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2章 莫名其妙发火
    “炭炉来了。”取来炭炉的楚承孝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几盘菜更是好奇了。“多多,炭炉取来了,接下来怎么做?”

    “好,先把炭炉点燃。”夏叶估计炭炉烧旺后,差不多汤也好了。

    两个炭炉都点燃了,炉火很旺,这时汤也好了,夏叶把炸好的鱼片放进两个盆内,然后把锅内的汤分别倒入两个盆中,然后把两个盆放在炭炉上:“大功告成!”

    “终于可以吃了。”楚承孝说着就要搬小板凳坐下。

    “哎~等会。”

    “又怎么了,你不会真不让我吃吧?”楚承孝瞪大了眼睛看着夏叶。

    “不是,我一个人拿不了菜和炭炉,麻烦你跟我给王爷送一趟饭。”夏叶如实道。

    “这…”不是他不想去,只是如果万一被他三哥发现肯定就不让他再待在军营里了:“多多,你能不能换个人啊,我…”

    “楚四,难道你连这个小忙都不帮我吗?”夏叶用小手指比划着说:“耽误不了你多大会,鱼已经做好了,难道这一会你就忍不住了吗?”夏叶双手合十放在嘴上拜托道:“就算我求求你了,再说了我还没给你说怎么吃火锅呢,你跟我去,我路上慢慢告诉你。”

    “小四,你就帮多多送一趟吧,他一个人确实也拿不了。”一旁的钱叔发话。

    “好吧,看在钱叔发话的份上,走吧。”楚承孝一脸不情愿的答应。

    夏叶拿着菜前面走,后面楚承孝抱着炭炉,不一会来到楚承德的房间,夏叶率先进去,看到楚承德正在擦拭银枪,看到夏叶进来后放下手中的兵器:“半天不见你人干嘛去了?”

    夏叶晃晃手中的菜:“去做昨晚答应王爷的那道菜了。”

    “就这个?”楚承德看着夏叶手里的生菜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不是,是一锅鱼…”夏叶指指身后楚四端着的鱼,却发现楚四根本没有进来:“咦?楚四呢?”

    “楚四?”楚承德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刚刚京中来信说老四溜出了皇宫,父皇和母后都担心极了,问他承孝是不是混进了军营,难道……。

    夏叶出门就看见炭炉放在门口,人却早已经不见了。

    这个家伙真是猴急,送到门口就溜了,还好已经把吃火锅的流程都已经在路上跟他说清楚了。

    夏叶抱着炭炉进来,然后把炭炉放到桌子上,炭炉上的盆里已经沸腾了:”诺,王爷,就是这道菜,火锅鱼!”夏叶介绍道。

    楚承德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鱼问夏叶:“刚刚你说的楚四是谁?”为防万一,楚承德还是决定问一下确认。

    “王爷问刚刚抱炭炉来的那个人吗?他叫楚四,是和小人参军时结识的。”夏叶一边调整炭火一边回答。

    参军结识的?:“那这个叫楚四的在火头营干活吗?”

    “不是,他是帮小人送炭火的,小人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奇怪,这个王爷怎么对这个叫楚四的这么上心?

    “对了,小人好像听他提起过,他被分到了南路军负责粮草。”王爷认识?夏叶试探的问。

    “没什么,吃饭吧。”楚承德若有所思的说。

    炭炉不是冬天用来取暖的吗?居然用炭炉吃饭,他还倒是第一次见,楚承德走过去,好奇的坐下,想看看这个丫头能玩什么花样,夏叶把菜一样一样摆到桌子上,然后拿起楚承德面前的小碗盛了几块鱼肉:“王爷请用!”

    楚承德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一股麻辣的味道和鱼本身的鲜美味道让他的味蕾觉得一新,随即又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这种麻辣的感觉让他感觉食欲大开。

    不一会两个人就快把两条鱼吃完了,夏叶先把野山菇和金针菇放进去煮,因为这两个熟的比较慢,加上又是炭炉,然后放进去生菜。

    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夏叶又把面放了进去。

    楚承德从原先的好奇,到现在的感叹,原来饭还可以这么吃!只是太辣了,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吃,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能吃辣。

    此时的两个人额头上都吃出了汗,鼻涕在鼻子里来回运动,最后两个人一人盛了一碗面结束了这顿饭。

    没想到后院种的野辣椒这么辣,夏叶用手摇着蒲扇,吐吐着舌头,不过真的好爽!

    “王爷…王爷感觉怎么样?”夏叶辣的有点口齿不清大的问。

    楚承德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热的他已经把领口拉开了,一顿饭下来两个人显得有点狼狈,都怪后院的那个辣椒太辣了!

    “其他都还好,只是完全挑战了本王的味觉极限,简直不要太辣。”楚承德已经被辣到舌头麻木了:“那个鱼挺新鲜的。”

    “那当然了!那可是从河里现捉的。”夏叶想起来今天捉鱼的时候就想笑。

    “你出城去了?你不知道现在边境战乱,你竟然敢私自出城,你不要命了!”楚承德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她出城后心里突然一紧,语气也重了些,他不敢想万一她出了什么事请。

    夏叶看着突然莫名其妙发火的楚承德,心里不由的委屈:“你凶什么凶啊!我不是为了给你做这道菜才出的城吗。”看到楚承德对她发火,就感觉心里特难受,眼泪卡在眼眶里,忍者不让它流出来。

    楚承德看着差点哭出来的钱多多,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生气。

    “末将咸嗣,有要事禀报王爷!”门外咸嗣将军的声音传来。

    “进。”楚承德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却忘了敞开的领口。

    进来的咸嗣看到王爷衣衫不整,又悄悄撇了眼一旁的夏叶,发现夏叶眼圈微红,不由的想起军营内的传言。

    咸嗣将军心里不仅泛起嘀咕,没想到平日斩匪御敌叱咤疆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王爷竟然…真是姜国不幸,咸嗣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还不退下的夏叶,略显迟疑。

    楚承德看出了咸嗣所想直接道:“咸嗣将军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