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本来还激烈反抗的夏叶,见楚承德突然收手盯着她裸漏出来的皮肤,夏叶赶紧去拉肩膀上掉下来的衣服。

    “别动。”楚承德制止了夏叶的举动,用手抚摸着那块伤疤,柔声道:“还疼吗?”

    夏叶看着突然这样的楚承德,感觉浑身挺不自在的,拉上衣服道:“早不疼,王爷可不可以起来了?我真的快要被你压死了。”夏叶翻着白眼道。

    楚承德起身,顺带把夏叶拉了起来,握着夏叶的手道:“回京后,就嫁给我,做我的王妃好不好?”

    夏叶抽回手,被对着楚承德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我又不喜欢你。”

    楚承德从背后抱住夏叶,用撒娇的口吻在夏叶耳边道:“还嘴硬,你肩膀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你不喜欢我,又为什么替我挡那一箭?”

    夏叶一脚踩在楚承德脚上,楚承德吃痛的松开了手:“你少自恋了,我替你挡那一箭是还你替我挡的那一刀,也是本能反应,所以我们现在谁都不欠谁的!”

    “你还在怪我?”听到夏叶说出这些话,他突然觉得很心痛,他想,她心里还是怪他的吧。

    “是啊,我就是怪你,所以请王爷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夏叶口是心非的嘴硬道。

    楚承德看着夏叶的背影,没有说什么,离开了营帐。

    夏叶没想到楚承德居然走了,心里大骂道:“楚承德,你个大笨蛋!看不出来我也喜欢你,一直说的都不是心里话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偏激非要跟他对着讲,看到他难过心里又难受,夏叶你这个大笨蛋啊!

    明明是他的错,居然就这样走了,走了好,省的看见他心烦,夏叶生气的吹灭蜡烛,躺床上用被子蒙住头睡。

    “你以为本王就这么被你打击到了,本王一定会让你亲口答应做我的王妃!”楚承德的声音悠悠从营帐外传来。

    夏叶用手扒开被子侧着耳朵听到后,抿嘴一笑,然后用被子蒙住头嘴角带着笑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出发,夏叶现在虽然是师爷但是她不会骑马,所以她和唐毅同乘一匹马。

    今早夏叶本来是想上唐毅的马,结果楚承德非要夏叶上他的马。

    “怎么?王爷不要避嫌吗?”夏夜好奇的看着楚承德。

    楚承德看着远处的群山眨眨眼,然后回头看着夏叶:“本王又不娶他们,避什么嫌。”

    “上马!”楚承德将手递给夏叶。

    “王爷,奴家上不去。”夏叶摇摇头娇作道。

    “看来你是想故意整本王?”楚承德看着夏叶得意的样子,反倒没有生气,下马直接把夏叶抱了上去,然后他再上马,小声的在夏叶耳边道:“难怪你不让本王宣布你是女扮男装的事情。”

    “嗯哼。”反正她现在也不怕他知道。只不过也不是她娇作,而是她真的上不去……

    “唐毅,本王回京还有要事,先行一步,你带军随后跟上。”楚承德吩咐后面的唐毅道。

    唐毅先是一愣,随后应到:“末将遵命!”

    看着王爷和钱师爷的背影,唐毅一阵失神,究竟他该如何拯救弯了的王爷?

    唐毅摇摇头冲身后的士兵道:“大家加紧步伐跟上!”

    “喂,楚承德,你干嘛骑这么快!”坐在前面的夏叶感觉说话都喝风,胸前的山峰随着马蹄上下摆动,简直要死啊!

    “回京啊,你不是想家吗?”楚承德反问。

    “那…我现在不想了,你骑慢点!”夏叶窘迫的说。

    楚承德想了想,慢了下来:“既然你不想了,那我们回京就去找承孝他们,他们知道咱们今日回京一定在等着给咱们接风洗尘。”说完楚承德“驾”的一声,策马奔腾起来。

    夏叶用力的夹紧胳膊,希望减少胸前的晃动,真不知道楚承德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在中午之前赶到了京城,楚承孝早早的就来到城门等着了。

    楚承孝看到夏叶后,赶紧打招呼,夏叶刚想回应,结果一张嘴就吐了一地,天啊!她在现在晕车,现在回到古代还晕马,看来她是和所有交通工具犯克,老天虽然给了她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却注定要它劳累一生。

    “叶子,你没事吧?”楚承孝赶紧扶着夏叶下马。

    夏叶擦擦嘴道:“我没事……”结果刚说完就扶着城墙吐了起来。

    “三哥,叶子这是怎么回事啊?”楚承孝一副弄坏了他心疼的宝贝的样子问。

    楚承德摊摊手道:“可能是早上吃多了。”

    楚承孝帮忙拍着夏叶的背道:“要不要去看大夫?”

    “不用,我吐完舒服多了。”夏叶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楚承德。

    “你照顾她吧,我回去跟父皇复命!”楚承德牵着马进宫去了。

    楚承孝在后面道:“那我和叶子老地方等你。”

    回京后,楚承德没来得及换下铠甲就进了宫。

    见德儿回来,楚昂一脸欣慰的看着他的这个第三个儿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是战功累累。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楚承孝单膝跪地,拱手道,浑身尽显英姿煞爽。

    “快亲身!”楚昂高兴道。

    “谢父皇!”

    “三弟,你这怎么回来也不换身衣服就进宫了?带着一身的煞气进宫就不怕冲撞了父皇?”楚承礼一副讥讽的样子道。

    “儿臣因为急着向父皇禀告边境战况,来的匆忙没来的及换衣服,还请父皇责罚。”楚承德从怀里掏出战报,看了眼一旁的楚承礼道:“让太子兄见怪了。”

    “无妨无妨,柴公公赶紧把战报递上来。”楚昂一脸开心,并没有把楚承德换没换衣服的事放在心上。

    看着柴公公递上来的战报,楚昂拍腿叫好:“不愧是我姜国的王爷,英勇退敌,战无不胜!”楚昂满意的翻看着战报,突然问:“这战报里写的钱军师是谁?”

    “儿臣正要说此事,战报里说的钱军师其实是相府大小姐夏叶,夏叶女扮男装参军边境,为儿臣谋划了好多计谋,所以儿臣才得以这么快的就击退了殇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