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儿臣认为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拥有,看着她幸福就好。”这是楚承孝的心里话,也是他由心的对夏叶的祝福。

    “这孩子…”楚昂不仅被他这个儿子给气笑了。

    “孝儿什么时候性子变的这么豁达了?你是朕的儿子,想要什么女人不可以,既然相府大小姐没做出选择,你又何必要退出呢?”

    “儿臣可以看的出叶子喜欢的是三哥,儿臣…儿臣不想让叶子讨厌儿臣。”楚承孝坚决道:“还请父皇撤回婚旨。”

    他这个儿子,性子太过细腻柔软,皇子中也就数他心性纯良,既然这样,他这个做父皇的也不好再说什么:“你真的决定要退出了?”

    “是。”至少这样他还可以和叶子做朋友做兄弟,所以他宁可痛苦,也要坚定答案。

    其实上次在大殿上,楚昂也看的出来,那个叶子对德儿有不一样的情愫,他们两个也许更合适,只是这中间却苦了孝儿。

    “好。”楚昂叹了口气道:“孝儿,你年纪还轻,朕一定会帮你再物色更好更适合做你四王妃的女人。”

    “谢父皇。”楚承孝晦涩一笑道:“那儿臣就先去给母妃请安,不打扰父皇和皇兄议事了。”

    “去吧。”楚昂挥挥手道。

    “儿臣告退。”

    楚承孝走后,楚承礼若有所思道:“父皇,儿臣突然想起来也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告退了。”

    楚昂挥手道:“都下去吧。”

    “儿臣告退。”

    “承孝…”看着先行一步的楚承孝,楚承礼跟在后面喊道:“承孝,等一下。”

    “皇兄?”楚承孝停下脚步,看着向他走过来的楚承礼问道:“皇兄有什么事吗?”

    楚承礼拍了拍楚承孝的肩膀笑道:“没事,只是我也要去和母后请安,一起吧。”

    “承孝,其实做为你的皇兄,有些话我真是忍不住要说两句。”楚承礼和楚承孝一边走一边说道。

    “皇兄有什么话,该说的就说。”楚承孝对他这个皇兄不反感,但是也没什么好感,今天他突然要一起同行,倒是让楚承孝有些意外。

    “你说承德,同样作为你的皇兄,居然和皇弟抢女人。”楚承礼看了眼楚承孝继续道:“你说这婚旨明明是你先请的,他回来就凭空给你插一脚,当时他跟父皇请旨时,我也在场,父皇都说了这相府大小姐已经许给你了,可是承德他不听,非要再请一道圣旨,我是真没想到,他居然连皇弟的女人都抢。”

    楚承德看着脸色不太好的楚承孝,继续愤愤不平道:“而且这些皇子中,平时你们两个走的最亲,今天你来说要退了婚旨,我当时就懵了,我就想这是为什么呢?后来听你说是因为那个夏叶喜欢承德,所以你这是在让他,你说你这个当弟弟的都知道让着哥哥,这个承德却和弟弟抢女人,我真是看错他了,而且上次在大殿上我也见那个夏叶,和你是真心配。”楚承礼一副替楚承孝惋惜的样子道。

    楚承孝突然停住脚步,忍着不发怒道:“皇兄说够了没有,三哥不是这样的人。”

    楚承礼道:“承孝,你别放在心上,我呀,就是那么一说,我这不是看不过去吗。”

    楚承孝看了眼楚承礼,转身离开了。

    楚承礼看着楚承孝的背影道:“承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我那都是乱说的。”看着依旧没有回头的楚承孝,楚承礼的嘴边勾起一抹笑意,看来这次为了一个女人,这两个兄弟要分道喽~

    “小姐…小姐…”

    夏叶觉得的闷的慌,就让锦娘教她女红,结果她在屋里秀了不到一会,就听见锦娘的声音,赶紧出来道:“出什么事了锦娘?”

    只见锦娘跑的气喘吁吁的:“小姐…是…是三王爷府来下聘礼来了。”

    “什么?”看来楚承孝已经把圣旨给皇上退了,只是这楚承孝也太心急了吧。

    夏叶放下手里绣的乱七八糟的女红道:“我去看看。”

    夏叶一路风风火火,锦娘跟在后面,一进大厅就看到楚承德坐在大厅里悠然的喝着茶水,爹爹和姨娘在旁边和他说着什么。

    见夏叶进来,楚承德举举茶杯道:“这次总算喝上你相府的茶了。”

    “叶儿,见了三王爷还不赶快行礼。”夏文轩在一旁责怪道。

    “夏叶见过三王爷。”夏叶欠欠身子道,要不是看在爹爹和姨娘在,她才懒得跟他行礼。

    楚承德一副大爷的模样坐在椅子上:“不必多礼!”

    “叶儿,今日王爷是来跟你下聘礼的,刚刚爹和你姨娘也商量过了,婚期就定在三日后。”夏文轩一脸笑意盈盈道。

    “什么?三日后?”他们这么做有没有跟她商量过啊?

    “怎么了叶儿?”夏文轩看着女儿反正这么大,问道。

    夏叶笑笑道:“没…没什么…女儿就是觉得太快了,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叶子,这些你都不用操心,姨娘有经验,到时候你只管漂漂亮亮出嫁就行了。”一旁的江秋华装作很开心的样子道。

    夏叶干笑两声:“谢谢姨娘。”然后看向楚承德道:“夏叶有些话想和王爷单独说,不知道王爷方不方便移步?”夏叶咬着后槽牙笑着道。

    楚承德放下茶杯:“当然可以。”

    “爹和姨娘先商量着,我和王爷说些事情。”夏叶乖乖道。

    “去吧去吧。”夏文轩笑的两只眼睛都快没有了。

    出了大厅,夏叶拉着楚承德到了拐角无人的走廊里:“楚承德,你搞什么啊?”

    “怎么了?”楚承德无辜道。

    “楚承孝今天刚向皇上退了婚旨,你就赶忙来下聘礼,还三天就结婚,你疯了?”夏叶像个激光枪一样问楚承德。

    楚承德瘪瘪嘴道:“我还是喜欢你刚才温柔乖巧的样子。”

    “别打岔。”夏叶没好气的说。

    “三天后结婚怎么了,本王这还嫌时间长呢,本王恨不得你现在就嫁过去。”楚承德壁咚的姿势深情的盯着夏叶:“本王怕夜长梦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