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有人都聚集在坤宁宫准备听听看夏叶的解释,夏叶跪在地上看着躺在床上的太后。

    “昨晚天快亮的时候,我朦胧听见太后的呻吟声,我掌着蜡烛到内房查看太奶奶。”

    夏叶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当时,我发现太奶奶神色痛苦,准备去叫太医,可我刚转身就感觉脚下踩了什么,我低头一看发现是水蛭,吸了满满血的水蛭,被我一脚踩爆了。”

    说想起刚才的一幕夏叶任然感觉脊柱发凉:“再后来我就发现太奶奶的被子里全是水蛭,当时我害怕极了,我想去喊容嬷嬷,可是容嬷嬷的房间里没有人,然后我就准备去传太医,结果出门就遇到了赶来的皇后,皇后看到后让我赶紧去找太医,皇后去叫父皇,再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气喘吁吁跑来,却被莫名其妙的抓了,还成了毒害太奶奶的凶手。”

    “另外,我是每天都给太奶奶煎药,但是我从未下过毒。”夏叶脸色苍白,她知道她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很苍白。

    “你没下过毒,那太医怎么会在碗里剩余的药渣里检查出有********?”夏紫烟继续不放过夏叶道:“还说有水蛭,这屋里哪里有什么水蛭?”

    “简直一派胡言!”楚昂一拍桌子:“夏叶,你当你是在做梦吗?这皇宫里哪里来的水蛭?朕给你一次机会解释清楚,你却在这里胡言乱语!”

    “叶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和皇后说的不一样?”安贵妃用手绢擦了擦眼泪问。

    “那皇后是怎么说的?”夏叶一脸茫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被子的水蛭去了哪里,屋子里被打扰的干干净净,太奶奶安静的躺在那里,屋子里没有了血腥味反倒充斥着淡淡的檀香。

    “臣妾根本不知道三王妃说的什么,今日臣妾早起,准备来给太后请安,刚到坤宁宫门口就看到三王妃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然后臣妾就看到太后脸色苍白没有了血色,这才赶紧叫来了皇上和贵妃娘娘。”皇后难掩伤心的说道。

    “皇后只是看到叶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也许她是看太奶奶脸色不对去叫太医了。”楚承德护着夏叶反驳皇后。

    皇后干挤出两滴眼泪,眼神转了下:“本宫刚开始也以为是这样,可是刚刚太医替太后把脉说是食物中毒,而且还从三王妃亲手做的药膳里发现了毒物,这也不是本宫肆意猜测。”

    “那叶子又有什么所图呢?她毒害太后有什么好处?”楚承德继续反驳,她绝对不会相信叶子会给太奶奶下毒,她那日还说她要留在宫里照顾太奶奶,眼神里的流露的真情他是看的出来的,叶子很喜欢太奶奶,她根本不可能的!不可能!

    慕容云看了眼皇上:“有件事臣妾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楚昂威严道。

    “前几日臣妾曾跟太后提起过殇国公主要与三王爷联姻之事,太后很是赞同,当时太后与三王妃商议,臣妾看到三王妃脸色很难看,太后还说要跟皇上说说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三王爷最听太后的话,不知道三王妃是不是因为这个…”慕容云故意最后几句话吞吞吐吐的。

    楚昂一听直接从椅子上起来:“夏叶,亏朕一直以为你是识大体的好姑娘,你竟然为了这个就对太后起了杀意,承德是王爷,自古本就该三妻四妾,你这等心狠手辣的女人,我姜国留不得!”

    夏叶看着假惺惺的皇后,明明不是她说的这样的:“你在撒谎,那些水蛭呢?你明明也看到了,太奶奶之所以每天醒来脸色苍白是因为被子里有水蛭在吸她的血。”

    “本宫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王妃你为了开脱也不用这般撒谎吧,这屋子里哪有什么水蛭?”

    “来人!把太后的被子撕开看看有没有三王妃说的吸血的虫子!”楚昂吩咐道,他要让这个狠心毒辣的女人心服口服!

    “是。”容嬷嬷把太后身上盖的被子换下用剪刀剪开,里面除了白花花的棉花什么都没有。

    “不是这床被子!”夏叶胡乱扯着被子:“根本不是这床被子!”

    “三王妃,太后一直都是盖的这个被子,这个老奴是知道的。”容嬷嬷目光躲闪的看着夏叶说。

    夏叶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容嬷嬷:“你跟皇后是一伙的,你们是串通好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三王妃可不要冤枉老奴,老奴实话实说。”容嬷嬷跪在地上道。

    “那你说你差不多凌晨的时候不在房间去了哪里?”夏叶语言犀利的问。

    “老奴…老奴去了茅房。”

    “撒谎,你根本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的证据!”这一点夏叶再清楚不过了,可惜这不是个讲法律的年代,而且她没有证据,只是猜测。

    “三王妃可不要随便冤枉人,你刚冤枉了本宫又诬陷容嬷嬷跟本宫同伙,三王妃可有证据?”皇后已经让青樱把一切都打扫干净了,没留一点痕迹,她料定夏叶没有证据。

    这干净的屋子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说的实话却被人当做梦话,她突然想到什么,掰过脚底,却发现脚底的血迹已经在刚才的跑步中摩擦掉了,她真的一点证据都没有了,她不知道皇后为什么要害她,不过从一开始的处心积虑,处处为她埋伏笔,到现在的栽赃陷害,皇后这盘棋下的真是费尽心机啊!

    见夏叶无话可辩解,楚昂吩咐门外的御林军:“来人!把这个罪妇给朕押进大牢!”

    “父皇。”楚承德跪在太后床前:“儿臣相信叶子不会这么做,儿臣希望父皇可以等太奶奶醒来,听听看太奶奶怎么说。”

    “嘤嘤嘤…”安银突然在惠妃的怀里哭了起来:“我不要三皇嫂关进大牢,三皇嫂不会害太奶奶的。”

    夏叶感觉眼睛一酸,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委屈下巴而止不住的抖动,她感谢七公主相信她这个三皇嫂,更感谢楚承德也相信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