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33章 军师钱多多
    现在暂时休战,唐毅将军受了伤,士兵死伤也过半了:“如果他们真用火油攻击,那我们现在就如同被困在城内,根本毫无反击之力。”潘蔚没想到六皇子居然用火油这么毒的东西。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申全也深知火油的威力。

    “还能怎么办直接杀出去,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燕回急脾气又上来了,见申全白了他一眼道:“咋?难不成我们还在这里等着全部变成烤乳猪。”

    “……”

    “我们可以在火油进入城内前引燃它。”黄羽提议道。

    “对,我们可以用弓箭把火油从外面就打破。”秋则道。

    “不行,我们普通的弓箭根本不能射到他们投石车的距离,强弩车又无法上城墙。”楚承德看着夏叶说道:“他们有多少火油?”

    “四马车。”夏叶道。

    “居然有这么多,看来拓跋善这次是下了血本要把这里夷为平地了。”唐毅被刘军医包扎好伤口道。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秋将军和黄将军的提议。”夏叶冷静道:“先让士兵们把水都泼在地上,所有地方都泼上水。”

    士兵们听到后把能用的水全部泼到了地上,然后从井里打水开始泼,包括房屋全部东西都泼湿,可是这么大的城池想要全部泼湿也需要些时间。

    “王爷,我想要看看强弩车。”

    楚承德点点头带着她来到类似仓库的大通房间,里面放着十辆强弩车,夏叶看着强弩车,然后道:“把强弩都拆下来。”

    所以有都惊讶于夏叶的话,但是时间紧迫,他们开始把强弩都拆了下来:“这些强弩都十分重,人力根本拉不开。”楚承德担忧道。

    “一个人拉不开就用十个人,十个人拉不开就用一百个人。”夏叶知道这些强弩都非常重,但是只能尽力的试试了。

    外面突然响起摔东西的声音。

    “不好!敌军开始投放火油了。”唐毅进来道。

    “快把强弩抬上城墙!决不能让火油在城内燃起!”楚承德命令道。

    士兵在城里努力的泼水,楚承德他们把强弩抬上了城墙,一罐罐的火油像雨一样下到城内,夏叶突然冲城内的士兵大喊一声:“把棉被都抬出来铺在地上!”

    所有的士兵立刻照做了,夏叶想如果用棉被接住火油罐就不会摔碎,火油就不会洒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棉被太薄还是油罐下来的重力太重,没破碎的火油罐只有几个,因为投放力度不一样,好多油罐落不到棉被的位置。

    夏叶叫了几个看起来很强壮的士兵上来,五个人稳住强弩,在第十个人的时候强弩还是拉不动,第十五个人的时候强弩可以拉开一些了,夏叶又叫了十个人,她保证百分百可以拉动强努了,然后固定位置,对准投石车下面的火油箱。

    “发射!”强弩是拉动了,箭也射出去了,只是射了还没有十米远。

    拓跋善看着城墙上还穿着他们殇国衣服的小士兵,恨的牙齿咯咯作响,楚承德算你恨!可是现在又能怎么样呢?只要我点燃这些火油你们通通都去见鬼吧!

    “准备火把!”拓跋善下令道。

    夏叶又叫上来五个人负责稳固强弩,为了确保准确性:“现在你们二十五个人听我口令,一起松手。”刚才就是因为发力不齐导致箭没有射出去太远。

    夏叶瞄准一个位置,嘴里喊着口号:“一二三放!”

    只听“砰”的一声,在拓跋善脚边位置的一箱火油撒了出来,抬头就看到夏叶手持弓箭站在城墙上,箭头上燃烧着火。

    楚承德和其他几位将军纷纷效仿,只见敌军投石车位置剩下的火油全部撒了出来。

    拓跋善拍拍手道,笑道:“你们以为不用火油我就攻不下这北上关了吗?啊?”拓跋善怒极反笑,紧握的双手关节都泛白了。

    “恐怕不不能!”夏叶放下弓箭,看着拓跋善道:“你看看你的身后。”

    拓跋善扭头就看到一部分士兵都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拓跋善生气的鼻孔都变大了,看着青龙道;“这是怎么回事?”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青龙看着城墙上的小兵,看来他还真是小看那个混进来的新兵了,早知道昨晚就杀了他永绝后患了。

    “那你猜猜看我会不会不牺一切,和你们同归于尽?”拓跋善看着城墙上的夏叶问。

    “不会。”夏叶肯定的回答。

    拓跋善倒是好奇,这个小兵为什么敢这么肯定,他到底是身份,可以让楚承德无条件信服:“说说你的理由。”

    “不用我说。”夏叶起开,让潘蔚对底下的士兵说两句话。

    潘蔚点点头站在城墙上道:“殇国的士兵们,我是潘蔚,我不知道下面有没有跟过我的兄弟,我在这里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我潘蔚绝对没有背叛殇国,是拓跋善软禁了大汗,自主发起的一场战争,姜国的王爷知道后决定和拓跋善谈判,可是拓跋善竟然以叛变的罪名杀死了我的副将封奕龙,姜国王爷答应和我一起打败拓跋善救出可汗,殇国的兄弟们不要再反抗了,这个六皇子野心勃勃,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根本不管大家的死活和百姓的疾苦,难道这场战争大家还没有醒悟吗?”

    “我跟着潘将军干过,深知潘将军的为人,我决定追随潘将军!”一个士兵放下手里的长矛道。

    其他士兵见状也纷纷放下武器附和,只有一小部分人拿着武器举棋不定,后来还是随大流放下了手里的长矛。

    潘蔚见状带着城里的部下出了城门将拓跋善和他的部下青龙抓获。

    他输了,输的心服口服,拓跋善恢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邪魅恶毒地眸子带着深深的笑意,看着楚承德和一起跟来的夏叶问:“我能知道楚王爷旁边这位将才是谁吗?”竟然连他都瞒过了,他确实好奇的很。

    “军师钱多多。”楚承德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