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这样夏叶一直待在坤宁宫照顾太后,直到外面天色开始发黄,楚承德才来叫她,原来他一天都在忙着接待各国使节了。

    大殿上从上到下依次摆开的小餐桌,左右各八,夏叶刚进大殿就看到潘蔚,刚想打招呼才想起来现在她是女儿身,潘将军恐怕不认识她。

    潘蔚看着跟姜国王爷一起进来的女人,虽然有几分眼熟,但是想了想确实没有见过,也就没放在心上。

    让夏叶惊讶的不是殇国真的派潘蔚来了,而且还有殇国六皇子拓跋善!

    “拓跋善怎么会来?”夏叶低声问身边的楚承德。

    “一开始本王也好奇,后来听潘蔚解释,这个拓跋善获得了他们大汗的原谅,只不过他现在只是有名无分的六皇子,这次是他主动请缨要来的,说是特意来赔罪的。”楚承德看着四周,旁若无事的回答。

    原来是这个样子,只是这个拓跋善心气这么高,这次居然主动要来赔罪,稀奇!稀奇!

    夏叶摇摇头,想不明白,扫了整个大殿却发现只有她一个女眷。

    “怎么太子她们都没有带女眷?”夏叶好奇的问。

    “一般这种场合女眷是不适合参加的,只是也没明确规定不可以,而且…你不是觉得无聊吗,所以就带你来喽。”楚承德说的一脸轻松,夏叶却在一旁石化了的愣住了。

    楚承德这家伙是想坑她吗?不可以带女眷他还带她来!夏叶刚想走,却看到皇上来了,只好恭敬着没有动。

    一概人等行礼后,楚昂让他们都落座,皇后也打扮的端庄贵气,头上戴的金发饰,夏叶看了都感觉她的脖子要断了。

    更奇怪的是,夏紫烟也一同来到大殿上,这种场合贵妃都没来,她一个妃位居然一同陪伴皇上左右。

    只见夏紫烟一身妖娆的红衣,精致的五官,浓厚的妆底,一副傲慢的样子坐在皇上的左侧。

    夏紫烟也发现了夏叶,心道这个夏叶还真是无处不在,什么都要跟她争跟她抢,今天她一定要找机会让她出丑,以解当日的打脸之痛!

    “这第一杯,朕先敬各国使节一杯。”楚昂气宇轩昂,声音洪亮,威严之气传遍整个大殿。

    众人举杯同饮。

    夏叶和楚承德一桌,楚承德告诉她从第一桌依次排下是,大凉国,殇国,从国和其他几个附属小国。

    楚承礼看着交头接耳的楚承德和夏叶,好奇楚承德怎么会把夏叶带来了?

    这边一排的桌子就是太子,楚承德和她,还有楚承孝,和其他几位还没有被封王的皇子和有威望的大臣。

    “一直听闻姜国地大物博,繁饶富足,今日一见简直让我从国开了眼界,可见姜国皇帝治国有方,我从国当虚心学习。”从国来的使节亚力颂娘直接夸赞道。

    楚承德告诉她,历年来从国都比其他国家的贡品拿的少,但是从国和姜国却从未起过干戈,原因就在这里。

    夏叶则感觉这个从国表面安稳顺服,私底下却野心勃勃,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亚力颂娘,你每年都说这一套不觉得无趣吗?”还没等楚昂开心,大凉国使节直接站起来嘲笑起了从国使节亚力颂娘。

    这名字夏叶也是醉了,难不成这亚力颂娘就是百年后的日本祖先?

    可是从国使节并没有应声,因为他们还没有能力跟大凉国开战。

    “哦?那按凉国使节这么说,那么你觉得朕的姜国如何?”楚昂平静的问,每年进贡贡品这个大凉国使节恭湛都是刺头,边境也屡次躁动,他大凉国一直不服被姜国压着,今日他倒要看看这个凉国使节又有什么花样。

    “臣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从国使节说的并不准确。”恭湛扫了一眼对面的姜国皇室,扫过夏叶后,又在她脸上停顿了几秒继续道:“臣觉得,姜国之所以地大物博,繁饶富足不仅仅是皇上治国有方,臣还听说姜国才人辈出,能人贤士居多,所以臣觉得这才是姜国在各国中傲视各国的资本。”

    楚昂表示赞同,点点头:“说的好!这偌大的姜国就算朕再怎么治国有方也无济于事,朕只不过是姜国的龙头,攻击力最强的还是龙尾。”

    楚承德还真是第一次从大凉国口中听到奉承的话,不免有些惊讶。

    “臣也是实话实说,这次我大凉国进贡的贡品中有一样东西,是我大凉国陛下偶然得到的宝物,名为九连环,特意进贡给皇上。”大凉国使节继续奉承道。

    楚昂一听顿时龙颜大悦:“什么宝物?”

    只见大凉国使节拍了拍手,他的随从拿了一个黑色匣子走到大殿上。

    恭湛打开匣子,取出里面的宝物,众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宝物。

    居然是九个玉手镯串在一起的东西,看玉质最多也就是个中等玉,这种东西在姜国他大凉国想要多少有多少,楚昂不免觉得他被这个大凉国的使节戏弄了。

    “恭湛,就这种东西你们大凉国也敢说是宝贝拿来进贡给朕?”楚昂温怒道。

    “皇上别急,这九个玉镯子确实没什么稀奇的,但是送宝给我们陛下的人却说,看我们陛下能不能用一招就把这九个镯子分开,并且每个镯子都是完整的。”

    恭湛此话一出,所有人纷纷大呼不可能。

    只见恭湛笑道:“我们大凉国自认无人能解,后来臣听说姜国能人贤士居多,所以我们的陛下决定把此宝物进贡给姜国,想必姜国国大物博,能人居多一定能结的开这九连环。”

    楚昂面色沉重,感觉他似乎中了这个大凉国使节的圈套,这牢牢圈在一起的九个镯子怎么可能会用一招完整分离。

    “朕为什么要答应你解这个九连环呢。”楚昂反问。

    “是因为臣来之前受陛下托付,说如果姜国无人能解这个九连环,就让臣把所有的贡品都带回去,臣也是奉命办事。”恭湛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

    然后抬头看了眼姜国皇帝:“臣还有一事要提醒皇上,我们是大凉国,不是凉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