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了,下个月就是各国使节进贡贡品的时候了。”楚承德突然想到这件事,所以告诉夏叶。

    夏叶“哦”了一声,然后趴在楚承德怀里打盹。

    昭和宫。

    宛静看着进门就哭的安阳问楚承孝:“王爷,安阳这是怎么了?”

    楚承孝看了眼安阳道:“静妃娘娘不要担心,安阳就是和罗一洋闹了点小矛盾,小夫妻你知道的,难免有些磕碰,你多安慰安慰她。”

    “才不是!”安阳哭的梨花带雨,根本不管楚承孝一直在给她使眼色。

    宛静一听,然后扶着安阳的肩膀道:“那这是怎么了?给母妃说说。”

    “母妃。”安阳撇着小嘴,一脸的委屈:“罗一洋为了一个狐狸精,他…他居然敢打我,”安阳捂着脸哭道。

    宛静一看,安阳捂着的半边脸通红,一脸的心疼:“快告诉母妃,到底怎么回事?什么狐狸精啊?”

    楚承孝不仅扶额,看来这个安阳非要把事情闹大不可。

    “就是…就是把三哥还有四哥迷住的那个夏叶,她不知道怎么勾搭上了罗一洋,就因为女儿说了那个夏叶几句,罗一洋…罗一洋就打了我一巴掌。”安阳哭着诉苦。

    宛静一听却是一愣,这夏叶不是现在的三王妃吗?怎么还跟罗一洋扯上了。

    宛静一边替安阳擦脸上的泪水,一边道:“安阳,这话可不能乱说,夏叶现在是你的三皇嫂,不许没大没小的。”

    “可是…”安阳刚想辩解就被宛静用眼神制止住了,安阳只好闭上嘴,泪珠却跟断了弦的绳子一样。

    “王爷别跟安阳一般见识,她年纪还小,说话口无遮拦的。”宛静赶紧跟一旁的楚承孝解释道。

    “无妨,既然这样静妃娘娘就好好安慰一下安阳,本王先走了。”

    见楚承孝离开,宛静看着还在哭的安阳责备道:“安阳,以前你在宫里任性也就罢了,现在嫁了人就应该懂得说话的分寸,刚刚幸亏是承孝,要是别人你刚刚那话,要是被你父皇听了去,又要罚你了。”

    “本来就是那个夏叶勾引的罗一洋,罗一洋还为了她打了我。”安阳不服气道。

    “即便真是这样,你有什么证据?现在夏叶是你的三皇嫂,你左一句勾引右一句狐狸精,你知不知道这些话传到你父皇耳朵里会怎么样?”

    安阳哽咽道:“本来就是他们的不对,父皇难道还要责罚我吗?”

    “这件事要是闹到你父皇那里,你没证据,随意诋毁三王妃,这就是没规矩,满嘴胡言乱语,更是没教养,光嘴硬是没用的,到时候本来是你受了委屈,最后反而还要被责罚。”宛静知道女儿受了委屈,但是像她这种脾气,光胡闹也是没有用的。

    “皇上驾到!”

    外面太监的声音响起,宛静赶紧出去接驾:“臣妾不知皇上突然驾临,有失远迎。”

    楚昂挥了挥手:“免礼。”

    “朕听说阳儿回来,朕也许久没见到她了,特意过来看看。”楚昂说着走进屋内,却看见安阳眼眶红红的,脸上还挂着泪珠。

    “儿臣参见父皇。”安阳赶紧从椅子上起来行礼,声音带着颤音。

    “阳儿这是怎么了?”楚昂赶紧扶住安阳,心疼的问。

    “父皇…”

    见安阳要开口,一旁的宛静赶紧起身道:“皇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她和罗一洋小两口拌了嘴,所以来我这里哭诉。”

    楚昂看着安阳问:“是这样吗?”

    安阳看了眼宛静,委屈的点点头。

    楚昂一听一拍大腿,坐下道:“朕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你放心,下次朕见到罗一洋那个臭小子一定好好训斥他!”

    楚昂拉着安阳坐下:“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两个人拌拌嘴,至于哭的这么厉害吗,这两个人在一起哪还有勺子不碰锅沿的。”

    楚昂刚安慰完,安阳哭的更厉害了起来,楚昂赶紧看着静妃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宛静犹豫了下,回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罗一洋一气之下打了安阳一巴掌。”

    宛静说完,楚昂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这还叫没什么?真是反了罗一洋这小子了竟敢打朕的女儿!”

    楚昂气的胸口起伏着,起身朝门外走去:“柴用,赶紧让罗一洋进宫来见朕。”

    柴用不知道刚刚进去还好好的皇上,怎么一出来脸色就这般阴沉了,赶紧应了声去了。

    宛静盯着安阳道:“你呀你呀,这下你父皇也生气了,要宣罗一洋进宫来,要是罗一洋被你父皇惩戒了,你就哭去吧。”宛静叹了口气,她知道安阳喜欢罗一洋,所以刚才没说罗一洋打了她的事情,怕的就是皇上惩罚了罗一洋,她这个女儿再心疼。

    安阳抽涕着,其实她就是想让父皇好好教训一下罗一洋,看他以后还敢对本公主这样。

    金銮殿。

    罗一洋跪在大殿上,其实他早就知道皇上会招他进宫。

    “罗一洋,朕问你,你为什么动手打阳儿?”楚昂一脸的怒气看着大殿跪着的罗一洋:“你明知道阳儿那么喜欢你,你有什么理由敢打朕的女儿!”

    说到这个楚昂就生气,阳儿这丫头从小就喜欢罗一洋这个臭小子,非要缠着他把她指婚给罗一洋。

    楚昂想着罗家世代忠良,便答应了,于是立刻招他回京,把阳儿指婚给了他,阳儿一国公主如今下嫁给了他,他这个臭小子倒好居然打了阳儿。

    “微臣知错,更不该打公主,微臣愿平皇上发落。”看来安阳并没有把叶子也抖了出来,不然他可就连累的叶子,所以直接认错接受惩罚。

    楚昂冷哼一声:“这可是你说的。”

    “不管阳儿犯了多大的错,你都不该打她,朕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当掌上明珠,从来都没舍得打过她,你居然敢打了她,所以朕要罚你。”

    楚昂脸色威严:“来人!”

    “在!”门口的御林军跪在地上道。

    “把罗一洋拉下去,杖责五十大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