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敲锣大叔冷哼一声:“真是懒人不知勤快累。”

    夏叶一听赶紧道:“小人刚来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官爷,官爷不要跟小人一般见识。”见敲锣大叔脸色还没有好转,夏叶继续道:“小人醒的早,官爷有什么吩咐的尽管指使。”

    他也就管管一些小事,一般好多士兵都不听他的,现在听夏叶这么说心里自然开心,既然这个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他就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新来的出出昨晚的恶气,敲锣大叔眼珠转动,轻咳一声道:“既然你这么要求,那你就去帮忙把茅房打扫一下吧。”

    居然让她打扫茅房,夏叶瞪大了眼珠,这个大叔简直太过分了。

    “怎么?不想去?”敲锣大叔看着夏叶横道。

    “官爷吩咐的,小人怎么敢不去,小人这就去……。”夏叶讪笑着接过敲锣大叔手里的扫把,要不是需要这个敲锣大叔的帮忙她才懒得恭维这么势利眼的人。

    简直太脏了,夏叶用一块布蒙住鼻子,深吸一口气,开始打扫起来,在一阵打扫后,夏叶扶着茅房走了出来:“简直太臭了!”夏叶把扫把丢到一边,就去找敲锣大叔报到去了,结果他丫的居然躺在那里睡觉。

    夏叶强压着怒火,微笑道:“官爷,茅房打扫干净了。”

    敲锣大叔一听,起身打了个哈欠,一个哈欠还没打完就捂住了口鼻:“马蛋,空气有毒!”敲锣大叔上下打量了眼夏叶:“你给我站远点,简直臭死了!”敲锣大叔捏着鼻子一脸嫌恶。

    夏叶放下面罩,闻了闻自己结果差点被身上的气味臭吐了,夏叶赶紧站的离敲锣大叔三米远:“对不起啊官爷……对不起……”夏叶陪着笑脸。

    敲锣大叔用手挥了挥空气,白了夏叶一眼:“茅房打扫完了?”

    “完了……完了……。”夏叶点头哈腰的回答。

    没想到这个傻小子,做事这么麻利,替他把茅房打扫了:“行了,没你的事了。”

    “别介,官爷……。”她好不容易把茅房打扫干净了,这个大叔竟然想就这么完事了?

    “你还想怎么着啊?”敲锣大叔发现这小伙子给狗皮膏药一样粘住他了呢?

    “官爷别误会,小人就是闲不住,不如官爷派小人再做点别的吧。”夏叶都感觉她实在是闲的慌了:“比如去值班什么的……。”夏叶提示着。

    嘿,他老毛见过偷懒的,还真没见过闲不住要干活的,眼看也到了做早饭的点,老毛一拍腿道:“行,你小子认干,有觉悟!”老毛考虑了一下:“这样吧,你去厨房跟我忙活吧。”

    夏叶本来是想让敲锣大叔安排她去看门或者巡逻的,看有没有可能溜出去报信,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让她去做饭。

    不过做饭也行,夏叶似乎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于是满口答应着:“好嘞!”

    在一旁搅拌粥的夏叶,趁敲锣大叔切菜没注意的时候,把刘军医给她的祛疤药全部倒进了锅里,用力搅拌了几下。

    祛疤的药,吃进肚子里应该会肚子痛的吧,夏叶捂着嘴偷笑着想。

    “粥好了吗?”敲锣大叔问。

    “哦,好了好了……。”夏叶又搅拌了几下才放心的离开,帮敲锣大叔切菜去了。

    等饭做好,所有的将士都起床集合前来吃饭,夏叶见虎子过来,没有给虎子盛粥,而是拿了几个糙面馍馍跟虎子坐在一旁吃。

    “虎子说怎么起来没有看到大哥哥,原来是大哥哥在厨房帮忙,只是大哥哥为什么不让虎子喝粥?”虎子啃着糙面馍馍问。

    夏叶摸着虎子的头道:“今天的粥不好喝。”然后啃了口糙面馍馍,昨晚没有吃饭,现在她确实饿了,原来人在饿的时候,不管什么东西吃起来都好吃。

    吃过饭后,果然青统领让所有的士兵都集合了起来,七万大军,一门攻城车,十几辆投石车,里面放得如果夏叶没猜错的应该是离火。

    这次连六皇子都亲自出马了,看来一场恶战避免不了了,七万大军,第一到三排是盾牌,四到六是弓箭手,后面是长矛军,再后面是攻城车,和投石车,六皇子在中间,坐在观战车上,由人推着前进,最后面第一排是梯子抓钩队,其余的便是浩浩荡荡的长矛小兵。

    夏叶被分到了最后面的长矛小兵,看殇国这阵仗,别说楚承德没有防备,就是有防备恐怕也难以取胜,现在她分到了最后面不起眼的小兵,该怎么传达消息给楚承德,让他门小心离火。

    夏叶攥着长矛的手心都急出了汗,因为有攻城车和投石车,所以行军速度不快,不知道城中的勘察兵有没看到殇国的军队,回去报信,让他们做好准备。

    “大哥哥,你出汗了,你很热吗?”虎子小小的手抓着比他还高的长矛问。

    “哥哥不热。”夏叶看着虎子认真道:“虎子,待会打起仗来,你就趴下装死知不知道?”夏叶叮嘱道。

    “知道了大哥哥。”虎子说完眼神看着前方像模像样的走着,他大概不知道前面等着他懂得战争有多残酷吧,虎子,你一定要记得姐姐的话……,夏叶看着虎子心里默默祈祷。

    “不好了,不好了……。”勘察病急匆匆的回城,马不停歇的进到楚承德的房间:“禀报王爷,一里地外,敌军全军出动,有盾牌队,弓箭手,攻城车和投石车,正在朝北上关赶来。”

    “什么!”唐毅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看来敌军这次是准备来场硬战了。”申全一听也坐不住了。

    “TNND……。”燕回一听腾的从椅子上战了起来,抓着侦察兵道:“你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确实有攻城车和投石车。”

    “咱们没出兵,他倒先出击了,我们加上潘将军的兵力,和殇国硬战不是没有赢的可能,还请王爷调遣!”燕回直接请命。

    “我愿意率领部下听从王爷调遣。”潘蔚听说军师孤身潜入了殇国军营,本来他是来商量如何救出军师的,因为他对殇国的军队比较了解,没想到拓跋善居然带兵打来了。

    “拓拔善全军出动一定是有所准备,论硬拼我们确实不会输,就怕拓跋善有什么阴谋。”拓跋善阴狠狡猾。这一点楚承德不得不防。

    “王爷说的有道理,以我对拓跋善的了解,他没有十全的把握,是不会全军出动这么大阵仗。”潘蔚再了解不过这个六皇子了,所以姜国王爷说的确实值得担忧。

    “不管怎样,既然拓跋善主动出击,我们就先做好应战准备。”楚承德一扫各位将领:“众将领听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