测,这个钱多多果然是个女的!

    “王爷…王爷……”回来禀报夜袭殇国的申全和燕回两路大将看到眼前的一幕简直惊呆了:“王爷…末将什么都没看到,末将待会再来向王爷禀报。”反应过来的申全拉着燕回退了出去。

    脸颊通红的夏叶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楚承德跑了出去,见夏叶跑出去,候在外面的两路的大将方才进来,此时楚承德正表情严肃的坐在帅位上。

    “王爷,末将和燕回将军带领一队人马,夜袭殇国军营,烧掉了他们的粮草便回来了,此刻敌方军营恐怕都在急着救火了。”申全一脸的高兴,这几日三座城池被破,军心不稳,这次夜袭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楚承德正了正神色道:“两位将军辛苦了,今日早些休息,明日迎战殇国。”

    两路将领对视一眼拱手道:“末将告退!”

    夏叶蹲在一个角落里,想起刚才的事脸上一阵火烧,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回去,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总不可能永远这么躲着吧。

    “哎?钱多多你怎么在这蹲着?”回房的唐毅看见角落里蹲着一个黑影还以为是谁呢,仔细一看竟然是在王爷身边伺候着的那个小兵。

    “唐将军?”夏叶站起身子搓搓手道:“我…”

    “快别在外面了,晚上天冷,进屋说。”唐毅说着径直走进房间,夏叶咬咬唇跟了进去。

    “怎么了?犯错了?”唐毅笑着问。

    夏叶点点头看着唐将军:“唐将军能不能跟王爷说说让我跟在将军麾下,我也想上战杀敌。”反正打死她都不会再回去伺候那个王爷了,整天提心吊胆的还不如上阵杀敌死的痛快。

    唐毅笑了笑道:“看你年纪也不大,难得有一颗忠心报国的赤子之心,只是你觉得本将军跟王爷身边要人能吗?”

    “那如果我自动跟王爷请缨,唐将军收不收我?”夏叶不死心的问。

    唐毅喝了口茶抿抿嘴:“你先请缨看看再说。”

    “好!我这就去跟王爷讲!”

    “哎哎…”唐毅话音刚落,就见夏叶跑了出去:“这孩子也太心急了吧,不过要是人人都跟他一样,这击退殇国简直指日可待啊。”唐毅还颇为欣赏的点点头。

    本来还下定决心的夏叶来到王爷门前却又犹豫着进去该怎么开口,边境的夜晚温差很大,来回在门前踱步的夏叶搓着双手取暖。

    “还不进来。”楚承德的声音透过门窗传出来,夏叶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刚进屋夏夜就噗通跪在地上,这到让楚承德有点始料未及。

    “小人笨手笨脚实在是伺候不了王爷,求王爷让小人去唐将军的麾下做一个普通士兵,上阵杀敌吧!”夏叶思索着说了出来。

    楚承德摸摸鼻子看着跪在地上的夏叶:“起来说话。”

    “谢王爷。”

    “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别的要和本王说的了?”

    现在夏叶不知道楚承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女扮男装,如果不知道她现在说出来岂不是自寻死路,思前想后夏叶决定还是暂时不说:“没…没有。”

    楚承德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你真当本王没发现你是女扮男装吗?既然这样本王就陪你玩玩,看你能耍什么花样:“那好,既然这样,本王不同意你的请求。”顿了顿好像又想到什么:“从明天开始本王的膳食由你全权负责。”

    “什么?”这个楚承德简直欺人太甚了,就算不为自己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从现在开始她夏叶和他楚承德势不两立了,让本姑娘伺候你是吧!好,我一定好好伺候你!

    “现在去给本王打水洗脚,伺候本王安寝。”虽然不知道这个丫头女扮男装混进军营的目的,但是至少像她这种智商,绝对不会是别人派来的眼线,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放心的让她留在身边。

    “是,王爷。”片刻夏叶皮笑肉不笑的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王爷请洗脚。”

    “不洗了,帮本王宽衣睡觉。”小样,你真以为本王看不出来水里有鬼。

    本姑娘辛辛苦苦打的热水你说不洗就不洗了?“王爷,累了一天了,泡泡脚再睡舒服。”夏叶一脸关心的说。

    “本王说不洗就不洗了,还不过来给本王宽衣。”楚承德背对着夏夜双手伸开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

    如果眼神能杀人,现在楚承德的背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

    半夜。

    “钱多多,本王渴了。”

    “来啦,王爷您请喝水。”

    “钱多多,过来按摩!”

    “来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