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宫大牢。

    当天晚上楚承孝来过,他告诉她太奶奶驾崩了,他还说太奶奶临走之前说是她要下毒害她。

    楚承孝说他相信她,他还说太奶奶最后要皇上赦免她。

    太奶奶驾崩了,她不知道太奶奶为什么要说是她要害她,又为什么要让皇上赦免她,总之她永远都不可能会再洗清身上的罪名了。

    她心如死灰的靠在大牢门前问:“他为什么没有来?”

    楚承孝摇摇头说:“三哥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也见不到他。”

    为什么在她进大牢后他都不来看她?难道他也相信是她想要毒害太后,他不信她?

    夏叶在大牢里待了近一个月了,天气已经入秋,深夜的大牢隔外的阴冷,因为她是重要的犯人,一般不允许有人来探监,楚承孝只能偷偷晚上潜入大牢来看她。

    楚承孝会隔三差五的会来看她,会给她带些吃的,和外面的情况,还让狱卒好好照顾她。

    她以为太后驾崩后她很快就会被处死了,可是没有,楚承孝告诉她夏紫烟滑胎后疯了,现在被关进了冷宫,他每次来都只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觉得他一定是有事瞒着她。

    楚承德一直没有来,外面的情况她也只能通过楚承孝的嘴里得知,而他却从来不提楚承德的消息。

    又是一天夜晚,一个黑影出现她牢房前,她以为是楚承孝来了:“你怎么又来了?”因为楚承孝昨天刚来过,她一会他会过两天再来,所以这么问。

    “叶子。”

    熟悉的声音让她在黑夜中的瞳孔骤缩:“你终于来了。”

    “叶子。”楚承德把面纱拿下,眼神炙热的看着夏叶,她不知道他这些天有多想她:“你瘦了,是不是这里的狱卒待你不好?”

    夏叶走过去,俩人隔着牢房的门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没有,为什么你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她感觉她心里似乎有无数的委屈,她一直装作坚强,但是在见到楚承德的那一刻,眼泪却如决堤般。

    楚承德用手轻轻的帮夏叶拭去脸上泪水:“傻瓜,我也想你!”

    透着外面窗子射进来的月光,她清楚的看到楚承德的脸庞,只是他眼眶红红的,胡子茬也长了出来,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夏叶摸着他脸上的胡子茬哭道:“太奶奶驾崩了,我没有下毒。”她想解释给他听,她多怕他不相信她。

    楚承德把夏叶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放到胸膛处:“我不需要你给我解释什么,我相信你没有给太奶奶下毒。”

    “也不要问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相信我,明天,明天我就可以把你救出来了。”

    “皇上会答应吗?”夏叶知道楚承德这段时间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然他不会变的这么憔悴,他那么爱耍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这么邋遢。

    “父皇一定会答应的!”楚承德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慌乱,随即被黑暗掩盖:“你在这里好好的,明天我来接你!”楚承德和她说了一会话就走了。

    楚承德走后,夏叶一晚上没睡,她不敢睡,她要等楚承德来接她,她怕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今天天气一定很好,今早的阳光照在大牢里显得亮堂了许多,有多久她没有好好看看外面的蓝天了。

    这段时间她感觉她就像一只小鸟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不是被好生的饲养,而是等待着死亡,那种感觉比好生饲养在笼子的小鸟还不一样,被饲养的小鸟只是失去了自由,而她还要每天提心吊胆什么时候会被拉出去砍头,终于她等到了希望,她终于可以飞出这个笼子,所以连外面的天气她猜想也一定是很好的。

    大约快到午时楚承德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大牢里,她感觉这中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的难熬。

    “快开门!”楚承德吩咐狱卒。

    狱卒赶紧把牢门打开了,夏叶一把抱住了楚承德,她真的好想他,也好害怕,她每天都会担心害怕,怕以后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没事了。”楚承德也紧紧的抱着夏叶,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拍着夏叶的后背:“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

    夏叶眼泪如脱线的珠子然后点点头,楚承德一路牵着她出了大牢。

    终于闻到了外面的空气,外面的阳光虽然刺眼她却忍不住要多看几眼,秋天到了,外面的树叶也已经开始泛黄,这些看似平常的一切却给她一种阔别重逢的感觉。

    但是她却猜错了天气,外面天气虽然明媚,却刮着瑟瑟的小风,秋季的风似乎并不解风情,吹在脸上干裂的疼。

    出了大牢,他们直接上了马车,马车里楚承德紧紧拥着夏叶,他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她,他会怎么办。

    “你憔悴了,脸上都长胡子了。”夏叶瘪着嘴道。

    楚承德捏捏夏叶的鼻子:“这样才有男人味,你不是就喜欢长胡子的大叔吗?”

    “只要是你,怎么我都喜欢。”她摸着楚承德脸上的胡茬:“真扎手,有时间还是剃掉吧。”

    楚承德看的出叶子心里是难受的,她一定是是故意装作没事的样子怕他担心,看着她本来就小的脸蛋,现在变的更瘦小了,他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傻丫头。”

    夏叶在楚承德的怀里蹭了蹭,有点担心的问:“皇上怎么会答应放了我?”她贪婪的嗅着楚承德身上的味道,听着他强劲的心跳,这一切还是那么的能给她安全感。

    “因为太奶奶说过要让父皇赦免你。”楚承德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这一刻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抱着她,不去想那些让他心烦的事情。。

    夏叶也想就这样静静的躺在他怀里,她本来以为皇上不会因为太奶奶最后的话而赦免她,但是听到楚承德这么说,虽然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是她心里却没有怀疑的,很自然的相信了他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