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咸嗣犹豫了一下道:“回王爷,末将领命负责军中军需粮草,王爷那日说过京城的粮草两日便可达到,末将便派人负责前去接应,可是负责粮草军需的县官却说,他们在来的路上遇到山贼,粮草军需被抢空了,末将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马车都不见了,一起随行押运粮草的士兵也所剩无几,于是末将让负责押运粮草的县官连夜返回再去押运粮草,可是此去一来一返最快也要四日才能到达,可是军中的粮草恐怕撑不过明日,末将…末将担心……。”

    “为什么现在才来禀报此事。”楚承德脸色难看,自从他来到边境,除了上次一战殇国一直按兵不动,他早就觉得有些蹊跷。

    “都怪末将疏忽,以为从京中押运的粮草就快到了,所以一直没有禀报,直到末将听说京中押运的粮草被劫,才前来禀报吗,还望王爷恕罪。”咸嗣跪在地上拱手道。

    “好了,本王已经知道了,你立刻带领骁骑营队的人马返京负责押运粮草,限你三日务必押送粮草回来将功赎过,本王担心京中有人在捣鬼人!”楚承德手里捏着茶杯,若有所思。

    “末将领命。”只见咸嗣将军立刻领命出去了。

    “来人!”楚承德朝门外喊了句。

    “王爷有何吩咐!”门口的守卫拱手道。

    “召各路将领前来议事。”

    片刻各路将领汇聚屋内:“王爷,发生什么事了吗?”唐毅进屋后问。

    “各路将领,刚刚咸嗣将军向本王禀告,京中押解的粮草被劫,军中粮草最多撑到明日,本王担心这几日敌军一直按兵不动有诈,本王希望各位将领提醒军中所有将士加强防守,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各路将领领命出去后,夏叶看着楚承德的表情就知道此事肯定非同小可,收拾完桌子后立刻返回了火头营。

    一回到火头营就看到楚四躺在板凳上,脸色绯红。

    “多多,你总算回来了。”楚承孝辣的趴在板凳上有气无力的打着招呼:“那个什么鱼,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辣了,钱叔都没怎么吃,差不多被我全吃了。”楚承孝打了个饱嗝继续说道。

    “你就知道吃,出大事了!”夏叶白了楚承孝一眼坐在一旁的板凳上。

    “出什么事了?”楚承孝一听立刻从凳子上起来问。

    “我刚刚听那个咸嗣将军说咱们军中的粮草要吃完了。”夏叶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说。

    “嗨,就这事啊。”楚承孝一听又倒回凳子上:“我当是什么大事呢。”

    “哎,不是,你是不是傻?没了粮草咱们吃什么,咱们会被活活饿死的!”夏叶没想到楚四这个吃货听到这个消息后居然这么淡定。

    “怕什么,京中押运的粮草马上就要到了,放心,咱们不会饿死的。”楚承孝看着夏叶一副杞人忧天的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马上就饿死了呢。

    夏叶一听倒是好奇:“你怎么知道京中有粮草押运来?”

    “你忘了,我可是被分到负责粮草的南路军了。”楚承孝扶额:“真是智商堪忧!”

    “哎!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是想说那个京中押运来的粮草被劫了!”终于说道点子上了,夏叶也是为她的智商捉急了一把。

    “什么?被劫了!”楚承孝立刻弹了起来:“你听谁说的?”

    “王…王爷…”

    “你听王爷说的?那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楚承孝着急的问,可是突然发现钱多多的眼神不太对劲。

    顺着钱多多的眼神扭过头:“三哥?!”

    “三哥?”夏叶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四,这个楚四居然叫王爷三哥!这到底什么情况?

    “到我房间来。”看来他果然没猜错,这个楚四就是他的四弟,承孝。

    楚承孝心想自己完了,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发愣的钱多多,跟在楚承德身后走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三哥?那岂不是说这个楚四就是…就是当朝的四王爷?夏叶眨眨眼一时有点不能接受,楚四,楚承德,她早就应该发现不对劲啊!夏叶拍拍脑子醒悟道:“不知道这个四王爷记不记仇,昨天还那他当苦力使来着,真是作死。”

    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

    钱叔小解回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看到钱多多急匆匆的走出了火头营:“多多这么急,干什么去这是?”

    “哎呀,三哥,我不回去。”楚承孝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坐到软榻上一副小孩子耍无赖的样子。

    “以前在皇宫胡闹也就罢了,现在是在军营,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父皇和母后都很担心你,赶紧回宫。”楚承德没想到他这个四弟这么胆大,居然真的溜进了军营里。

    “三哥,我都十五了,不是小孩子了,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幅口气说话。”楚承孝继续道:“就像三哥说的,现在正值国家危难,我身为姜国的王爷理应出战御敌。”

    “对付边境有你三哥我呢,还用不着你这个小屁孩,”楚承德正了正脸色道:“赶紧给本王回宫去,免得让父皇母后担心。”

    “我不管,反正是我不会回去的!”楚承孝放下橘子愤愤的离开了房间。

    一直躲在外面的夏叶听到他们的对话,又看到楚四一脸生气的离开房间,犹豫了一下走进屋内。

    “王爷。”夏叶看到楚承德背着手站在屋内叫了声。

    “有什么事吗?”楚承德没有回头,只是问。

    “小人刚刚在门外不小心听到王爷和四王爷的对话,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讲,小人从参军时认识四王爷,那时候小人不知道四王爷的真实身份,只是觉得他只是一个满心抱负的男儿,一心为国杀敌,小人跟四王爷认识这么久,是最清楚四王爷心里想的什么。”

    见楚承德没有出生阻止,夏叶继续说道:“在小人看来四王爷不仅有一颗忠心报国的赤子之心,更是想和王爷一起并肩作战,从刚刚的话中小人可以听的出来,王爷从小就很照顾四王爷,我想四王爷这次偷出宫来参军,是想告诉王爷他长大了,不再需要王爷的保护了,他想证明给王爷看,小人希望王爷可以给四王爷个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