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德依旧没有说话:“夏叶斗胆妄自菲薄,王爷权当听听罢了。”夏叶说出了她心里最想说的话,转身离开房间,至于听不听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事了。

    夏叶刚走出房间,就听见一声和上次一样的号角声从城墙传来:“敌军攻城!”

    敌军攻城?楚承德也从房间走了出来,各路将领也都聚集在一起上了城墙,只见前方百米开外,敌军乌压压的赶来。

    见此,楚承德立刻派唐毅带兵出城迎敌,两军在百米开外处对战,结果两军刚一交战,敌军就往后退,唐将军怕有诈没有追赶,而是返回城内,结果不一会敌军又出现在百米处停驻。

    “TNND,这殇国玩的什么把戏,来兵却不进攻,咱们去迎战他们有撤退,等咱们回城后又压进。”满脸络腮胡的秋则将军忍不住骂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承德看着百米外的敌军:“先按兵不动看他们耍什么花样,秋则和黄羽将军在此驻阵,一旦敌军有所动立刻禀报。”楚承德眉头紧皱,看来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其余将领到我房间议事。”其余将领下了城墙聚集在屋内,夏叶把楚四也叫了来,其他将领一看纷纷行礼,并诧异,没听说四王爷也来军营啊。

    “末将等参见四王爷。”

    “不必多礼。”一身小兵打扮的楚承孝进屋后和各位将领坐在一起,夏叶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把情况都跟他说明了,如今情况危急,他更应该和三哥一起共同面对。

    楚承德看了眼坐下的楚承孝道:“目前我军最大的威胁就是粮草空虚,现在敌军的作战方式又如此诡异,我担心有人从中做鬼,敌军恐怕已经知道我们没有粮草了,以目前的作战方式来看,敌军是在消耗我军的战斗力,从而把我们困死在城中。”

    “本王已经让咸嗣将军前去亲自押解粮草,但是最快也要三日才可到达,我们只要坚持过三日就能等来粮草,只是本王担心如果撑不到咸嗣将军来,敌军就已经攻城,到时候将士们军心不稳,加之又饿,到时候肯定一击溃败。”

    “一旦敌军围城一切都来不及了,我们的武器根本不够冲出去,现在各位将领有什么好的对策?”楚承德把现在的情势和问题摊了出来,只是这些将领都是一些武夫,上阵杀敌还行,至于想对策,对他们来说确实困难。

    “不如我们趁现在主动出击,击退敌军,趁现在将士们还有力气,没有饿肚子。”楚承孝此话一出,其他将领纷纷都表示附和。

    “可是现在我们的军资也匮乏,根本击退不了殇国的部队。”在咸嗣报告粮草被劫的时候他就想过了,粮草军需一起被劫,城内的军需根本不足以击退殇国十万大军。

    “我到有一个办法。”夏叶一直在一旁听,怎么说她也是上过大学饱读诗书圣经,什么孙子兵法,诸葛亮也是研究过的。

    楚承德包括所有的将领都看向身后的夏叶。

    面对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夏叶还真是有点怯场,不过现在时间紧任务重,由不得她多想,夏叶走到前面的地形图前,指着地形图上城外西南的小树林:“我之前和四王爷出城的时候,看过这片小树林,地形平坦,树林茂盛,可供隐藏,最重要的就是树林旁边有条小河可以提供将士们需要的水源。”

    “正如王爷所说,等到敌军围城的时候一切就晚了,但是等敌军全军围城就更晚了,我们可以利用王爷先前俘获的敌军统领,至少可以提早让敌军前来围城。”夏叶微笑的看着众位将领,脸上布满了阴谋论。

    “什么意思?怎么还主动让敌军前来围城?”燕回将军一副开什么玩笑的样子,恐怕若不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他们这些驰骋疆场的将军才不会听一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的话吧。

    楚承德却觉得很有意思,想听她继续往下说。

    “燕回将军,不妨让他先把话说完。”唐毅看着夏叶投去一个微笑。

    夏叶看着唐将军投来的微笑鼓足了勇气继续说:“因为我们现在军资匮乏,根本无法击退敌军,但是我们可以把敌军引过来一举歼灭,但是却不能全部引过来,如果全部引过来我们同样也对付不了。”

    “根据王爷刚刚所说,咱们的粮草三日后才会到达,那么由此推测,敌军最迟会在明日晚围城,在我们的粮草到达的次日早攻城。”

    “到了第三日,敌军已经到了最颓废的时候,这个时候攻城无疑是最佳的时间,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撤出城内。”

    “怎么可能,你这不是让我们弃城而去,岩水关不就失守了吗?”

    “就是啊,这算什么办法吗。”

    “我们不会弃城离开的。”

    “就是。”

    夏叶此话一出更是引来了各将领的不满,包括唐毅将军此时也有些看不透了。楚承孝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将领道:“钱多多,你有什么主意赶紧说出来,别再卖关子了。”

    “本王明白钱多多的意思。”楚承德突然站起来走到地形图前指着城外的树林道:“今夜所有将士全部撤到城南的树林里去。”

    不愧是久经沙场的男人,果然一点就明白了,夏叶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看着眼前的男子。

    “为什么啊?”楚承孝还是有些没听明白。尤其是看到钱多多看他三哥的眼神,心里莫名的一股醋意,他可怕的想,难道自己也是个短袖?不然为什么皇宫里那么多的莺莺燕燕他看去一点感觉都没有。

    夏叶接过话继续道:“我们在敌军围城前把所有的将士都撤到树林里去,只留下一座空城,把俘获的敌军统领绑在城墙上是为了激怒敌军,到时候肯定在全部敌军围城前会有一小部分敌军提前来解救他们的这位统领,到时候,我们就等着关门打狗,把敌军包饺子了。”夏叶轻轻一笑看着所有的将领:“这招就叫做空城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