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末将等听令!”

    “唐将军,申全,燕回两位将军,随本王率军应战。”

    “末将得令!”三人齐声道。

    “秋则黄羽将军和潘蔚将军负责城内做策应。”

    “末将得令!”

    ……

    楚承德和唐毅,申全,燕回三位将军,率五万大军恭迎在城下。

    殇国七万大军浩浩荡荡来到,两军距离两百米处对阵,夏叶一眼就看到了城墙上的秋则和黄羽两位将军,可惜她混在七万大军里太渺小了。

    拓跋善被推到军队最前面,看着楚承德喊道:“殇国三王爷,好久不见呢?”

    有一年殇国进贡,是六皇子亲自去的,所以结识了楚承德,当初在皇宫的时候两个人就切磋过武艺,只不过点到为止并未分出胜负,今日恐怕两个人要真的比试比试了。

    “是啊,确实有些年头不见了,没想到再见,咱们两个还是刀兵相向。”楚承德也想问候老朋友一般回答。

    拓跋善换上铠甲,侍卫给他牵来战马,他一跃而上:“这种感觉真好。”拓跋善爱抚着战马到:“今天就看你的了!”

    “那么今日就让我们决出当年的胜负吧!”说着拓跋善用力夹了下马肚子,红棕战马长嘶一声,向楚承德袭来。

    楚承德也驾马而上,两人交汇,长矛和短刀发出刺耳的声音,火花在两个兵器间绽放……

    夏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她现在只想吸引黄羽和秋则将军的注意力,“看来只有使出绝招了!”夏叶把昨晚偷来的红裤衩套在头上,希望两位将军能够发现端倪。

    “大哥哥,你干什么?”虎子不解的问。

    夏叶尴尬的笑笑道:“我……我现在突然觉得冷,想戴个帽子……。”

    “老黄,你看那里。”秋则指着远处黑压压的敌国士兵,一小撮红色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什么?”黄羽看到后问。

    “说不定是军师给发出的暗号!”秋则突然惊醒,立刻转身下了城墙。开开城门秋则把刚刚看到的告诉了唐毅,唐毅知道后,告诉秋则继续观察,他想办法通知王爷。

    见秋则将军下了城墙,夏叶就明白秋则将军一定是发现她了,于是摘下红裤衩系在脖子里,以防敌军发现端倪。

    秋则回到城中后发现那一小撮变得更小,在那个位置若隐若现,心道军师应该是怕敌军发现所以放小了信号。

    唐毅在想办法怎么通知王爷,看见敌军一旁观战的四大统领青龙,灵机一动:“青统领,本将军来会会你。”唐毅一夹马肚子冲敌军青龙杀去。

    青龙一看也拿着兵器应战,四个人两两对战。

    楚承德看出唐毅有事要告诉他,在和拓跋善错开的时候,唐毅也凑了过来,现在的形势就是,唐毅和楚承德在他们军队前,拓跋善和青龙在他们军队前。

    “王爷,秋则发现了军师,在敌军最后方阵第四列。”唐毅目视前方小声的说,几乎没有动嘴皮子:“王爷只管去救军师,末将来挡住他们。”

    楚承德也当作没发生的样子看着拓跋善。

    说完唐毅率先驾马迎了上去。

    “唐毅突然加入,怕有什么计谋,你小心应对。”拓跋善嘱托道。

    青龙应了声直接朝唐毅迎了过去,唐毅一剑刺去被青龙躲过后,紧接着一个回转,唐毅的剑和青龙的弯刀对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楚承德也直直朝拓跋善而去,只是在靠近的时候楚承德突然改变航道杀进敌军军阵,白色战马如一阵风驶过,撞倒了很多来不及反应的敌军,拓跋善不知道楚承德要干嘛,驾马就要跟上去,却被唐毅挡了下来。

    夏叶还在想不知道前面怎么样了,一个银灰战袍的男子驾着白马来到了她的身边:“上马!”

    是楚承德,夏叶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白马王子,驾着七彩云来的。夏叶紧紧握住楚承德递来的手,一个翻身上了马上,她坐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楚承德的腰,她不知道是不是情况危及,反正刚刚她上马的柔韧性绝对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具有挑战性的动作。

    要返回的楚承德发现拓跋善和青龙追了上来,立马骑马横向而去。

    唐毅一个人根本拦不住拓跋善和青龙两个人,只好跟在后面

    “把他们包围住!”拓跋善大怒,楚承德居然想在他七万大军面前带走一个人,简直白日做梦!

    “抱紧我。”楚承德在快形成包围圈的敌军阵营里,奋力杀出一条血路,抱着楚承德的夏叶感觉到他强劲的心跳的体温,这一刻她竟然害怕会失去他。

    看着被七万大军团团把他们包围住夏叶破口大骂道:“楚承德你是不是傻,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在找死!”

    楚承德不理会夏叶的怒骂只是奋力杀着围过来的敌军,然后扭头看着哭的泪眼婆沙的夏叶:“为了你再傻的事我都愿意做。”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煽情!”夏叶嗔怪着。

    “那我们就回去后再煽情!”楚承德一个回马枪刺穿了挡在前面的敌军道。

    申全,燕回两位将军一看情况率着五万大军也杀入了敌军重围:“保护王爷!”

    申全和燕回骑着战马朝楚承德包围圈冲去……

    此时交战的两军喊杀声震天,终究她还是无法阻止这场战争,在这场战争面前,她不过是螳臂挡车,夏叶看着一个又一个自己人和敌军的人倒去,也许在这个情况下除了战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了吧。

    最终他们还是杀出了包围圈,但是两军相差两万,最终还是处于劣势。

    楚承德下令全部撤回城内,最后那些没有来得及进来的士兵都被殇国的盾牌兵挤压在城门处,用长矛刺死了。

    回到城内的夏叶告诉楚承德,拓跋善准备了离火,他们准备用离火攻城。

    离火是一种火油,不仅燃烧起来时间持久蔓延性也特别广,基本被离火烧过的地方三年内都长不出东西,这种东西不是早就被禁止使用了吗?拓跋善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火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