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德牵着夏叶近前,然后行礼道:“德儿给太奶奶请安,皇后娘娘,母妃金安。”夏叶也一起跟着行礼。

    “德儿来了?快起来快起来!”太后慈祥的笑着,跟旁边的皇后和贵妃道:“我这个德儿总算带着他的三王妃来看我这个太奶奶了。”

    然后就冲夏叶招招手道:“来来,叶丫头,坐到太奶奶这里来。”

    夏叶不确定的看了眼楚承德,然后楚承德松开她的手道:“去吧。”

    夏叶只好挪步到太后旁边坐下,太后脸上被岁月留下的痕迹太深了,眯着眼睛看着夏叶,然后把夏叶的手放到她的手里道:“哀家有好久没见过叶丫头了,转眼叶丫头都长这么大了,也做了德儿的王妃,倒也没枉费当年哀家的一番心意。”

    原来这个太后早就认识夏叶了,难怪这么亲切,只可惜她不是太后口中的那个叶丫头,只好笑笑道:“夏叶多谢太奶奶美意,让太奶奶牵挂了。”

    太后拍拍夏叶的手道:“以后啊,一定要多来陪陪太奶奶,在这个宫中要不是还有皇后和贵妃陪哀家唠唠嗑哀家恐怕是要无聊透了。”

    夏叶笑着应道:“好,以后夏叶一定多进宫来陪陪太奶奶。”

    “很久没见太后这么过了。”一旁的皇后笑道。

    “是啊,以后夏叶可要多来陪陪太后。”安贵妃也笑道,然后看着夏叶道:“这嫁了人就是不一样,夏叶和上次来相比更多了几分女人味了,我家德儿好福气,娶到叶子这么漂亮的王妃。”

    “多谢母妃夸奖。”夏叶甜甜的笑着,然后看着楚承德一脸的得意。

    “说起来这个,哀家倒想起来了。”坐在旁边的太后拍拍夏叶的手,一脸生气的看着楚承德。

    “上次这个德儿居然擅自把哀家赐的婚约给退了,当时气的哀家好久都没有理他,要不是这次娶的还是叶儿,哀家就决定永远都不要理德儿这个不听话的臭小子了。”太后一脸小孩子的道。

    楚承德摸摸鼻子道:“太奶奶就不要提那件事了,都是德儿糊涂,不听太奶奶的话。”

    “哼!”太后还一副生气的样子,然后扭头看着夏叶道:“还好你把叶子给哀家娶来了,以后你就少来,省的哀家看见你就生气,以后只叫叶子一个人来。”

    夏叶嘿嘿一笑道:“就听太奶奶的!”然后冲楚承德做了个鬼脸。

    楚承德“啊?”了一声,然后走到太奶奶身边,抓着太奶奶的手道:“不要啊,太奶奶,德儿也想经常来看太奶奶。”

    结果引来太后和夏叶还有太后贵妃们一顿大笑,在一片欢声笑语后,夏叶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小孩气的太后,都说人越老越像小孩,看来一点都没错!

    楚承德为了不再成为太后和夏叶一起攻击的对象,找借口溜了出去,说是和皇上商量事情。

    安贵妃看时间也快到午时了,太后也有些乏累了于是道:“太后,您坐了这么久也该累了,不如歇会吧,等到明天再让夏叶进宫来陪你。”

    夏叶看太后也开始打哈欠,笑笑道:“时间也不早了,太奶奶还是休息会吧,明天叶子再来进宫看太奶奶。”

    “人老了,不中用了。”太后打了个哈欠道:“那哀家就听你们的,去休息会。”

    然后太后又起身拉住夏叶道:“叶丫头明天可一定要记得来看太奶奶。”

    夏叶甜甜道:“夏叶一定来。”

    太后被容嬷嬷扶着进去休息后,安贵妃突然一把拉住夏叶道:“叶子,今天午膳就在我净月宫用吧。”安宁亲切的拉着夏叶问道。

    夏叶犹豫了下道:“谢谢母妃。”

    “傻孩子,跟母妃还客气什么。”安宁嗔怪了一句,其实她是打心眼里喜欢叶子这个姑娘,虽然她没能做了孝儿的王妃,但是她同样也把德儿视为己出,所以在她心里夏叶仍然是她的儿媳妇。

    皇后见状觉得也没她什么事,便准备离开了,可是偏偏看到夏叶被安贵妃拉住的那只手的食指上,云宫戒指?她顿时心里一惊。

    只见慕容云也亲切的拉着夏叶道:“本宫本来还想邀请叶子去我乾宁宫用午膳的,但是本宫还是不能跟妹妹抢人,毕竟你是她的母妃。”慕容说着眼睛无意的看着夏叶手上的戒指:“既然这样,那本宫就邀请叶子午膳后来本宫的乾清宫一坐。”

    夏叶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后宫的这些女人和电视上演的不一样,都这么热情好客呢?

    “那妹妹就在这里谢过姐姐了。”安宁拉着夏叶的手道:“那咱们走吧,待会母妃派人去通知德儿。”

    夏叶被安贵妃带到了净月宫,趁楚承德没来,夏叶八卦的和安贵妃聊着天。

    “母妃,您能跟我讲讲承德和承孝他们小时候的事情吗?”夏叶好奇的问。

    安宁拉着夏叶跟她坐到一起道:“德儿不是母妃亲生的,他的母妃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所以德儿从下就养在我净月宫下,那时候我还没所出,所以一直把德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

    原来楚承德不是安贵妃亲生的,这个倒是没听他说过,夏叶认真的听着安贵妃讲着往事。

    只见安贵妃一脸幸福的回忆着当年的事情道:“后来过了几年我就怀了承孝,那时候德儿就长大,经常帮我看着承孝,所以他们两个从小感情就亲,德儿从小喜欢习武,十五岁便被封了王爷,驰骋疆场,孝儿就喜欢跟在德儿屁股后面,他把德儿当成他心中的大英雄,每次德儿回来孝儿都要德儿教他武功。”

    安贵妃讲到这里好像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样道:“记得有一次德儿带孝儿去后花园掏马蜂窝,结果惹怒了那些马蜂,回来的时候德儿脸上被蛰的全是包,孝儿脸上却一点伤都没有。”

    “当时我就问怎么回事?结果还没等我生气孝儿就一把抱住我说,都是我要去掏马蜂窝的,不关哥哥的事,孝儿还说是德儿护住了他,所以那些马蜂才没有蛰到他,还问我德儿被蛰成这样会不会死,他不要哥哥死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