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后开始拜高堂,夏叶听见一个人说话,和周围乱糟糟的起哄声音,但这个人的声音她还是听的出来,是皇上!

    “太后她老人家听说德儿还是和相府大小姐成了亲,高兴坏了,一直嚷着要来,只是朕觉得她年纪大了不太方便,没让她老人家来,德儿可要记得带着叶子进宫去看望太后她老人家。”楚昂高兴的看着两位新人道。

    “儿臣记住了!”楚承德扯了扯红绳,夏叶感觉到后也回应了一小下。

    然后拜完高堂后,夏叶就被带进了洞房里,什么都看不到真是无趣。

    夏叶坐到床上,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忍不住想把盖头揭开。

    “小姐可使不得,这盖头得等到王爷来了以后才能揭开。”锦娘一旁叮嘱着。

    “可是我好饿啊。”夏叶揉揉肚子道。

    她一天没吃饭了,闻着外面的饭菜味,肚子里的小馋虫一个劲的蹦哒,蹦哒的她肚子咕咕直叫。

    锦娘听到后,只好走到旁边的桌子上抓了一把瓜子送到夏叶手里。

    夏叶嗑着瓜子,心想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吃完啊?

    过了会锦娘说要去帮她整理嫁妆,锦娘出去后夏叶更无聊了,甚至想把盖头揭了算了,可是怕锦娘回来后说她,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戴着。

    夏叶磕的瓜子皮手里快拿不下了,她一直在想把瓜子皮放到哪里,想来想去干脆把瓜子皮放到了枕头底下,然后继续嗑瓜子。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好像有什么人朝她的房间走来。

    “罗少帅,这是内院,你不能进来…”一个家丁的声音传来。

    “死开!”罗一洋喝了口酒,推开拦着他的两个家丁。

    “…哎…罗少帅你不能进去…”

    罗一洋?夏叶听声音判断,他肯定是喝醉了,可是他怎么跑这里来了?夏叶以为罗一洋会突然闯进她的房间,结果并没有,因为楚承孝出现了。

    “四王爷,罗少帅喝醉了,非要闯到这里来,小人们拦不住啊。”

    “知道了,这里交给我,你们下去吧。”楚承孝看着喝醉的罗一洋,现在恐怕只有他最能理解他了吧,只是他不能让罗一洋坏了三哥的好事。

    楚承孝把罗一洋扛起,离开了后院,刚刚其实他们就在夏叶的门口,只是他没勇气进去,所以他只好带罗一洋离开了。

    夏叶听着门外没有了声音,手里攥着的瓜子都出汗了他们走了?

    夏叶没有心情在吃瓜子,听着外面安静了下来,想必宾客们都走了吧。

    她透过盖头能看到桌子上烛火的跳动,和印在地上的烛影,看来天已经黑了。

    后来楚承德喝的醉晕晕的进来了,但是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用秤杆挑开了夏叶的盖头,烛火下,夏叶显得格外明艳动人,楚承德低头凑了过去,微微一笑。

    然后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递给夏叶一杯,这是合衾酒。

    喝完合衾酒后,楚承德和夏叶坐在床边,楚承德握住夏叶的一只手,却发现她的手一直紧握着,打开,里面竟然是潮了的瓜子。

    楚承德接过她手中的瓜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回来重新握着夏叶的手道:“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我娶了我最心爱的女人。”

    楚承德的酒气喷洒在夏叶的脸颊,这一刻夏叶是紧张的,紧张的手心一直出汗。

    楚承德看着夏叶继续道:“叶子,我爱你,我楚承德这辈子都只爱你一个人。”

    夏叶看着楚承德,这个她心爱的男人,半醉半醒的誓言,莞尔一笑道:“我也是。”

    楚承德握了握夏叶的手问:“你很紧张?”

    夏叶点点头,脸上浮现一抹娇羞。

    楚承德靠近夏叶的耳边道:“一会就不紧张了。”

    床幔放下没一会就听见楚承德疑惑道:“这是什么?”然后朝枕头底下摸了一把,竟然是夏叶吃剩的瓜子皮。

    楚承德看了眼夏叶道:“需要给我个交代吗?”

    “我…”夏叶尴尬的两只手对对,然后就听见楚承德一把把瓜子皮扫了下去,伴随着瓜子皮落地的声音,楚承德欺身而上:“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

    烛火摇曳,在这支蜡烛最后燃尽的时刻,它的倒影里还是窗幔的摇晃,和人儿的低糜。

    夏叶只感觉她随着楚承德,穿过高山平原,经历狂风暴雨,最后像你个小舟一样,随着大海在漂泊,而她却只能紧紧的抓住楚承德的手臂。

    夏叶不知道是认床还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醒了,她屏住呼吸看着熟睡的楚承德,他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五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夏叶轻轻点了点楚承德的鼻子,他没什么反应,看楚承德还是熟睡,她轻轻的用手指肚摩擦着他嘴唇的轮廓。

    楚承德突然抓住夏叶的手,睁开慵懒的眼睛,翻身将夏叶压在身下,一个缠绵悱恻的凑近完毕后,夏叶用被子蒙住脸,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很不好意思。

    楚承德看着夏叶娇羞的样子,轻轻拉开被子,看着夏叶道:“害羞啦?”然后又道:“可是你昨晚表现的不错哦,而且…”楚承德瞄了眼夏叶只系着肚兜的胸部道:“而且胸确实变大了呢,看来本王的按摩还是有效的哦。”

    该死,居然被楚承德嘲笑了,夏叶大羞却没地方躲,只好又去抓楚承德的耳朵。

    楚承德这次眼疾手快把夏叶的手放到胸口道:“刚成亲就这么不乖,看来本王要惩罚你一下。”

    然后罗幔轻晃,夏叶大喊着不要,转而成了低声的萎靡,就连在门外等着进来侍候的锦娘和丫头们都羞红了脸。

    一阵翻云倒海后,楚承德意犹未尽的摸摸嘴唇,夏叶则发丝凌乱的抱着被子,楚承德这家伙简直太霸道,一点都不温柔。

    后来楚承德传唤外面等着侍候的丫头进来,见锦娘和这么多丫头进来,夏叶又用被子蒙住了脸,只漏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