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27章 殇国士兵都这么污吗?
    “诺,夏姑娘。这是祛疤很管用的药膏,祖传的,可以让你肩膀上额度伤不留一点痕迹。”刘生没有继续问夏叶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如果她愿说他会倾听,不愿说他也不会问。

    “谢谢刘军医。”夏叶接过小药瓶道谢,她肩膀上额度伤确实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一块很丑陋的疤,难得刘军医这么细心。

    “客气什么。”刘胜说完就坐在桌子前捣药了。

    见刘军医没有继续追问,夏叶心里很是感激,这个刘军医不仅人长的帅,还那么善解人意,如果以后有姑娘嫁给他一定很幸福,刘军医的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基本上摆放的都是各种药材,满屋子的药香问起来真让人安心。

    夏叶突然想到什么,看着正在捣药的刘军医问:“刘军医这里有没有迷药啊?”

    “迷药?你要迷药干什么?”刘生停下手里的活计好奇的问。

    “嗯…我有用……。”夏叶没有解释,不过她知道刘军医一定不会追问,果然,见夏叶不想说,刘军医默默起身去身后的药箱拿出一包东西。

    “我这里现在只有这一种迷药,是给士兵处理重大伤口止疼用的,昏迷效果比较弱,只能持续一刻钟左右。”刘生将手里的药递给夏叶。

    一刻钟应该也差不多了,接过刘军医手里的药夏叶道了声谢就走了。

    看着拿了药就急匆匆走了的夏叶,刘生摇摇头继续坐回去捣药了。

    “哎?你是要给王爷送茶水吗?”夏叶在楚承德房间附近专有,看到一个端着茶水的侍卫走过来问。

    小侍卫一看是军师,忙道:“是的,军师。”

    “哦,拿给我吧,正好我有事要找王爷商谈。”夏叶接过茶水转身在水里做了手脚,然后叫住要走的侍卫:“哎呦~真不好意思,你看我突然肚子痛起来了。”夏叶把茶水重新塞进侍卫的手里表情痛苦的捂着肚子。

    “军师要不要去刘军医那里看看?”侍卫见状关心的问。

    “额……不用了,我去趟茅房就好了,这茶水还是麻烦你去送了。”说完夏叶捂着肚子离开了。

    侍卫看着突然莫名其妙的军师,挠挠头,端着茶杯去给王爷送去了。

    夏叶走远后躲在一边的墙角看着侍卫把茶水端进楚承德房间才离开,她把刘军医给的迷药都倒进了茶水里,加大了药剂应该可以多睡会吧。

    再看一眼北上关,换上平民百姓衣服的夏叶趁着暮色来临溜出了北上关,连夜的步行夏叶终于来到了敌军军营,夏叶趴在外面的草丛里,看着军营内火把通明,她在想怎么混进去才不会被察觉,这时一个值夜的士兵突然朝夏叶趴着的草丛走过来:“难道被发现了?”夏叶屏住呼吸把头又低了低。

    眼看还有两米远,夏叶能清楚的听见她的心跳声,结果那个士兵在距离夏叶两米远的距离停住了脚步,嘴里哼着口哨就开始扒裤子。

    天哪!夏叶赶紧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听得见如茶壶倒水的声音,夏叶强忍着臊臭味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忽然想起来以前上学学过的一篇课文,就是邱少云为了不让敌人发现趴在草丛里被活活烧死的故事,虽然谈不上感同身受,却也和当时的情景差不多,夏叶看只有士兵一个人,心一横决定把这个士兵杀死,然后换上他的衣服混进去。

    听声音这个士兵应该是小解完了,夏叶先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看到他已经把裤子系好后,夏叶准备在他转身的时候的伺机而动,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计划。

    “喂!金撒,你完了没有?”

    “好了,来了!”士兵麻利系好裤子朝一队巡逻队走去。

    好险,差点被发现了,夏叶看着一队巡逻队过去,错失了这个机会不知道还怎么混进去,就在夏叶懊恼的时候,又跑过来两个士兵在距离夏叶左侧五米的距离。两个人也扒掉裤子小解。

    “我去!殇国士兵都这么污的吗?”夏叶只好捂住眼睛咒骂一声,不知道她潜伏的这个地方有没有被浇溉过,一想到这里夏叶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哎,你听说了吗?六皇子又要让咱们进城去抓壮丁了,说什么这两天会有一场恶战。”

    一个士兵说给另个士兵道,另一个士兵听了叹了口气道:“哪还有什么壮丁让我们去抓啊,这次进攻殇国已经把大部分的兵力都调进来了。”

    说完两个人都叹了口气,提上裤子走开了。

    夏叶趴在草丛里竖着耳朵把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殇国军营要抓壮丁扩大军队,这也许是她混进军营的好办法,只是这场恶战难道是指,拓跋善要预谋进攻姜国!想到这里夏叶改变了线路,直奔殇国境内的县城走去。

    她一定要混进军营,她要知道拓跋善在预谋些什么……

    北上关城内。

    “王爷……王爷?”

    楚承德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躺在软榻上,唐毅站在面前。

    “唐毅?”他怎么睡着了?楚承德感觉头还是很沉,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王爷看来是太累了,所以才会睡的这么沉,末将昨天申时就来过了,看王爷睡着了没有打扰。”唐毅看王爷醒来一直皱着眉头的担心的问:“王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末将去把刘军医叫来。”

    “不用了,唐毅,现在是什么时辰?”楚承德揉着太阳穴问。

    “回王爷,现在是卯时。”

    楚承德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居然睡了这么久,恐怕是有人给他下了药:“来人!”

    “王爷。”外面的侍卫进来跪在地上。

    “本王问你,昨天你端给本王的茶水都谁动过?”楚承德拿起桌前倾倒的杯子问。

    “茶水……茶水……”小侍卫低着头想着,突然想到昨天钱军师动过,于是道:“昨天军师端过茶水。”小侍卫声音颤抖的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