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26章 封副将被杀
    见封奕龙眼神犹豫,拓跋善继续道:“怎么?封副将对本皇子不信任?”拓跋善眼底起了一丝杀意,随即掩盖了。

    “属下不敢,末将见到将军的时候,将军浑身是伤看起来是经历了严刑拷打,将军听说我是去送谈判信,一开始也是不同意,将军说他绝不能被姜国当把柄要挟殇国。”封奕龙留了个心眼没有说实话,因为他不敢太信任眼前的这个六皇子。

    “潘将军果然忠心为国,可是为什么本皇子同意谈判,封副将看起来异常兴奋?”拓跋善轻佻额度语气问。

    “属下不敢!”封奕龙立刻从椅子上起来跪在地上。

    “封副将快起来,本皇子也是跟封副将开个玩笑,封副将何必反应这么大。”拓跋善带着笑意说,只是那笑意不管怎么看都显得那么阴冷。

    “属下惶恐,属下和将军对殇国对六皇子忠心耿耿。”封奕龙虽然不知道六皇子脾性,但是六皇子生性阴毒却也是众所周知,现在六皇子这般说话,封奕龙突然觉得心里没底。

    “好了,本皇子已经问完了,封将军回去转告姜国,就说本皇子同意谈判。”拓跋善给青龙示意了一个眼神看个跪在地上的封奕龙道。

    “属下这就按照六皇子说的去转告姜国。”封奕龙捏着的心总算松了口气,但是还没等他走出营帐,一把长刀就刺穿了他的腹部,封奕龙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腹部穿过来的长刀,转身:“青统领你……”封奕龙睁着眼睛向后倒去,他万万没想到他最后竟然是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

    “六皇子为何要让属下杀了封统领?”青龙收回长刀问。

    “本来,本皇子也没打算和姜国谈判,凭什么让本皇子把吃进嘴里的肉吐出来,不过虽然我没打算谈判,但是也没有想放弃潘蔚这一员大将。”

    拓跋善略微可惜道:“可是在刚才我问封奕龙的话中,听得出来潘蔚恐怕已经不可靠了,本来还想着和他一起里应外合灭了姜国的主帅,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所以我们也不必再顾忌潘蔚和他的部下,到时候一起歼灭。”拓跋善看着远处的一处道:“离火运来了吗?”

    “回六皇子,我们的人已经去和他们的人接应了,离火最迟两日就到了。”青龙恭敬道,但是心里却对这个六皇子起了一起戒备。

    “好,那我们就再多等两日,到时候一举拿下姜国主帅!”拓跋善的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去把封奕龙的人头挂在军营外面,通知全营就说潘蔚和他的部下已经叛变了。”

    “属下这就去办!”

    ……

    次日一早,还是没有封奕龙的消息,按理说现在封奕龙早就应该返回来了,楚承德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来,到了午时还是没有等来封奕龙的消息,夏叶也预感不妙了,这时出去侦查敌情的士兵却回来了。

    “报告王爷,我们在敌军军营看到了封奕龙副将的头颅被悬挂在上面。”

    “什么?”潘蔚被士兵搀扶着本来是要问封副将有没有回来的,没想到在门口就听到了侦查兵的话。

    “潘将军?”夏叶起身看到门外被搀扶进来的潘蔚,又看了眼楚承德。

    “你刚刚说什么?”潘蔚看着侦查回来的士兵问。

    “封奕龙副将的头颅的被悬挂在军营前,说潘将军和您的部下已经叛变了。”侦查兵说完,楚承德就示意他退下了。

    “封副将……”潘蔚一个大男人瘫坐在地上无法接受侦查结果:“怎么会这样……拓跋善怎么下的去手……”潘蔚懊恼的锤着头部。

    “潘将军,你别这样,谁也没有想到拓跋善连自己的人都杀。”夏叶安慰道。

    “潘将军现在相信你们的大汗已经被拓跋善软禁了吧。”楚承德问。

    潘蔚从地上起来,眸子猩红:“我潘蔚从现在起跟拓跋善势不两立,还请姜国王爷可以助我铲除拓跋善救出大汗!”潘蔚跪在地上,然后双手伸直匍匐在地上,这是姜国最高的礼节,楚承德亲自下来扶起潘蔚:“潘将军先把伤养好,至于如何对付拓跋善我们会想办法。”

    潘蔚被人搀扶下去后,夏叶看着楚承德:“拓跋善不同意谈判,现在连潘蔚都舍弃了。”

    “王爷难道真打算强攻?”

    “为什么不能强攻?论兵力我姜国不输殇国,论战备物资,我姜国胜他殇国十倍。”楚承德同样看着夏叶:“拓跋善他连自己人都杀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以身涉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若敢去,我就敢带人屠平殇国军营,哪怕最后两败俱伤。”楚承德知道夏叶不会同意他这么做,所以他只能这么吓唬她。

    “你这样不觉得太自私了吗?”夏叶发现她越来越看不透承德了,他当初以为他是个爱戴士兵的主帅,现在却变得做事情不顾后果:“我会小心不让敌人发现,你不相信我?”“当初你女扮男装混进军营还不是被我发现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让你跟承孝和罗少帅回京。”楚承德简直被这个蠢女人气昏了头。

    “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夏叶了,我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夏叶继续道,希望可以说服他。

    “那也不行!”

    夏叶生气的离开了楚承德的房间,这个楚承德简直不可理喻,夏叶踢了一脚旁边的竹篓出气,就看到背着药箱回来的刘军医:“钱军事在这里干什么?”刘生已经知道了夏叶是女扮男装,并且答应了夏叶不会说出去,所以在有人的时候还是叫她钱军师。

    “刘军医。”夏叶叫了声,擦了下眼角的泪:“刘军医去给谁看病去了吗?”

    “是殇国将军潘蔚。”看着眼睛红红的夏叶,刘生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夏叶抬抬头,没说什么。

    “我的房间就在前面,不如我们回房间再说。”刘军医看着来来往往的士兵道,另外他还有上次那个祛疤的药膏要交给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