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皇,儿臣觉得今日设宴是为了款待各国使节,其他的事情不如日后再议。”楚承礼起身提议,他真怕父皇拒绝了和殇国的联姻,更没有想到楚承孝居然会帮楚承德说话,难道他们兄弟又和好了?如果连抢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事都可以不计较,他就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间隙他们了。

    楚昂就知道德儿不会同意这门亲事,但是联姻这种事情是两个国家的纽带,也多亏了承礼的提议,这件事情既然不好拒绝就先推后再说吧。

    “今日设宴确实只是为了款待众卿,这件事情不妨以后再议,姜殇两国的关系自然以和平共存为先,六皇子可以向大汗转达朕的意思。”楚昂赞赏了看了眼楚承礼。

    拓跋善行了行礼:“臣一定把话带到。”他也确实不好继续强硬,毕竟他们今日来是为了求和。

    一场各国使节进贡贡品的风波总算结束了,夏叶感觉身子很疲惫,和楚承德手牵手拖着疲惫的身子朝宫外走去。

    在经过南门的时候潘蔚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现在他们面前。

    “潘将军?”夏叶好奇的问:“你在这里干嘛?”

    “等你和王爷。”潘蔚欣喜道。

    楚承德没好气的问:“等我们干嘛啊?”

    见潘蔚脸上有点尴尬,夏叶偷偷掐了下楚承德的腰部,然后笑道:“潘将军有什么事吗?”

    “嗯…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感谢三王妃替我们殇国说明了情况,减少了贡品。”潘蔚如实的说。

    “这个事情啊?潘将军不必放在心上的,我也只是顺便那么一说,还是皇上圣明裁断。”夏叶挠挠头笑道,都是实在人,潘蔚这么一直道谢倒让她挺别扭的。

    “没想到钱军师居然是女扮男装,真是让潘某眼前一亮,三王妃真是女中豪杰。”然后潘蔚又想了想:“我是个粗人不知道怎么夸人,三王妃别见怪,反正就是那个意思。”

    夏叶摸摸鼻子,心道这个潘蔚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别说她自恋啊,关键这个潘蔚太太反常了,而且说话就说话吧脸还挺红,印着月光都看到了。

    同时她心里也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她感觉楚承德牵着她的手简直要把她骨头捏碎了…

    “她不仅女扮男装,而且,还是本王的王妃!如果潘将军没别的事情的话,本王就和爱妃回去了。”这个潘蔚说什么等他们两个,结果说了一大堆话根本就没当他存在一样,关键潘蔚那小表情他吃醋!

    楚承德说完就拉着夏叶要走,夏叶只好尴尬的挥挥手:“再见潘将军。”

    潘蔚也冲夏叶挥挥手,摸摸头一脸纳闷的表情,难道他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出了宫门夏叶一把甩开楚承德手,看着被他抓红的手忍不住自己心疼的呼了呼。

    “楚承德你丫的就是一干醋坛子!人家给我说句话怎么了?人家不就是想感谢一下我吗!”

    楚承德拉过夏叶的手揉了揉:“本王就是吃醋,看潘蔚看你的眼神就不对劲,你居然还跟他挥手,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夏叶转身上了马车,这个楚承德简直不可理喻!

    楚承德也钻进马车里,看着气嘟嘟的夏叶,拉过她的手继续揉了揉:“还疼吗?其实有时候我真不希望你那么聪明,我嫉妒那些人看你的眼光。”

    “人家殇国公主还要指名嫁给你呢?我都没说什么。”夏叶扭着头一副受气的模样。

    “你吃醋了?”楚承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着夏叶问。

    “谁吃醋了,我…我才不吃醋。”夏叶抽回手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

    楚承德不信:“那你今天还反应那么大,现在还又提这件事情,不是吃醋是什么?”

    “……”

    “既然你也吃我醋了,那咱俩就扯平了,不生气了昂!”楚承德厚颜无耻的自画自说。

    夏叶无语中“……”

    “你是怎么想到要让银儿摔碎九连环的?”见夏叶不说话,楚承德换了个话题问。

    “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是灵光一闪。”夏叶一脸后怕的说:“当时我几乎差点就要把认输的话说出来了,但是就在最后那几秒,看着恭湛那讥笑的眼神。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就是让银儿摔碎九连环?”楚承德满脸黑线的问。

    “是啊,我当时就想既然他们大凉国可以出一个根本无法解开的九连环,为什么我就不能耍无赖呢。”

    夏叶说的一脸理所应当:“我当时就想干脆摔了这个九连环,这样一了百了,但是当着各国使节和姜国大臣的面,我总不能直接耍无赖吧,我当时就想既然要耍无赖就要耍的让他大凉国无话可说,于是我就想到了七公主了。”

    “难怪你把七公主抱到桌子上,感情你是怕那九连环摔的不够碎。”他当时还好奇为什么解个九连环还要站在桌子上,原本他以为只是为了让大家看的清楚,原来真正的用意在这里,楚承德眯眯眼:“还真是小瞧了你了。”

    夏叶下巴一抬:“那是!”

    “但是七公主怎么会知道你的意思是要她摔了九连环?”

    夏叶神秘一笑:“当然是让那个宫女帮忙传话喽。”

    “你就不怕那个宫女出卖你?”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万一那个宫女胆子很小,直接把实话说了出来她整个计划不就完蛋了。

    “说实话我当时也是在赌,我赌这个宫女不会讲出实话,因为她从宴会开始一直都在旁边听着,大概的情形自然明白,就算她胆子再小,身为姜国子民总不会帮助外人吧。”

    “万一她在恭湛的威胁下说了实话呢?你有准备怎么应对吗?”他想知道她究竟怎么会算的这么准,这场计策一定会成功。

    “没有。”夏叶摊摊手无所谓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要是真说出了实话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啦。”

    楚承德感觉脑门上划过三颗大汗,这丫头能不能做事情对自己负点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