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60章 夏紫烟被打脸
    “这……”宫女们互相看了看,这可是三王妃她们可不敢随便动手。

    “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夏紫烟生气的看着身后的宫女,今天她就要好好教训夏叶这个贱丫头,让她知道什么是规矩!

    在夏紫烟的威逼下,几个宫女磨磨蹭蹭的准备压住夏叶。

    “谁敢动她!”

    夏叶扭头看到楚承德脸色冰冷的站在那里。

    几个宫女一看吓的立刻跪下:“王爷饶命。”

    夏紫烟也是浑身一哆嗦,但想到她现在是皇上册封的没人,就算她是王爷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所以站在那里道:“王爷,我是在替你教育你的王妃什么是规矩的。”

    楚承德走过来盯着夏紫烟道:“本王不想打女人。”

    然后看了眼夏叶道:“本王的女人不需要懂规矩。”

    “王爷,夏叶就算是王妃,她对我这个美人不敬,多少也该惩罚下吧。”

    楚承德挑了挑眉,这世上还真是有不怕死的女人:“你说想怎么惩罚?”

    夏紫烟一听,以为王爷是要惩罚夏叶,开心道:“应该掌嘴!”

    “好!”楚承德冰冷的眸子划过一丝寒意,脸上冰冷的简直可怕,可以夏紫烟这个蠢女人根本看不出来。

    楚承德双手捧着夏叶的脸蛋,吩咐跪在地上的宫女道:“听到夏美人的话了没有,还不赶紧过来掌嘴!”

    跪在地上的宫女个个面面相觑,都不敢吱声。

    “满足夏美人的愿望,给她掌嘴三十!”楚承德继续道。

    地上跪着的宫女犹豫了一下立刻起身照做了,因为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后宫,她夏美人能不能一直得到皇上的宠幸是一回事,而且平时这些个宫女们早看不惯她持宠而骄,嚣张跋扈的样子了,而王爷则是永远的王爷。

    “喂!我可是皇上亲封的美人,你们敢…”还没等她说完,结实的一巴掌就抡了下来。

    “啊…”夏紫烟惨叫着:“我一定…啪!啊…我一定会让皇上好好惩罚您们这些贱婢!啪!…”更结实的一巴掌,直接打到她不敢再嘴硬。

    夏叶有些于心不忍道:“算了吧,她又没对我怎么样。”

    楚承德牵着夏叶的手道:“咱们回家,她们打完自然就会放了她了。”

    路上楚承德问她皇后找她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为难她。

    夏叶摇摇头道:“没有,就是聊了会天,不过皇后娘娘很奇怪,一直问我手上这枚戒指的事情。”

    楚承德牵着夏叶的手,仔细看了下她手上的戒指道:“也没什么区别嘛,就是黑的发亮。”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戒指的来由呢,怎么就摘不下来了?”楚承德也很好奇,这个戒指他昨晚尝试过,就像和夏叶的手粘在一块了一样,根本拿不下来。

    “就是我在我娘化妆盒里找到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摘不下来了。”夏叶翻看着手指道:“只是皇后第一次见面就很关心我的戒指,我怎么感觉她好像知道这枚戒指一样呢?”

    楚承德把夏叶的说握在手里,刮了下她的鼻子道:“可能是你想多了,也许皇后就是看你这枚戒指稀奇呢。”

    夏叶瘪瘪嘴,没再说什么,反正她感觉皇后今天的表现挺反常的。

    回到相府后,楚承德就送她回房间休息,她住的地方叫扶月殿,是整个王府最气派的府殿,楚承德刚把她送回扶月殿,门口一个影卫突然出现。

    “参见主子!”

    “书房等我。”楚承德对夏叶笑笑道:“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夏叶知道她有事要做,所以乖乖在房间里等着,她自己踱步在房间里,看着房间里的摆件,心想这要是能带回去现代她丫的就纯发了啊!

    夏叶把屋子里的摆件摸了个一遍,过过手瘾,架台上放着的你对玉如意更是吸引她的注意力,精细的雕工,清透的玉石,看的出是绝佳的上品玉,拿在手里触感可观。

    然而这些只能看看,除非哪天她能回去了就通通打包带走,夏叶美滋滋的想着,坐会床上后,观察着手上戴着的暗黑戒指,为什么皇后一直追问她戒指的事情,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夏叶抚摸了一下上面的黑色石头,似乎她的手指触碰到上面,里面就会有波动,仔细看下又没有了,看来她真是想多了。

    “还没睡呢?”楚承德从书房回来看夏叶坐在床边盯着手指发呆。

    “没有,在等你呀!”屋子太大太安静她自己还真心睡不着。

    楚承德笑了笑,和夏叶一起躺倒床上:“想知道我刚刚干什么去了吗?”

    “你要想说我就洗耳恭听。”夏叶不想干扰楚承德的事情,但是如果他想告诉她,她会用心倾听。

    “是粮草被劫的事情,我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

    夏叶突然翻身看着楚承德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楚承德把夏叶搂在怀里,叹了口气道:“粮草被劫那段路上根本没有劫匪,粮草被劫是假的,是被人动了手脚,故意想陷我于危难。”

    夏叶一听心里一紧,究竟是谁想陷害他呢?难道他就不怕殇国真的攻破边境吗?夏叶听着楚承德刚劲的心跳声问:“调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

    “我派的人一路追查,追查到那个押运粮草的县官身上,最后揪出朝中的一个大员,可是还没等我的人去把他带来调查,他就被人灭口了。”

    “那线索就断了?”夏叶问。

    “嗯。”其实楚承德大概已经猜到了是谁的指使,只是他不敢相信。

    那个大员在朝中虽然表现的不倾向党政,但是私底下却和太子来往密切,他知道太子一直把他当做是他登基的一个威胁,可是他想不到太子竟然会全然不顾兄弟情义,将他差点陷于死地。

    楚承德不仅感叹人情凉薄,紧了紧怀中的夏叶。

    夏叶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她太担心所以没有跟她说出全部,于是岔开话题道:“扶月殿太大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经常觉得冷清,不如给我换个房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