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7章 那个人就是王爷
    “冲啊!为三大统领报仇!”为首的青龙和秋则将军在一边对战,其他几位将领也和敌军的将领打在一起,楚承德只是收在夏叶的身边把近身的敌军都杀掉了。

    “血,好多的血。”楚承德身上也沾满不知道谁的血。

    这场肉搏的战争持续了好久,久到夏叶都不记得这中间都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楚承德替她挨了一刀,手臂上鲜血直流。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叫喊声,援兵到了!

    “杀啊!”罗一洋带着两万精兵杀入城内。

    属下参见三王爷,四王爷,末将来迟,还望王爷恕罪!”一身土金色盔甲的罗一洋下马单膝跪地拱手道。

    “不必多礼!”楚承德看着胜负已定的局面松了口气,他刚刚一直在想如果城被攻陷,他倒了下去她怎么办,所以他一直不敢倒下去,终于等来了援兵。

    “叶子?”罗一洋看着王爷身旁的小士兵惊讶的脱口而出。

    夏叶一怔,难道他们以前认识?

    “夏叶,我是一洋,你不认识我了吗?”罗一洋看着眼神陌生的看着他的夏叶问道。

    “夏叶?”楚承德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小心!”一支箭不知道从那里射了过来,夏叶一把挡在楚承德的前面“噗!”一支箭从她的肩膀穿过,夏叶眉头一皱,原来被箭射中时的感觉是不痛的,就像…就像被弹弓打了一下…

    “多多……”楚承德看着瘫软在怀里的夏叶,突然心里一紧感觉像是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被抽离了:“军医,快叫军医……。”

    楚承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一直一来他副油面小生的样子,很难在他脸上可以看见如此阴冷的表情。只见他顺着箭射来的方向,拿着剑砍下了那个人的头颅,那个人正是敌军的八大护卫之首的金小犬。

    夏叶醒来就看到三个男人站在她的床边:“叶子,你终于醒了,来,慢点。”一个唤作夏叶叶子的男人将夏叶扶起,靠在床上。

    “嘶~”牵动胳膊上的伤口时,夏叶不由得痛的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过后伤口居然这么疼。

    楚承德眉头紧皱看着醒来的夏叶,想要过去让她不要乱动,现在却不知道他应该已什么身份过去,他只知道她是女扮男装,却没想到她却是自己一纸婚约退下的未婚妻。

    楚承孝在得知夏叶是女扮男装后心里狂然欣喜。只是听说她就是三哥退掉的亲事时心里一阵惊叹,躺在床上的夏叶和京中的传言根本没有半分相像,反倒是少有的美人胚子,生的亭亭玉立,难怪他一直感觉夏叶像小姑娘,看到醒来的夏叶痛的脸色都有些惨白:“夏叶,你伤口刚被军医包扎好,躺着不要乱动了。”

    看着叫她夏叶的楚承孝,和一旁默不出声的楚承德,夏叶知道她的身份应该已经被这个认识她的罗一洋泄露了:“大家都知道了?”夏叶轻咳一声想了想道:“那个…我…。”

    “叶子,你受伤了,先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罗一洋说:“还请三王爷和四王爷随末将移步其他房间,罗一洋带着他们出去了,屋里剩下夏叶一个人。

    夏叶也确实累了,不一会躺在床上就睡着了,这期间楚承孝和罗一洋来过,楚承德一直没有来。

    楚承孝告诉她,敌军被击退了,岩水关守住了,咸嗣将军也把粮草押运来了,明日他们准备出发北上关,把被敌军占领的三关都收回来。

    原来罗一样是她爹爹的世交罗侯爷的儿子,他说他以前去丞相府的时候经常会来找她玩,只是近两年他一直镇守北疆,没再见过她,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却还是认了出来,只是以前她还是个小屁孩,没想到才两年的时间就出落成大姑娘。

    夏叶告诉他,她失忆了。

    罗一洋一听只感觉呼吸一滞:“你怎么好好的失忆了?”罗一洋知道叶子在相府的日子不好过,可是他不在的这两年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迫切的想知道,难怪叶子看他的眼神那么陌生,他当时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可是他会认错谁也不会认错曾经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一洋哥哥的小叶子。

    夏叶如实说:“他被王爷府退婚由于一时想不开跳河自尽,没想到自杀没成,醒来却失忆了。”

    罗一洋听说叶子居然跳河自尽,难受的哽咽着说不出话,他心里暗暗发誓,现在他回来了,再也不会让叶子受委屈了。

    楚承孝听说夏叶失忆了,他想知道这里面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召罗少帅前来!”

    门口的士兵领命而去。

    刚从夏叶房间出来的罗一洋被召到王爷的房间:“末将参见王爷!”

    “免礼!本王这次召你来是有些事情要问你。”楚承德让罗一洋坐下说话。

    罗一洋苦涩一笑:“王爷召末将前来是要问叶子的事情吧?”既然他想听,那他就说给他听听。

    楚承德没有说话,看着罗一洋。

    罗一洋坐下后继续道:“叶子的母亲也就是夏相爷的原配夫人被她的姨娘逼走后,叶子在相府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甚至还不如府里的丫鬟,叶子从小就很瘦,个头也不高,所以她的姨娘和妹妹就在外面造谣叶子说她还没有桌子高,她曾经给我说过一句让我现在还刻骨铭心的话。”

    “那是三年前的春节我随家父到相府拜年,见到刚刚被姨娘打过的叶子,她瘦小的身子缩在奶妈的怀里,见到我来了以后扑到我怀里哭着说,她想快些长大,她想等着她的未婚夫来娶她,带她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相府。”

    “虽然那时候她并没有见过她从下就许下的未婚夫,可是那个人却是她所有的希望,后来末将镇守北疆,两年没有再见过小叶子,末将以为她已经脱离了那个没有温暖的相府,没想到再见面却是这幅场景,叶子出落的亭亭玉立,可是那个听信外界传言的人却狠心的一纸退婚打碎了她的一生。”罗一洋眼珠布满了血丝:“那个人就是王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