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爷,有什么问题吗?”唐毅从未见王爷脸色如此凝重。

    楚承德突然起身朝外面走去,直奔夏叶的房间……

    唐毅见状紧随其后。

    楚承德一脚踹开夏叶房间的门,果然里面没有人,被褥整齐的叠放在床上,桌子上放着一封没有表明看信人的信封。

    楚承德拿过信封,里面有一张信纸,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王爷勿念,大局为重!”

    楚承德一拳锤在桌子上:“为什么你不听本王的话,谁让你去刺探什么军情。”

    唐毅捡起信纸看着上面的字,落款处“钱多多。”

    “王爷……钱军师他?……”

    “唐毅,赶紧召各位将领前来议事。”楚承德脸色冰冷的难看。

    唐毅没多说什么,应了声就出去了。

    现在的夏叶穿着破烂,游荡在殇国境内的县城门口,看着来往进出的殇国百姓,夏叶跟在一个大妈身后装作一起的混进了城内,一进入城内,里面情况震惊了夏叶,城内的百姓身上穿着破烂,脸色也一副蜡黄,一个妇人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童,孩童手里拿着半块锅饼吃的正香。

    夏叶感觉进了一个贫民窟的样子,周围的人都垂头丧气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求求官爷放了我儿子吧,他才十三岁啊。”一个老妇人跪在两个穿着兵服的士兵面前,拉着一个看起来年级还很小的男孩。

    “起开吧你!”其中一个士兵一脚踢开了老妇人,带走了男孩。

    男孩哭喊着:“娘,救我,救我,娘……。”

    “虎子……虎子……”老妇人跪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无情的带走了。

    那个被唤作虎子的小男孩只是比普通年龄的小孩贪长一点,小小的年纪却被抓做了壮丁,这些士兵也太会滥竽充数了,虽然气愤,但是看着这幅场景夏叶却也自身难保。

    就连围观的百姓虽然指指点点,却也没人敢上前阻拦。

    “你们还是不是人,打个仗完全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把吃的搜刮干净又来抓壮丁,就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一个看不下去的大妈站出来说了两句,就被两个士兵拳打脚踢了一顿。

    “真是老不死的多管闲事,我看谁还敢阻拦我们办事?”一个士兵一鞭子抽在大妈身上,完全一副杀鸡给猴看的做派,其他围观百姓见状都不敢再说什么。

    待这两个凶神恶煞的士兵走后,围观的百姓才敢把大妈扶起来。

    最后,夏叶也没能例外,被发现后双手系住绑在一条绳子上,当然被抓做壮丁完全是她自愿的,但是夏叶还是做做样子,故意藏到被他们容易发现的地方。

    一趟下来,她这条绳子上绑了七八个人,有年过五十的长者,有还未及笄的小孩,那些躲起来被抓到,或者想逃跑的,被抓到后还要挨一顿毒打。

    夏叶没想到殇国境内竟然是这么一副景象,围着县城逛了一大圈,发现实在没什么知道搜刮的人后,这两个士兵便带着他们出城回军营了。

    半路上两个士兵嚷着累,于是让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夏叶看着还在抽涕的小男孩安慰道:“小弟弟,别哭了。”

    小男孩泪眼婆沙的看着夏叶:“大哥哥,我想我娘。”

    夏叶揉揉小男孩的头:“你叫虎子是不是?”

    “嗯。”小男孩点点头:“大哥哥怎么知道?”

    “刚刚我听到你娘唤你了,虎子一定要坚强,男子汉不可以轻易掉眼泪知道吗?”夏叶看着虎子清澈的眼神:“以后你就躲在哥哥的身后,哥哥保护你,一定会让你和你娘再见面的。”

    “真的吗?”虎子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夏叶问。

    “你不信呀?那大哥哥跟你拉钩钩好不好?”夏叶伸出手指,虎子也伸出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起来起来,走了!’两个士兵休息够了后,继续赶着他们朝军营走去。

    “王爷是说军师一个人潜入敌军军营了?”唐毅听后脸色也变得很凝重。

    “军师不会武功这样贸然潜入敌军军营,太危险了。”申全表情也很凝重,没想到平时看起来足智多谋的小军师竟然这般有勇有谋。

    “俺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反正绝不能让军师一个人身陷险境,王爷您吩咐吧,您说怎么做俺们都听你的!”燕回这个人是名副其实的武夫,没什么心眼,直脾气。

    秋则和黄羽将军也附和着:“我们绝不能让军师一人涉险。”

    “对,绝不能……。”

    “既然诸位将领都意已绝,即刻出兵营救军师!”楚承德把视线放在敌军军营的位置道。

    “王爷,现在仓促而去太过草率,唯恐救不出军师,反而打草惊蛇,以军师的智慧在敌军军营安全待上几天还是有可能的,末将以为我们应该商量个万全之策,以确保军师安全。”唐毅拱手劝阻道:“不是唐毅不想去救军师,而是不能因为冲动乱了自己的阵脚。”在这几员大将里恐怕只有唐毅还有些谋略。

    听完唐毅的话楚承德才发觉他太冲动了,他太担心夏叶会有什么差池,完全是昏了头,没有计划冒然而去,恐怕救不出叶子反而还会害了她。

    “唐将军说的有道理,我们确实应该想个万全之策。”申全也觉得他们都太冲动了,就连一向文稳重的王爷这次都乱了阵脚了。

    “各位将军可有什么好计策?”楚承德冷静下来问。

    “末将觉得,如果想要救出军师,首先就要想办法先跟军师取得联系,确保军师现在是安全的,然后里应外合救出军师。”唐毅提议。

    这次连不动脑子思考的燕回将军也插嘴道:“末将愿意潜入军营和军师汇合。”

    “本王会亲自和军师取得联系,确保军师的安全。”楚承德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确保她的安全,今晚他就要潜入敌军军营找到她……。

    此时换上殇国士兵服装的夏叶,根本不知道楚承德为了救她出来和各位将军密谋着什么,手里捧着一碗米还没有糠多的稀粥,心想这殇国怎么会这么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