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用了,还是让皇上把我关进大牢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有害太奶奶就是没有害太奶奶。”夏叶起身跟着御林军走了。

    楚承德趴在太后的床上,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女人被带走他却无能为力,他相信叶子,也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还叶子的清白!

    得知消息便匆匆赶来的楚承孝,拉住夏叶:“不管发生什么,我相信你!”

    夏叶冲楚承孝一笑,没有说话,然后被御林军带了下去。

    “太奶奶。”楚承孝走到太后的床边看着昏迷的太后:“怎么会这样?”

    “太后还有多久才能醒来?”楚承孝问旁边的太医。

    “回四王爷,这个不好说少则三四天多则…多则…”太医显的有些为难:“这些微臣也不敢妄断。”其实并非太医无法判断,而是太后这次不仅是因为长期服用了********,似乎还真是被什么吸了血液,所以现在身子很疲惫导致的大脑供血不足休克。

    “无法判断?朕养你们这些太医院的太医何用?”

    “皇上息怒。”所有太医赶紧跪下,太医院有名的元老级,刘太医开口道:“太后属于身子虚弱加上毒性发作,一般三四天好转,但是也有意外情况,微臣实属不敢妄断。”

    “朕要你们避免任何什么意外发生,太后要是有什么事情,朕拿你们试问!”楚昂起身离开了坤宁宫。

    所有太医面面相觑,一个两个都提心吊胆,兢兢战战的在太后身边伺候着,用最好的汤药和由刘太医亲诊。

    皇后回到乾清宫,今日真是险,若不是算到太后的蛊毒会发作,今天她就露馅了,不过好在把一切都嫁祸给了夏叶那个丫头,也算间接除了日后的一个大患。

    一个暗影闪现在乾清宫:“主人。”

    “事情处理好了吗?”慕容云背对着来人问。

    “都处理干净了,保证不留一丝痕迹。”

    慕容云点点头,吹了吹指甲:“今天办的不错,只是你在太后被子里放的水蛭太多了,恐怕那个老东西这次凶多吉少。”

    暗影把面纱拿了下来:“青樱可以让她在死前彻底让夏叶无法翻身!”

    “甚好。”慕容云嘴角轻抿:“下去吧。”

    暗影重新消失在房间,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慕容云早就想把太后除掉了,那个老不死的难道真以为她看不出来她想让楚承德继承王位,真是做梦!

    不过这次也多亏了这个老不死的帮忙,让她一箭双雕,真可惜那个老东西一世精明,这次却算错了一步,她真以为帮楚承德娶了殇国公主就可以轻松夺权了吗?慕容云嘴角笑意更深,坐在软塌上悠哉的饮茶。

    “母后。”楚承礼进屋后把门关了上。

    “什么事?”慕容云没有抬头,她就知道她这个儿子一定回来。

    “三王妃这件事是母后设计的吗?”楚承礼只知道母后要害太后却不知道怎么把这件事情闹的这么大,还把动静栽赃到了三王妃身上。

    “三王妃是意料之外,谁让她自己进套呢。”慕容云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看着楚承礼:“能间接除掉夏叶那个女人也好,这样一来夏相府就不用中立了,以后就是我们东宫这一边的了。”

    “可是母后…”楚承礼还想说什么被皇后直接打断了。

    “承礼,你是姜国未来的君王,怎可这般优柔寡断?”慕容云眼神盯着楚承礼的眼睛:“难道你喜欢上了夏叶那个丫头?”

    楚承礼一听赶紧跪下:“儿臣没有,母后教训的是。”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母妃要设计陷害三王妃,即便除了三王妃也对他们没有多大用处,他总感觉母后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见楚承礼这般窝囊的样子,慕容云摇摇头:“罢了,没事就赶紧回东宫吧,不要总是来我乾清宫,你要有自己的事做,别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

    “是,儿臣告退。”楚承礼退了下去,心里却对母后越来越看不透。

    见太子离开青樱才换好衣服进来:“皇后,你准备怎么对付夏叶?”

    “不急,她现在已经百口莫辩,被关进了大牢,容本宫想想怎么处理她。”慕容云吹了吹杯子里漂浮的茶叶:“对了,青樱,记得今天中午让小莲把本宫的汤盅让给夏妃喝。”

    “是。”

    扶月殿。

    “主人,属下调查了所有的地方,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只是那个容嬷嬷前几日跟皇后行为密切。”

    “本王知道了,下去吧。”楚承德早就怀疑皇后了,只是单凭皇后和容嬷嬷来往密切这一点,根本不可以说明什么。

    夜色慎重,一条身影溜进大牢:“叶子。”

    夏叶在阴暗的大牢里想了一天,原来这一切都是有人给她下套,而且这个人就是皇后,只是任凭她怎么想,也猜不透皇后陷害她的目的是什么。

    侧身面对墙躺着的夏叶听到有人聊她,原来是楚承孝,他一身夜行衣现在牢房外面。

    “你怎么来了?”夏叶走过去问。

    楚承孝从怀里拿出还热乎的肉包子递给夏叶:“快吃吧,你一定一天都没吃饭的吧?”

    楚承孝知道夏叶不爱吃甜品,所以他没有带那些糕点,而是给她带的大肉包子,怕包子凉了他特意把包子捂在了怀里。

    夏叶接过包子,突然热泪盈眶,她转过身不想让楚承孝看到她这么怂的一面,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矫情了。

    “快吃吧,包子一会就凉了。”楚承孝安慰道:“三哥已经去调查事情的真相的,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

    “楚承孝,谢谢你。”夏叶咬了口肉包子,她也真是饿了。

    “三皇嫂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我们是兄弟,你忘了吗?”楚承孝嘿嘿一笑。

    夏叶低着头吃包子,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你为什么相信我?”

    楚承德认真的看着夏叶:“因为我认识的不管是钱多多还是夏叶,她都不会做这种事情,我认识的夏叶她耿直,善良。”

    有一句叫大难临头各自飞,也有句话叫患难见真情,在她被陷害的时候,身边的人选择无条件信任她,是她夏叶这辈子的大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