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看着夏叶出去的背影,眼里满是愧疚,叶丫头一定生她这个太奶奶的气了,连称呼都生疏了。

    皇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看着满眼愧疚和不舍的太后宽慰道:“太后也是为三王妃好,也许三王妃一时不能接受,但是本宫想她日后一定会明白太后的苦心的。”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这才是皇宫不是吗?哪有什么情义可言,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难过。

    如果皇上和太后逼楚承德娶殇国公主,他也一定会同意的吧,毕竟太后是楚承德重要的人,他一定不会忤逆太后的吧。

    “三王妃?”容嬷嬷端着刚煎好的药膳从御膳房出来,就看到夏叶心不在焉的站在门口:“三王妃怎么在这里?”

    “容嬷嬷。”原来她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御膳房门口了:“这是给太后煎的药膳吗?”

    “是的,刚煎好,老奴正要给太后端去。”

    “让我来吧。”夏叶看着容嬷嬷手里的药膳但道。

    “这…”容嬷嬷想到今天三王妃说要留下来照顾太后,想必是想亲自给太后送药膳过去,于是脸上挂着笑意把药膳递给了夏叶。

    夏叶双手接过汤药,结果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盛药膳的碗,她感觉手一烫,一个没接稳药膳碎在了地上。

    “嘶~”夏叶捂着手指,看到打在地上的药膳不好意思的看着容嬷嬷:“对不起,都怪我不小心。”

    “药膳打了再煎就是了,倒是三王妃手没事吧。”容嬷嬷赶紧上前查看夏叶的手指。

    看着夏叶食指的指腹:“呀,都烫红了,赶紧用凉水泡一下,待会要起泡了。”

    容嬷嬷赶紧拉着夏叶进到御膳房,盛了碗凉水让夏叶泡手:“都怪老奴不好,怎么能让三王妃端药膳呢。”容嬷嬷一脸愧疚的看着夏叶。

    “容嬷嬷千万别这样说,是我主动要端的,说起来都怪我不好,把太后的药膳打了。”刚刚都怪她心不在焉,现在不知道再煎这个药膳还来不来得及。

    “容嬷嬷,这药膳需要煎多少时辰?”

    “需要煎一刻钟。”容嬷嬷看了看天色:“现在重新煎一份应该来的及,老奴这就去煎。”

    夏叶咬咬下唇,药膳需要煎一刻钟,也就是三个小时,她看了看外面的日头,马上就到午时了,药膳恐怕来不及重煎了。

    正在她苦恼的时候,突然瞥见一旁放着刚刚她从坤宁宫里拿出来的橘子,夏叶眼睛一亮,也许她可以做一份补血益气的粥来代替药膳,反正太医给太后开的药膳单子也是补身体的,而且熬粥比煎药膳要快很多。

    “容嬷嬷,现在重新煎一份药膳肯定来不及了,我想给太后煮一碗银儿粥,补血益气的。”

    “银儿粥。”容嬷嬷一听还蛮新鲜的:“可是三王妃你的手受伤了,不如你告诉老奴怎么做,老奴来做。”

    “不用了,我的手没事了。”夏叶把手指从水里拿出来,挽起袖子准备动手做。

    容嬷嬷一看赶紧拿起一块白布先帮夏叶把手指包了起来,然后在一旁打下手。

    想起以前她做律师的时候,每次下班回来她都喜欢煮粥喝,每次都变着花样尝试,其实她一直的梦想是做一名大厨,可是老爸希望她做律师,所以她放弃了厨师学起了律考。

    夏叶喜欢在厨房做菜的感觉,很享受,尤其是给自己心爱的人做一顿饭,如果不是老爸非把他的梦想强加在她这个女儿身上,也许她也会是一名出色的律师呢。

    一想到这里,她也穿越来有几个月了,老爸老妈一定很着急的在找她吧…

    “三王妃,水开了。”容嬷嬷看着在一旁发呆的夏叶提醒道。

    “啊?哦…”多亏了容嬷嬷提醒,看着沸开的水夏叶赶紧把玉米粒倒进了锅里。

    “三王妃别怪老奴多嘴,刚才老奴就发现三王妃心不在焉的样子。”容嬷嬷一脸关心的问:“三王妃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没有啊。”夏叶又端起一旁的银儿倒了进去,把容嬷嬷剥好的橘子粒倒进去,放了几块冰糖,然后用淀粉勾兑了一下,增加浓稠感,最后倒进碗里撒上了几粒新鲜的枸杞。

    夏叶拍了拍手,把袖子放下,看着她的杰作:“大功告成!”

    “三王妃这道银耳粥光看外表都让人食欲大发呢。”碗里红红黄黄的银耳粥,散发着诱人的色泽,容嬷嬷不仅赞叹一句。

    夏叶嘿嘿一笑,然后看了看时间,午膳时间刚刚好!然后端起银耳粥准备给太后送去。

    容嬷嬷赶紧在一旁小心跟着,生怕夏叶再把粥给打了一般。

    “容嬷嬷,没事的,我会小心的。”夏叶好笑的看着紧跟着的容嬷嬷开玩笑道。

    容嬷嬷尴尬的笑笑,然后脚步稍稍没有跟的那么近了。

    夏叶端着银儿粥,在坤宁宫门口遇到了对面而来的安贵妃:“母妃。”夏叶福了福身。

    “叶子,你这是端的什么?”刚刚皇上叫她去商量怎么奖赏叶丫头,说她是叶子的母妃应该更懂她的心思,她来就是要告诉夏叶这个消息的,没想到在这里就碰上了。

    “是给太后煮的银儿粥。”

    安宁一听看了眼夏叶手里端的银儿粥:“你煮的?”

    夏叶点点头:“是。”

    “有心了。”安宁溺爱的看着夏叶:“进去吧。”

    夏叶把银儿粥交给了身后的容嬷嬷,她突然不知道怎么把这碗粥交给太后,端了一路子,索性到了门口又把端着的粥交给了容嬷嬷。

    见叶丫头和安贵妃一起进来,太后赶紧招呼两个人坐下。

    “容嬷嬷,你端的不会又是难喝的药膳吧,哀家不想喝。”太后小孩一样撒娇似的说,眼神厌恶的看了眼容嬷嬷手里端着的玉碗。

    容嬷嬷笑了笑,把手里端的银耳粥放到桌子上:“不是不是,老奴端的是三王妃亲手做的银儿粥。”

    “哦?”太后一听立刻靠近桌子,精致的玉碗里盛着一碗色泽诱人的粥食,淡淡的清香迎面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