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孝额前划过三道黑线,他怎么不知道军营里有这个传言,再说了他什么时候把多多压倒在床上过了,难道是上次…这个申全和燕回,不过看来承孝这小子还不知道多多是女扮男装的事。

    “三哥,你说话啊?”楚承孝不能接受他三哥是断袖的事实,更不能接受多多也是,他不敢承认他也喜欢多多,不敢面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只当心里那股别扭是因为多多是他的兄弟,所以他不能接受。

    “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也许是私心楚承德不打算告诉楚承孝多多是男扮女装的事情。

    等夏叶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楚承德告诉她敌军现在已经围城了,缴获剩下的军资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咸嗣将军来。

    夏叶裹着披风站在外面看着暗暗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像是要下雨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风雨欲来前的安静吧。

    一夜无眠,该来的还是来了,一大早敌军就开始攻城了,敌人用绑了油火的箭射进城内狼烟四起,将士们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只靠着紧张的心情战斗,看着一个个死去的将士,夏叶都已经麻木了,原来在战争的年代人命是如此的廉价,就像地上的蚂蚁一样。

    楚承德带人在城墙上抵挡敌人,他让楚承孝留下来保护她,真是好笑,一个男人保护另一个男人么?

    夏叶看的出楚承孝按耐不住待在房间里:“四王爷,我也想城墙上抵抗敌人。”

    “开什么玩笑,你又不会武功,再说了身体刚好,你必须在这里待着。”楚承孝虽然这样说,但是夏叶能看的出其实他的心早就飞出去了:“我不会躲在城墙那里不动吗,我们两个大男人不是说好一起上阵杀敌,做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的吗?”

    “那也不行,刀剑无眼。”见楚承孝态度坚决,夏叶只好跑出屋子,朝城墙跑去。

    “多多…多多…”楚承孝用剑挡开射进来的乱箭,追上乱跑的夏叶:“多多,你别乱跑,躲在我后面。”

    就这样两个人上到城墙上。

    “三哥。”楚承孝挡掉朝楚承德手臂射来的乱箭。

    “你怎么带她过来了?不是让你们在屋里不要动吗。”楚承德生气的挡掉飞来的乱箭吼道。

    “是我要来的。”蹲在城墙下面的夏叶开口道:“我也要上阵杀敌,虽然我不会武功但是我可以帮你们想办法啊。”夏叶看着从她身边倒下去又补上来的士兵,他们不也一样不回武功,家里有爱他们的人等他们回来吗,如果可以,真希望永远不要有战争。

    过了一会,夏叶感觉没有乱箭了,抬起头问:“怎么回事,停战了吗?”

    “嗯,敌军暂时被击退了。”楚承德蹲下来回答。

    “那一会还会再攻城吗?”夏叶又问。

    “会,下一次,会比这次还严重,因为他们要尽快攻下这座城池不然等我们的粮草军资到了他们就攻不下了。”楚承德放下手中的剑说。

    “那我们还能撑多久?”

    “不知道。”

    看着城中已经饿到不行还要战斗的士兵,夏叶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关键现在他们的武器远远没有殇国的厉害。

    怎么才能有更多的武器呢?看着正在往城墙搬石头的士兵忽然灵机一动:“有办法了。”

    “你又有什么主意了?”楚承孝好奇的问。

    夏叶一脸的欣喜,没有回答楚承孝的话:“王爷赶快让大家做稻草人越多越好,然后把这些稻草人穿上士兵的衣服。”

    楚承德没有多问,因为他相信她,不一会在大家的努力下稻草人都做好了:“现在把这些稻草人用绳子绑住慢慢顺着城墙放下城去。”

    所有的士兵都蹲下把手中的稻草人慢慢放下城去。

    “六皇子,敌人想要逃跑!”青龙看着城墙上密密麻麻想要逃跑的人汇报。

    那个被叫做六皇子的人,坐在椅子上,修剪着指甲:“给我射!”

    “属下遵命!”

    躲在城墙下的夏叶等人就听见“唰唰…”的箭射在稻草人的身上,感觉稻草人快被射成骰子后,赶紧拉上来,丢给下面的士兵,然后换另一波稻草人放。

    夏叶就知道,离这么远他们肯定看不出这是稻草人,只不过,用不了多久肯定会被人发现端倪。

    “停止射箭!”

    “怎么了统领?”金小犬放下手中的弓箭问。

    “居然敢使诈。”难怪射了这么多箭,都没看见有人从城墙上掉下来,原来是假的!“六皇子,姜国使诈,他们用稻草人骗取咱们的箭支。”

    拓跋善一听冷笑一声:“哼!任凭他们再怎么做,也只是困兽之斗,全力攻城,这一次一定要一举拿下岩水关!”拓跋善放下手里的转珠,眼里透着阴险的野心。

    夏叶看着从稻草人身上取下来的箭支,足足有一大捆,看来足够抵挡一会了。

    “你这个小脑袋里怎么就装这那么多鬼点子呢?”楚承德不得不好奇的问。

    夏叶得意一笑:“我这才哪到哪,怎么敢跟驰骋疆场的王爷比呢。”夏叶打趣一句,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把石头都搬到城墙这里,一会敌军攻城用,所有的盾牌都架到城墙上,一会必定是一场恶战。”楚承孝安排了一下待会的作战计划。

    “大家都加把劲,熬过了今天,咸嗣就把粮草押运来了,咱们就有吃的了!”夏叶冲着地下的士兵鼓舞道。

    夏叶和楚承德相视一笑,也许对方都有感觉到心里上的那种默契吧。

    楚承孝看见他们有说有笑心里堵的难受,于是下去帮忙搬东西去了。

    第二次攻城,果然是拼劲了全力,蹲在城墙下的夏叶看着不断爬山来又被石头砸下去的敌军,和被粗木桩自撞的咣咣响的城门,身体蜷缩在一起。

    “快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了。”楚承德一脚踢下去一个爬上来的敌军拉起夏叶往城内走,结果城门被撞开了,一大波的敌军涌入厮杀在一起,城墙也被爬上来的敌人占领,城内的士兵和涌进来的敌军厮杀在一起,不断有人倒下,楚承德还有楚承孝把她护在身后,各路将领也在和涌进来的敌军厮杀,城内一片混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