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轿子摇摇晃晃的来到了相府门口,夏叶和她的爹爹也冰释前嫌了,夏文轩听到叶子说不恨他,开心的胡子一翘一翘的,然后道:“叶子,谢谢你能原谅爹。”

    夏叶抿抿嘴笑道:“女儿说过,女儿从来没有恨过您。”毕竟血浓于水,她想就算她是真正的夏叶也恨不起来自己的亲生爹爹吧。

    夏叶没再理会夏紫烟,直接进了相府,夏紫烟今晚的表现,真是让她惊叹。

    见夏叶回来,锦娘一脸笑意道:“小姐回来了。”

    “嗯。”夏叶应了声,然后让锦娘放下手的活,她要听爹和娘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既然爹爹不肯说,她就只能问锦娘了。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锦娘放下手里的活问。

    “没事,我只是想听锦娘跟我说说我爹和我娘之间的事。”夏叶进屋道。

    锦娘一听也赶紧进了屋,她知道小姐失忆,记不得以前的事了,本来她觉得小姐失忆了,不记得以前不开心的事情了也挺好的。

    但是现在小姐既然问,她就只能如实回答了:“小姐先坐下,锦娘慢慢的把相爷和夫人的事说给你听。”

    “原来是这么回事。”夏叶听后恍然大悟道:“难怪爹爹接下来不肯再说下去了。

    锦娘说的前面那些和夏叶的爹说的差不多,她娘生下她后,和爹的感情越来越深,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爹直接把娘赶出了相府。

    那时候她才几个月大,因为那时候她还小,老是哭闹,于是吃饱奶后锦娘就把她抱出去玩了会,让她娘好好睡个午觉。

    但是等锦娘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她娘的门口围了好多人,有相爷还有侧夫人江秋华。

    她娘跪趴在地上,泪眼婆娑的看着她爹只问了一句“你不相信我?”

    当时她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看在他们曾经相爱的份上,让她娘离开相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当时锦娘一看,直接抱着幼小的她跪在地上,求她爹看在她的份上,不要赶她娘走。

    结果一旁的江秋华却对她爹说:“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老爷的呢。”

    老爷一听更是愤怒,看了眼锦娘怀里的她,终究还是没忍心一起赶走。

    最后她的娘就离开了相府,从此了无音讯。

    “还是后来,锦娘才知道发生了事情,原来是夫人偷人被相爷捉奸在床,所以一气之下把夫人赶出了府。”锦娘回忆道。

    “后来夫人走后,锦娘本来也想一起跟着一起走,但是看了看怀里的小姐,还是留在了相府。”想起这段事,锦容不仅眼圈泛红。

    “自那件事后,相爷就把小姐安排在了这个小院子里,现在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锦娘抹了把泪,握着小姐的手道。

    夏叶听完愤怒不已:“我不相信我娘会偷人。”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娘这么爱爹爹,怎么可能会背叛爹爹。

    “锦娘也不相信,可是当时相爷是在气头上,根本没有调查这件事就把夫人赶出了相府。”锦容其实早就怀疑这件事了,因为她了解夫人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夏叶看着锦娘道:“锦娘,这些年苦了你了,我娘走后是你把我拉扯大,你就如同夏叶的娘亲,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给你苦吃。”夏叶同样握紧锦娘的手道。

    锦娘看着终于熬出来的小姐道:“锦娘吃点苦没什么,但是小姐总算熬出了头,只要小姐让锦娘一直在身边伺候,锦娘一点都不苦。”

    一主一仆,在这个宁静的小院里互相交心,淡淡的月光撒下,似乎是在替她们渲染一种气氛……

    夜色深重,夏叶躺在床上,想着她娘的事,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还娘的清白。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什么,夏叶感觉楚承德来了。

    转过身,楚承德果然出现在她的房间,夏叶翻翻白眼,这家伙不会是为了早上在轿子里说的话来的吧,想到这里夏叶赶紧或者被子做起来,靠着墙道:“你怎么又来了?”

    楚承德挥挥手中的信封,然后走到夏叶的床边,把信封递给了夏叶。

    “这是什么?”夏叶拿起信封问。

    “自己看喽。”楚承德坐在桌子旁,倒了杯茶给自己。

    居然是潘蔚来的信,夏叶赶紧打开看了看,信中的内容是,他们已经解救了大汗,大汗知道后表示非常感谢。

    大汗已经把六皇子关押进天牢了,但是念六皇子本意出发是为了殇国,所以罚他进天牢思过。

    另外请姜国王爷替他谢谢钱军师,谢谢钱军师当日在地牢给他饼吃,并且和他说了那么多话,他是个好军师。

    夏叶看到这里“噗嗤”笑出声,这个潘蔚还真是个实在的将军。

    “看完了?”楚承德看嘴边挂着笑的夏叶问。

    “嗯。”夏叶点点头。

    然后楚承德起身坐到床边道:“看来殇国的潘将军对你印象不错啊,还专门让本王替他谢谢你。”

    夏叶哼哼道:“那可不。”

    “唉!”楚承德叹了口气道:“你说要是潘蔚再知道你今天在皇上面前替殇国求情,减少贡品,他会不会喜欢上你?”

    夏叶认真想了想道:“那些说不定…”但是看到楚承德的眼神后,立刻挠挠额头道:“但是我不一定喜欢他。”

    楚承德这才收起危险的目光,眯着眼睛看着夏叶问:“那你喜欢谁?”

    “暂时还没有很喜欢的人。”夏叶瘪瘪嘴道。

    楚承德一听简直心都要碎了,然后看着夏叶道:“你干嘛坐离我那么远?”本来听夏叶说出这句话还想惩罚她一下的,结果离的太远了…

    “坏心思的家伙,我才不要离你那么近。”夏叶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早早的靠近床里面,远离他。

    “你以为这样,本王就拿你没办法了?”只见楚承德翻身上了床,抱着夏叶的脸,对准她的额头就是一个啵。

    看着已经石化了的夏叶,楚承德打了个响指道:“我正想问你呢,你今天在大殿上不说接哪道圣旨,是不是顾虑我和承孝的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