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来,叶丫头,跟哀家坐一起。”见夏叶疏远的站在一边,她的心里也很难过。

    夏叶还是装作和以前一样坐在太后旁边:“太奶奶。”

    “叶丫头是不是生太奶奶的气了?”

    “夏叶不敢。”其实她不想这么小心眼的,可是一想到要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她心里就不舒服,哪怕楚承德是爱她的。

    “不敢,那就是说生太奶奶的气喽?”太后叹了口气:“叶丫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让德儿和殇国公主联姻,不是哀家嫌你这么久还没怀孕,而是为了稳固姜殇两国的关系。”

    夏叶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同意和亲是不识大体,同意和亲她不想说违心的话,而且现在即便她同不同意后果都是一样的吧。

    太后拉着夏叶的手:“叶丫头,无论哀家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和德儿好,德儿他…”太后好像有什么话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一定要记住什么情况下都不可以不理太奶奶。”

    夏叶似乎感觉太后话里有话,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是点点头。

    “太后,老奴已经把三王妃的房间收拾好了,就在太后外屋。”容嬷嬷抱着一床新被子进来禀告道。

    “嗯,哀家知道了。”

    其实是夏叶故意把房间安排在外屋的,这样如果太后有什么情况,她也可以及时发现,而且太后这病是白天一早起来精力像是被吸干了一样,晚上却又恢复了点气色,她想也许是晚上太后哪里不舒服,容嬷嬷没能及时发现。

    “太奶奶先休息一会,夏叶去御膳房把太奶奶的晚膳做好。”

    “去吧,辛苦叶丫头了。”太后满脸的欣慰。

    她现在暂时不想想殇国公主那件事了,她要去御膳房看看能不能把太后的药膳和她的银耳粥结合在一起,这样既好喝又大补,也可以让太后赶快好起来。

    御膳房里,夏叶用砂锅煎着药膳,这药膳需要煎一刻钟把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服用。

    药膳虽然大补,但是味道却很难闻,砂锅里是用各种药材炖的一只乌鸡,以前她在家煮羊肉的时候喜欢放个番茄去腥,不知道去药膳可不可以?

    她洗了个番茄切成一块一块的撒在药膳里面刚打开药膳一股弄弄的中药味把乌鸡原本的香味都掩盖没了。

    经过一番研究药膳和银耳粥还是不能混在一起,她只好一边煎药膳一边煮粥,试图把药膳的气味用番茄掩盖一下。

    “苏瑾,本宫的补品炖好了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怀了孕的原因,夏紫烟感觉她平时都很饿,怀孕前虽然老是吐,但是现在她却时常觉得饥饿感。

    “娘娘,就快好了。”叫苏瑾的小宫女在一旁的笼屉上看着呼呼冒热气的盖头,里面炖着夏妃娘娘的补品。

    “手脚还不麻利点,要是饿着了本宫看皇上轻饶了你!”夏紫烟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低头煎药膳的夏叶感觉声音很耳熟,扭头就看到夏紫烟站在御膳房门口,肚子已经微微凸显了点出来。

    诚然,夏紫烟也看到了夏叶:“呦,这不是三王妃吗?”

    “怎么?这是在给太后煎药吗?”夏紫烟刚靠近,结果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差点让她吐了出来。

    “什么东西,这么难闻!”夏紫烟捂着鼻子,退回了刚才的地方。

    “夏妃娘娘怎么来御膳房这种粗杂之地了?”夏叶用蒲扇控制着火力,一边煎着药膳一边好奇的问。

    “本宫去哪里管你什么事,倒是三王妃真是心计城府深的很呢?”夏紫烟瞪着眼睛,恨不得吃了夏叶。

    “哦?”夏叶眉毛挑了一下:“在一个攻于心计的女人嘴里说出别人的城府深这句话,听起来还真是可笑。”

    “少装作很善良的样子,别人不知道你三王妃什么样的人,本宫还不知道?”在夏紫烟眼里夏叶就是她最大的眼中钉肉中刺。

    “那夏妃娘娘觉得本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莫名其妙被竖起的敌人真是可怕,她搞不清夏紫烟跟她什么深仇大恨,难道只是因为嫉妒?

    “讨好完皇上又赶紧过来巴结太后,三王妃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昨天在大殿上本来她想设计她出丑结果不仅让她出尽了风头,就连平日里她看不顺眼的惠嫔那个贱人现在也跟她平起平坐,这个夏叶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谢夏妃娘娘夸赞,本王妃确实用心良苦。”夏叶就顺着夏紫烟的话说,她没必要跟她较劲:“另外…”夏叶笑笑:“我就喜欢看你,看我不顺眼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夏紫烟咬咬牙,怒瞪夏叶,这个贱人!

    “站住!”夏紫烟突然叫住一个端着汤盅的宫女:“你端的这是什么?”

    “回夏妃娘娘,这是给皇后炖的补品。”

    夏紫烟打开看了下:“这个汤盅先给本宫,你待会拿本宫的那个给皇后。”

    “这…”小宫女有些为难。

    “这什么这?要是饿着本宫肚子里的孩子,你担得起吗?”夏紫烟一把夺过小宫女手里的汤盅,顺带白了一眼看她的夏叶,她就是要给这个贱人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在宫里连皇后都要给她几分薄面。

    夏叶抬头看了眼,是皇后身边的小宫女,小莲。

    这个夏紫烟真是仗着肚子的龙种在宫里无法无天,连皇后的汤盅都敢抢。

    小莲撇了撇嘴:“苏瑾,这个我来等着吧,你快去伺候你家主子吧。”

    “夏妃娘娘就这样,仗着肚子里的孩子目中无人。”叫苏瑾的宫女一脸的愤愤不平:“那个这个汤盅你再等一会吧。”

    “嗯,你快去吧。”小莲点点头。

    乾清宫。

    “怎么取个汤盅这么久?”皇后跪在地上的小莲问。

    “回皇后娘娘,夏妃娘娘把给皇后炖的汤盅拿走了,说她现在怀了龙种耽误不得。”小莲端着汤盅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没用的东西,皇后的汤盅能随随便便被夏妃拿走吗?”一个大宫女打扮的丫头一巴掌打在了小莲脸上:“还不向皇后赔罪!”

    “皇后赎罪,小莲再也不敢了。”小莲头一个劲的把头磕在地上,直到把脑门都磕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