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哥哥为什么不喝啊?”虎子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一样,小心的品尝着,却看到大哥哥一直看着碗里的粥发呆。

    “虎子,这里面这么多杂糠怎么喝的下去,不喇嗓子吗?”夏叶看着虎子问。

    “不会啊,我平时在家里都没有喝过粥的。”虎子说着似乎又想他娘了,说完后低着头看着碗里的粥。

    “为什么没有喝过粥?”夏叶看着小小年纪却很懂事的虎子问:“你家里很穷吗?”

    “这些要怪就怪姜国的皇帝!”虎子突然说出一句让夏叶惊讶的话。

    “要不是姜国皇帝每年都跟我们殇国要那么多公贡品,我们殇国根本拿不出来,每到这时候,朝廷都会搜刮民脂民膏然后进贡给姜国。”

    虎子喝了口碗里的粥满足道:“这几年国内闹旱灾,庄稼几乎没有收成,更别说拿出多余的进贡姜国了,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所以六皇子带兵打仗反抗,可是打仗最后受罪的还是我们这些百姓,平时我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吃了上顿找下顿,哥哥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没吃过苦吧?”虎子抬头好奇的问。

    夏叶没想到,拓跋善带兵侵犯姜国边境竟然是因为饥饿,原来是因为姜国大量贡品的压迫导致殇国不得不反抗。

    “虎子,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

    “这些都是城里人传的,大哥哥没听说过吗?”虎子好奇的眼睛眨巴着。

    有了源头,就有了突破点,楚承德一定没想到殇国原来是因为这个才发兵姜国的,夏叶欣喜的看着虎子,摸摸虎子的头道:“谢谢虎子。”

    看着虎子把碗举过头顶,舔的干干净净的,夏叶把手里的粥递给了虎子:“给你喝吧。”

    “这是哥哥的,虎子不能要。”虎子看着夏叶碗里的粥说。

    “拿着,哥哥不饿,谁饿给谁吃!”夏叶把碗递到虎子的手里。

    虎子看着碗里的粥感动的流出了眼泪:“这世界上除了爹爹和娘亲,还有巷弄里的二大娘就数大哥哥对虎子最好了。”

    听着虎子没有心计一副小孩口吻的话,夏叶噗嗤笑出了声:“快吃吧,吃完回去睡觉。”夏叶看着垂下的天色道。

    她要想办法把她知道的传达给楚承德,可是要怎么传达出去呢……。

    和虎子回到新军营帐,早上一起被抓来的几个人都已经睡下了,夏叶和虎子蹑手蹑脚的躺下,生怕惊扰了他们,直到虎子均匀的呼吸传来,夏叶才睡去,昨夜走了一晚的路,夏叶眼皮开始有点打架,算了,养足精神再想办法。

    夏叶正睡的香,感觉有什么东西扫了一下她的脸,她不耐烦的叭啦掉翻个身继续睡,结果那个东西一直追着她的脸骚扰,夏叶一气之下睁开眼就看到楚承德穿着夜行服,手里拿着毛毛虫草在戳她的脸。

    夏叶震惊的差点没叫出来,幸亏楚承德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楚承德做了个禁嘘的动作,夏叶点点头。

    被松开的夏叶,悄悄的起来,推搡着楚承德出了营帐躲到一个角落里:“你怎么来了?你知不知道多危……。”

    “呜呜……。”

    还没等夏叶把话说完,楚承德就用嘴封住了他的嘴,看到她没事他悬着的心才放下。

    夏叶推开楚承德,强压着声音道:“你干嘛啊?”若不是月色的掩盖,夏叶这会恐怕脸要红成猴屁股了。

    “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结果你居然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这是对你的惩罚!”楚承德低哑着声音贴在夏叶耳边说。

    夏叶没想到楚承德上来就壁咚,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娇羞道:“我这不是没事吗?这么危险你怎么潜入军营来了?”

    “你不要管我怎么潜进来的,跟我走!”楚承德拉着夏叶的手,他要带她回去,留她在这里他不放心。

    “你别闹了!我好不容易潜进来我是不会走的。”夏叶甩掉楚承德抓着他的手:“而且我终于知道殇国发兵姜国的目的了,本来还想着怎么传达出去给你,现在你来了我就直接说给你吧。”

    “为什么?”楚承德问。

    “因为饥饿!殇国因为这两年闹旱灾,承受不了姜国的贡品,所以才发兵姜国反抗的。”夏叶压低着声音继续道:“而且殇国军营确实很穷,”

    “就这么简单?”楚承德又问。

    “我也知道这个理由看起来很小,但是你想啊,人在受到压迫的时候作出反抗也是正常的。”夏叶认真的分析着,她就知道楚承德不会相信这个原因。

    “好,现在我们知道殇国的动机了,你可以跟我回去了吗?”楚承德看着夏叶问。

    “不行,我要继续在这里跟你里应外合。”夏叶拒绝道。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和各位将军一直在商量如何营救你,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走,我明天就带兵进攻殇国军营。”

    “你……。”夏叶无语的看着楚承德:“你不要闹了,我现在很安全,你放心就好了,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你千万不要攻打殇国军营,等我的消息好吗?”夏叶央求道。

    楚承德刚想开口,突然一阵紧密的锣鼓声响起,夏叶一惊,让楚承德赶紧走,并嘱托他明天千万不要攻打殇国军营,一切等她的消息。

    楚承德执拗不过,叮嘱夏叶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才消失在夜幕中。

    “都起来了起来了!”一个敲着锣鼓的士兵行走在各个营帐之间,所有的将士都睡眼朦胧的起来走出营帐。

    “大哥哥,怎么了?”虎子从营帐出来问。

    “我也不知道。”夏叶看着突然多起来的火把,不安的朝楚承德离开的方向瞄了几眼,暗道不会是楚承德被敌人发现了吧。

    “军需粮草都运来了,大家都起来卸货。”敲锣的胖胖大叔,一边敲锣一边说,所有的士兵都集合在一起。

    “是粮草…。”

    “太好了!”

    所有的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兴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