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恭使节,你这是在威胁朕吗?”楚昂冷哼一声:“朕倒觉得虽然这个九连环已经碎了,但是也不能代表我姜国无人能解这九连环。”

    “既然这样你有什么理由把贡品再拿回去?难道是你们大凉故意想用这种方式决绝缴纳贡品?”楚昂威严的问道。

    恭湛脸色难看的简直就像刚从太平间里出来的一样,九连环已碎他现在已经无法反驳什么:“臣只是没想到堂堂姜国王妃手段竟如此卑劣。”恭湛气的鼻孔都大了,现在却也只能自认倒霉。

    “恭使节还是不要这样说的好,正所谓兵不厌诈,其实与这个道理也几近相同,如果恭使节不服的话明年可以再拿出一样让姜国为难的宝物,但是记住问题要难一点哦。”夏叶承认她的做法确实是很无赖,但是也是他大凉国出无赖题在先。

    夏叶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无视掉坐在她斜对面一直妄图用眼神杀死她的恭湛。

    楚承德心里为夏叶点了一百个赞,这丫头这么无赖他还真是第一次发现,不过…他喜欢。

    楚昂现在是心情大好,叶丫头这一招不仅破了凉国的九连环,还挫了他凉国的锐气,她不好直接摔了那九连环,特意让七公主一个孩童来做这件事,这一计还真是妙!

    夏紫烟没想到她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让夏叶那个贱人出丑却让她出尽风头!

    今日夏叶的这一个无赖的计谋不仅让各国大开眼界,也让姜国的大臣开了眼,以往只是听说这个三王妃足智多谋,闻名不如见面,果然与众不同!

    潘蔚在一旁一直用眼神发信号,希望可以让夏叶感觉到他在召唤她。

    然后夏叶确实感觉到了,对上潘蔚的眼神,就见他用口型说了句:“钱军师。”然后冲她挥了挥手。

    夏叶抿嘴一笑,挑了挑眉,用眼神告诉潘蔚,她还记得他。

    然后就见潘蔚挠头笑了笑,隔空敬了夏叶一杯,然后一饮而尽,夏叶也以茶代酒举了举杯。

    悲催的这些都被楚承德看在了眼里,捏了下夏叶的手臂,然后脸色难看的看了她一眼。

    腹黑的想着这丫头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小鲜肉反而喜欢糙大叔了。

    夏叶看着扭头生气的楚承德,尴尬的举举杯子又放下了。

    拓跋善饮下一口白酒,眼神却一直游离在夏叶身上,她居然是楚承德的女人,就是这个女人让他一败涂地,权位尽失,还真是有趣。

    拓跋善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三王妃果然还是和以前足智多谋。”拓跋善冲夏叶友好的笑了笑。

    夏叶也礼貌了回了一个笑脸:“六皇子过奖。”

    然后拓跋善走到大殿中间:“皇上,前段时间边境一战,我拓跋善惭愧,今年趁着进贡贡品特意亲自来赔礼道歉。”拓跋善弯了弯腰行了一个殇国的大礼。

    楚昂点点头:“朕能理解,但是你们殇国这种随意就要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方式朕还是不认同的,虽然我姜国是第一大国但是对待其他国家都是以友好的方式处理解决,原因很简单,唇亡齿寒,我们是并存的。”

    在各国使节面前,楚昂还是要以一种友好共存的态度说事情,他不想让他们感觉受压迫或者被俘虏,这样的后果势必会引来他们联合的攻打。

    在这一点上夏叶还是很认同的,她感觉姜国的皇上统治国家就是那种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的感觉。

    拓跋善笑了笑:“为了表示感谢和诚意,我父皇决定以联姻的方式来巩固姜殇两国的关系,让殇国的五公主远嫁给姜国的三王爷。”

    “噗…”夏叶差点一口茶没被呛死,要把殇国公主嫁给楚承德?

    楚昂见夏叶的反应自然明白,然后看着拓跋善道:“你们大汗的心意朕明白,也很赞同,只是三王爷已经有王妃了,自然不能委屈了殇国公主,朕的儿子很多,尚未纳妃的也有很多,朕一定会帮公主好好物色一个如意郎君。”

    “谢皇上。”拓跋善拱手道:“只是…臣妹点名要嫁给三王爷,而且不惜做侧。”

    拓跋善的话但是堵住了楚昂的后话,殇国这也是为了谈和,想化干戈为玉帛,既然殇国公主不介意做侧,并且点名要嫁德儿,这确实不好推脱。

    “本王倒是好奇令妹为何一定要嫁给本王?”楚承德感觉到夏叶明显的不安,看父皇的表情恐怕真的会答应这门亲事,但是他心里除了夏叶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娶殇国公主。

    “因为你在她心里是个大英雄。”拓跋善认真的说。

    “哦?”楚承德疑惑:“本王并未见过殇国公主,怎么就成了她心里的大英雄?”

    拓跋善呵呵一笑:“这件事还是得从我和王爷第一次交战说起,那时候我正值年少性格好战,你,是我第一个觉得很心心相惜的对手,我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我和王爷不是敌对关系的话,应该会是一对很好的朋友。”

    “娜英是我同胞的妹妹,所以我很喜欢跟她讲关于你的事情,谁知道你慢慢的居然成了她心中的大英雄,我也是刚知道的,所以她才会点名要嫁给你。”拓跋善说完也觉得很奇怪,她这个妹妹还真是以前什么都没跟他说过。

    “可是本王不见的会答应娶她。”楚承德用手指划着杯口,一脸无所谓道:“如果你们殇国真的有诚意的话就应该听皇上的安排,本王是有王妃的人,除了她本王这辈子不会再娶任何人了。”

    夏叶这一刻真的感觉眼泪要留下来了,她没想到楚承德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这些话,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这才配做她的男人!

    “儿臣也觉得三哥说的有道理,如果殇国真有诚意的话,就不会点名要嫁哪位吧?”楚承孝也起身附和道。

    楚承德冲楚承孝笑了笑,关键时刻看来承孝还是忍不住帮他这个三哥。

    楚承孝似乎忘了他还在生他三哥的气,说完就坐回座位上,搞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