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相府大小姐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吗?”一旁的安宁安贵妃好奇道:“就连你四弟承孝一回来也一直和我说此事,也同样是赞不绝口。”

    “哦?看来改日朕倒要宣她进宫,好好领略一下她的才智。”楚昂扣上战报道:“德儿想要什么赏赐?”

    楚承孝跪在地上道:“边境退敌本就是儿臣该做的,儿臣不敢请赏,只是……”

    “有什么只是的,想要什么就说,今日是朕要赏你的,你随便提。”楚昂看楚承德犹豫不开心道。

    他这个德儿什么都好,就是不喜邀功请赏,所以见他犹豫,楚昂略有些责备,难道他一国皇帝还有什么做不到的,想到这里楚昂直接道:“想要什么就说,只要朕有就绝对不会不答应。”

    “谢父皇!儿臣……儿臣想要一道圣旨。”

    “什么?一道圣旨?”楚昂以为楚承德会说出什么他难办到的事,结果竟然只是一道圣旨:“说吧,你想要什么圣旨?”

    柴公公麻利的已经把笔墨伺候好了,楚昂拿起毛笔道。

    “儿臣也到了纳妃的年纪,想请父皇赐一道婚。”楚承德如实道。

    难得他这个整天就知道喊打喊杀的王爷,想起来要给自己纳妃,以前觉得太后曾经赐婚过德儿,所以一直没有担心,现在德儿把婚约退了,难得现在又要纳妃,楚昂自然欣喜:“说吧,你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夏相府大小姐夏叶。”楚承德继续道。

    楚昂一听直接把毛笔戳在了圣旨上:“咳咳……相府大小姐?你不是刚把婚约退了吗?为此太后还动怒了。”

    “再说了你不是说相府大小姐,又矮又丑不愿意娶吗?怎么现在一从边境回来就都争着要娶这个相府大小姐?只因为她谋略过人?”楚昂白了一眼柴公公道。

    柴公公缩缩脖子,立刻把圣旨收了起来,看来这次麻利的有点不是时候,

    “什么叫争着要娶?”楚承德听完父皇的话后一愣。

    “是这样的,你四弟承孝回来就向你父皇请旨要了相府大小姐的婚约。”安贵妃在一旁略显为难道。

    承孝这家伙,难怪突然改变主意要回来……

    “父皇,儿臣非相府大小姐不娶。”既然父皇答应他只要他能做到的就一定答应,现在他就只能这样做了,毕竟君子一言九鼎。

    这下倒该楚昂为难了,早知道就不把话说那么满了:“这个…德儿不是刚退了婚约吗,怎么又要娶,这样做岂不让人家以为咱们皇室没有信誉。”婚约已经许了承孝,他总不能把相府大小姐掰开他们兄弟俩一人一半吧,所以只好劝承德换个请赏了。

    “儿臣不管,儿臣只有这一个请求。”楚承德这会耍起了小孩性子,反正他一定要娶夏叶。

    “这……”楚昂一时头大了,看向一旁的柴公公,柴公公心领神会道:“奴才倒有一个主意。”

    “哦?说来听听。”这个柴用,看来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用,楚昂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

    “老奴以为,皇上可以再下一道婚旨,到时候相府大小姐喜欢哪个王爷就接哪道圣旨,这样一来也让相府大小姐有了选择权。”柴用呵呵笑道。

    “这……恐怕不妥吧?”安贵妃在一旁提醒道,

    楚昂递给安贵妃一个眼神道:“嗯,这也确实是个主意,只是德儿确定要娶那个又丑又矮的相府大小姐?”楚昂不死心的又问。

    “儿臣非她不娶,而且相府大小姐根本没有外界谣言传的那般不堪。”楚承德如实回答着,心里却想着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承孝那个臭小子,竟然敢抢哥的女人。

    “哦?你这样说朕倒是更好奇了,明日记得带她进宫,朕要好好看看这个相府大小姐。”

    “儿臣也是好奇的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然可以让两位王爷争相要纳为王妃。”太子楚承礼也附和道。

    楚昂看楚承德心意已决,随即按照柴公公说的,又拟了一份圣旨。

    翠月楼。

    “爷,您点的菜齐了,请慢用!”小二放下最后一盘菜后,退了出去,顺便把门带上了。

    “这些都是你点的?”夏夜看着满桌子的菜,和奢华的包间,她承认这是她来古代见过的最奢侈的菜肴。

    在军营里面饥渴了那么久,看见这一桌子菜,夏夜还是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你要是饿了就先吃。”楚承孝看着夏叶道。

    “这样不太好吧。”夏叶握了握放在腿上的手。

    “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钱多多吗?怎么一回京城礼貌这么多?”楚承孝打趣道。

    夏叶白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虾卷放进嘴里:“嗯,简直太好吃了!”夏叶忍不住对这一桌子菜点了个赞。

    “当然啦,这可是翠月楼最好的厨子做的,好吃就多吃点。”楚承孝满足的看着夏叶。

    既然楚承孝这么说,夏夜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开始一口一口的夹菜吃:“你别光看我,你也吃。”夏叶塞了一嘴的东西含糊不清道。

    “好。”楚承孝一边看着夏叶吃东西一边傻笑,最后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夏叶道:“叶子……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夏叶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上的油问。

    “我……”

    “好啊,你们不等我就吃起来了。”楚承德从皇宫换了身衣服回来,看着桌子上被动过的菜问。

    还别说楚承德换上这一身的锦绸罗缎,还真是帅的人神共愤!

    “谁让你来这么晚,我们饿了就先吃了。”夏叶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

    “就是!我这次是专门为叶子接风洗尘的,三哥,你可是沾了叶子的光。”楚承孝在一边继续打气。

    楚承孝囧自坐下叹了口气:“真是重色轻哥,我可是你亲哥!”楚承德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进嘴里,赶了半天的路他也饿了。

    “哎,对了,罗一洋怎么没来啊?”楚承德随口问了句。

    “哥,你说罗少帅啊,他刚大婚说不过来了,在家陪他夫人。”楚承孝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