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后楚承德看着夏叶道:“那这么说你就是我的王妃喽?”

    “嗯?”夏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楚承德挑挑眉,然后一脸奸笑道:“那我就更应该继续了。”

    “喂!救命啊…”夏叶奋力挣扎。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刚回来的锦娘,一进小院就听到小姐的声音,从外面担心的问。

    楚承德立刻停止了举动,夏叶撩撩头发道:“我…我没事锦娘。”

    然后白了楚承德一眼,小声道:“还不快走…”

    锦娘一听小姐没事,然后推开了门进来,看到小姐盖着被子躺在床上道:“小姐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做噩梦了?”

    “额…我…没事啊。”夏叶牵强的笑笑,然后看着锦娘问:“锦娘有什么事吗?”

    “相爷让我来叫小姐吃饭。”然后锦娘就要走过来道:“锦娘替小姐梳洗打扮一下。”

    “啊!不…不用了…。”夏叶摆摆手道:“我待会自己弄就行了,锦娘你还是先去告诉我爹,说我马上就来。”

    锦容奇怪的看着小姐,然后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很好啊!”夏叶笑道。

    “那好吧,锦娘这就去告诉相爷。”走到门口锦娘又道:“小姐快起来哦。”

    “嗯嗯。”夏叶点头如捣蒜,生怕锦娘不出去。

    见锦娘出去后夏叶一把掀开被子,用手扯着楚承德的耳朵道:“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害死,你居然还躲在被子里偷吃我豆腐!”

    夏叶想起来就生气,她一边应付锦娘,楚承德倒好,竟然伺机动手动脚,要不是当着锦娘的面她不好发作,她早把楚承德大卸八块了。

    楚承德委屈的小模样道:“就这么点空间,怎么就吃你的豆腐了,你豆腐在哪里?”

    夏叶无语道:“胸就是豆腐!”

    虽然听不懂夏叶的意思,但是楚承德还是乖乖道:“这个豆腐,我现在吃,是符合礼法的。”

    “去死啊!”夏叶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道:“赶紧走吧,一会被发现就不好了。”

    “干嘛一副偷人的样子。”楚承德捂着发热的耳朵道:“你早晚是我的女人,被人知道怎么啦。”

    夏叶攥攥拳头,又松开道:“你丫才偷人呢!”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夏叶来到大厅的时候,只有爹爹和姨娘两个人,看来夏紫烟已经进宫了,夏叶朝爹爹姨娘欠欠身后坐下。

    夏文轩看着夏叶道:“叶儿,今天去哪了?”

    “嗯?”夏叶盛了些汤道:“我今天去游湖了,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烟儿进宫之前去找你,发现你不在,很失望,觉得你这个姐姐不祝福她。”一旁的江秋华接过话回道。

    看来这个江秋华是想挑拨她和爹爹之间的关系,夏叶笑笑道:“妹妹进宫做了美人,我当然高兴了。”

    夏文轩没再说什么,只道:“快吃饭吧。”

    夏叶看的出夏文轩脸色不好,她知道就算夏紫烟再刁蛮任性,这一进宫,他这个做爹爹的心里难免有些舍不得。

    吃过饭后,夏叶这次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留了下来和她这个爹爹聊了会天。

    晚饭吃的有点油腻,夏叶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问:“爹爹是因为女儿没能送紫烟入宫,所以不开心?”

    夏文轩摇摇头道:“不是,我是担心紫烟那性子,进宫会吃亏。”

    “个人有命,爹爹无需太过担忧,等紫烟适应了皇宫生活自然也会明白。”夏叶摇晃着茶杯里的茶叶道。

    “不说她了。”夏文轩叹了口气道:“你今天和谁游湖去了?”

    “四王爷。”夏叶没有隐瞒,直接道。

    夏文轩听到后,眉毛皱了下道:“你准备接四王爷的圣旨?”

    夏叶不接,然后放下茶杯道:“爹爹想让女儿选谁?”

    “叶儿怎么这么问爹?”夏文轩以为夏叶话中有话,所以道:“叶儿喜欢谁,就接谁的圣旨,爹不会插手。”

    其实夏叶也就是随口一问,看来她这个爹爹又想多了。

    “女儿多谢爹爹。”夏叶笑笑道:“时候也不早了,爹爹早些休息,女儿先退下了。”

    夏文轩点点头道:“去吧,你也早点休息。”

    夏叶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在偌大的走廊里,和楚承孝解释清楚后,她现在没什么可烦恼的事情,所以也没什么想法。

    回到小院后,她就早早睡下了,这是她睡的最早的一次,因为她在等待明天新的一天。

    楚承孝一早便进了宫,如果叶子和三哥能幸福,他愿意放手。

    “柴公公,父皇在里面吗?”楚承孝来到养心殿门口,看到柴公公守在门外问道。

    “呦,四王爷今个这么早,皇上在里面呢,好像在和太子说什么事情。”柴用拿着拂尘面带笑容道。

    “是谁来了?”楚昂听到外面有声音冲外面问道。

    “回皇上,是四王爷。”柴用进去后通报道。

    “让他进来。”楚昂吩咐道。

    “是。”

    柴公公出来后,微低着头道:“四王爷,皇上让您进去。”

    楚承孝一听,本来还想等父皇和太子说完事情再进去的,既然父皇让他进去,他只好进去了。

    “参见父皇。”

    楚昂看楚承孝进来合上奏折道:“免礼!”

    “孝儿今天来这么早,是有什么事情吗?”楚昂好奇的问。

    楚承孝看了看楚承礼道:“儿臣并无急事,父皇和皇兄先说。”

    “没事的承孝,本太子没什么大事,你先说吧。”楚承礼也好奇今天楚承孝来是为了什么事。

    “有什么事,说吧。”楚昂靠了靠靠枕问道。

    楚承孝拱手道:“儿臣…儿臣请父皇撤回相府的婚旨。

    “哦?”楚昂从靠枕上起来,盯着楚承孝问:“是相府大小姐做的选择,还是你自动退出的?”

    “儿臣…儿臣自动退出。”楚承孝目光微垂道。

    “为什么呢?”楚昂疑惑道:“当初你不是也非相府大小姐不娶,态度很强硬吗?怎么好好的要退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