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五十大板?柴用在一旁看了眼盛怒的皇上,这五十大板可不是轻饶的,一般人连三十大板都熬不过,更何况是五十大板,纵然这罗少帅是习武之人恐怕也挨不过去。

    “不好了娘娘不好了公主…”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宛静看着毛躁的宫女斥责道。

    小宫女跪在地上道:“罗少帅被皇上罚了五十大板,现在在午门受罚,柴公公派奴婢来通知娘娘公主。”

    “什么?五十大板?”宛静听到后差点一个没站稳,还好被旁边的小宫女扶住了。

    “五十大板,这是要出人命啊!”宛静不敢相信道。

    安阳也被吓住了,赶紧朝午门跑去,她没想到父皇居然惩罚罗一洋这么重。

    “住手!”一路跑到午门的安阳赶紧叫住了行仗的两个御林军,趴在罗一洋的身上哭道:“你们谁敢再打,就打到本公主的身上。”

    安阳看着罗一洋血肉模糊的屁股,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对不起…对不起罗一洋,我只是想让父皇小小的惩罚你一下,对不起…”

    罗一洋脸色惨白,额头上滴下的汗水湿透了地上一片。

    “我…不怪公主,是我…不该动手打公主。”罗一洋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屁股上的疼痛直接让他昏厥了过去。

    “皇上,公主突然出现在午门,奴才没法行刑了。”其中一个御林军进来通报。

    楚昂一听立刻起身去了午门,柴公公一听,心里的石头才放了下来,幸亏公主来了,这五十大板要是真打完,恐怕…柴用不敢再想,赶紧跟了上去。

    “阳儿,你这是做什么?”楚昂看在趴在罗一洋身上的安阳问道。

    见父皇来了,安阳赶紧跪了过去:“父皇,你这样会把罗一洋打死的,儿臣不怪罗一洋了,求父皇放了罗一洋吧。”安阳哭的撕心裂肺道。

    楚昂叹了口气,他这个做父皇的还不是为了帮她出口气。

    “打了多少了?”楚昂问一旁的御林军。

    “回皇上,三十大板。”

    楚昂看着跪在地上的安阳:“快起来,现在丈责还没够五十,朕说出去的命令怎能随意收回。

    宛静不放心也跟了过来,就看到安阳跪在地上求着皇上,她就知道安阳这丫头会后悔,又看到趴在凳子上脸色惨白昏厥过去的罗一洋,宛静偷偷的抹了把泪。

    安阳知道父皇的命令不是说收回就收回的:“可是再这样打下去,罗一洋就真得撑不下去了父皇。”安阳跪在地上抓着父皇的衣服哭道。

    楚昂看到阳儿这个模样心里更是心疼,可是一想到罗一洋打了她,她还这般为他求情,楚昂恨了恨心道:“继续打完剩下的二十大板。”

    “不要!”安阳赶紧趴到罗一洋的身上挡着,一旁的御林军不知道如何下手了。

    “父皇,看在儿臣有了身孕的份上,放了罗一洋吧。”安阳嗓子都哭哑了,趴在罗一洋身上哭道。

    什么?阳儿有了身孕?楚昂赶紧道:“你这个傻丫头,怎么不早说?”

    阳儿有身孕了?宛静听到女儿有身孕后,赶紧跑过来跪在地上道:“臣妾也求皇上,原谅罗一洋这一次,”

    楚昂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反正朕也是为了你出气,现在反倒成了让你更委屈的人了。”

    楚昂瘪瘪嘴看着宛静:“你也别跪着了,朕就暂且放过他了。”

    “儿臣谢父皇。”安阳赶紧行礼,还没跪下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阳儿…”楚昂瞳孔骤缩:“快叫太医!”

    “太医,阳儿她怎么样了?”宛静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用手绢捂着嘴,生怕哭出声来。

    “回皇上,静妃娘娘,公主身体并无大碍,胎儿也一切正常,只是伤心过度,昏了过去,待老臣开几副宁神安胎的汤药便无大事了。”

    太医下去后,宛静捂着安阳的手,眼睛也哭的红红的。

    楚昂也一脸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阳儿,这个傻孩子,有了身孕还一直哭。

    安阳浑身抖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宛静感觉到女儿动了一下,抬眼就看到女儿醒了。

    “阳儿,你醒了?”

    楚昂听到后也赶紧围了过来,关切的问:“阳儿,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谢父皇关心,儿臣没事。”安阳扫了一圈屋里紧张道:“父皇,一洋呢?他怎么样?”

    楚昂看到阳儿睁开眼就是罗一洋那臭小子,没好气道:“他还活着,有太医去看过他了。”

    “我要去看看他。”安阳说着就要起来,结果被宛静按下了:“母妃已经看过他了,他没事,倒是你还是休息好再去看他。”

    真是个傻孩子,楚昂摇摇头道:“你好好休息,朕就先回去了。”

    “臣妾恭送皇上。”

    “儿臣恭送皇上。”安阳掀开被子行礼。

    “行啦,你好好休息,不用行礼了。”楚昂叹了口气出去了。

    第二天楚承德和夏叶一进宫就听说了罗一洋和安阳的事情,为了不再激怒安阳,楚承德让夏叶先去陪太后她老人家,自己一个人来到昭和宫看安阳。

    “三哥?”在给罗一洋喂药的安阳看到楚承德进来道:“三哥怎么来了。”

    楚承德看了眼趴在床上的罗一洋:“你好好休息,我跟安阳说几句话。”

    罗一洋点了点头,安阳放下手里的汤药跟着出去了。

    “昨天又惹祸了?”楚承德无奈的看着安阳问。

    安阳撇撇嘴没有回答。

    “我说你是不是傻?你能不能长点心眼?你想害死罗一洋啊?”楚承德真是服了他这个妹妹了,简直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还不都是因为你的三王妃,现在又来怪我。”其实安阳也知道错了,谁知道父皇会罚罗一洋五十大板,她以为父皇只是训斥他几句罢了。

    “说到这事,你确实误会你三皇嫂了。”楚承德生气道:“罗一洋和夏叶从小就认识,难办他会喜欢上夏叶,可是三哥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三皇嫂心里只有你三哥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