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哎哎哎…你别急啊,我今天站在城墙上看到城外面西南方向有条河,所以,如果明天我们一起出去捉鱼的话不就能吃到火锅鱼了!”夏叶终于绕到点子上,用肩膀蹭了下楚承孝:“怎么样?”

    “不就是出城捉鱼吗,看你这顿墨迹,我现在就去造两个鱼叉。”楚承孝起身离开造鱼叉去了。

    “你不看摔跤啦?”夏叶冲着楚四的背影喊。

    “不了,没兴趣。”楚承孝冲身后摆摆手,消失在夜幕中。

    今夜还真是开心,看完摔跤比赛,夏叶和楚承德一起返回房间,夏叶有一个毛病就是一开心的时候走路就喜欢跳着走,回屋路上夏叶刚想跳着走,突然想起这样太女性化了,结果身体往上一抽还没跳起来,嘎然而止,然后两只脚拌在一起脸朝地摔了狗吃屎:“哦!我的鼻子!”夏叶捂着鼻子痛的眼泪直掉。

    “砰”的一声巨响让走在前面的楚承德一惊,扭头发现人不见了,低头一看楚承德只感觉额头划过三道黑线,这世界上还有比这家伙还蠢的人吗?

    夏叶可怜兮兮的抬起头看着楚承德,楚承德转身抬脚刚想离开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拉她一把。

    被拉起来的夏叶,一手攀着楚承德手臂一手捂着鼻子,身体使劲贴着楚承德的身体蹭了蹭,她是故意要做给后面的士兵看的,果不其然,后面两个士兵看到这一幕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些什么,当然,至于说些什么她就不管了,反正传的越难听越好!

    “可以松开了吗?”楚承德凉凉的声音从头顶飘来,吓得夏叶赶紧送开攀着的手臂,楚承德大步流星锤的走了,留下鼻子还痛的流眼泪的夏叶。

    夏叶揉着鼻子慢悠悠的回了房间,刚进屋,就看到了让她直接喷鼻血的一幕,楚承德半裸着上身,完美的胸肌就那样毫无保留的被她一览无遗,这次是真的喷鼻血,因为刚刚摔到鼻子了,只不过这鼻血流的真不是时候,夏叶擦了一把鼻血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楚承德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城墙上听到钱多多那些话后,他心里竟有些不舒服,所以刚刚故意脱成这样想看看这个钱多多还犯不犯花痴,没想到这丫头直接喷鼻血了,楚承德心里暗自得意,故意装作很淡定的样子问:“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咳…我是想问,王爷…王爷对小人的手艺还满意吗?”夏叶低着头眼神慌乱的不知道该看哪里。

    “嗯,还不错,如果是只完整的鸡就更好了。”楚承德意有所指的说。

    丫的,太记仇了,现在还计较少了个鸡腿的事:“呵呵…”夏叶干笑两声道:“明天中午小人会做一道王爷从来没吃过的菜,王爷您就等着请好吧。”夏叶略显得意的说。

    “哦?还有本王没有吃过的菜?”楚承德的胃口倒是被吊了起来。

    “回王爷,小人保证王爷绝对没有吃过,因为那是小人自己发明的一道菜。”反正古代也没什么火锅鱼,她就先姑且说是自己发明的了。

    “好,本王就等着你那道菜!”楚承德真是越来越觉得这个小丫头有意思了。

    “那王爷早些休息,小人在这里守夜。”这几天不是站着睡就是枕着桌腿睡,感觉比上学的时候功夫练的更深了!

    “看在你用心给本王做吃的的份上,去抱个铺盖卷打地铺睡吧。”楚承德小小满足了一下内心后又看到她这么努力讨好他的份上于是大发慈悲的说。

    本来是自己嘴馋想吃鱼,没想到弄巧成拙了,真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谢王爷!”夏叶高兴的跑出去抱铺盖卷去了。

    这有被子,躺着睡的感觉真舒服啊!抱来铺盖卷后夏叶在一个角落里打了地铺,美美的躺在上面,一会进入了梦乡。

    屋外蟋蟀开着patience,屋内两个人呼吸均匀……。

    第二天夏叶早早的起床,把煮好的粥放到楚承德的房间就和楚四溜出了城:“楚四,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啊?”

    “我家里?就是一般的经商的。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楚承孝那着鱼叉和夏叶一前一后的走着。

    “看你细皮嫩肉的就是一副公子哥的样子,怎么会想到参军呢?”夏叶腰间挂着竹篓跟楚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昨晚从城墙上看着那条小河挺近的呀,怎么还那么远。”夏叶双手叉腰,看着还有一段距离的小河气喘吁吁的道。

    “要不在这里停下歇歇。”楚承孝看钱多多累的不轻提议道。

    “不歇了,中午之前还得回到城内做鱼呢。”夏叶深吸一口气继续前进。

    “没想到你脾气还挺倔强。”楚承孝继续跟上:“要说我为什么会来参军,那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来的,我自认为男儿理应保家卫国!”

    咦?楚四这套说辞和她撒的谎咋这么像呢:“那你家里人同意啊?”

    “当然不同意,所以我是瞒着家里人出来的!”说起来这个他偷偷溜出宫也有些日子了,不知道父皇和母后怎么样了:“别光说我,你呢?”

    “我?我就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吃不起饭了,后来看到参军不仅管吃还有俸禄拿,所以就参军了。”夏叶如是说,在楚四面前她没必要隐瞒这些。

    两个人聊着天不一会就来到河边了。这条小河看来是从树林那边的山丘上分支下来的,河水不深,清澈见底,夏叶蹲下捧了一把喝:“真甜!”

    楚承孝也蹲下捧了一把喝,赶了这么远的路确实也渴了。

    “是不是很好喝?”夏叶蹲在河边扭头看着楚承孝问,阳光透过河水波光粼粼,此刻夏叶这样笑着看着他,明目皓齿,小巧的鼻子,嘴边还挂着水珠,这一幕看在楚承德眼里他内心竟然有一种情窦初开的感觉萌发,他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他怎么会萌生这种感觉,钱多多可是男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