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马车摇摇晃晃走了很久,凭夏叶的感觉从皇宫到王府应该早就到了吧。

    夏叶撩开帘子看了看,外面绿树环山,根本不是回王府的路:“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楚承德叹了口气,他似乎很疲累,把夏叶重新抱回怀里:“你听我说,父皇虽然答应赦免你,但是父皇要罚你去给太奶奶守陵。”

    “给太奶奶守陵?”夏叶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解决,不过给太奶奶守陵她到也愿意。

    “委屈你了。”楚承德歉意的看着夏叶。

    “别这么说,我早就应该想到皇上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赦免我,我愿意去给太奶奶守陵。”夏叶脸色陈恳的说。

    “我一定会尽快接你回去的。”他亲了下夏叶的额头。

    “吁~”马车停了下来,外面的伙计冲轿子里的人道:“王爷,到山脚下了。”

    楚承德带着夏叶下了马车:“马车不能赶山路,我陪你上去。”

    然后吩咐赶马车的伙计:“你在这里等着。”

    “是,王爷。”

    “太奶奶的陵墓在山上?”夏叶好奇的问?

    “嗯。”楚承德点点头:“山上有座寺庙,叫菩提寺,你就暂时住在哪里好了,寺里的住持,斋戒方丈人很好,我已经安排好让他照顾你。”

    “嗯。”虽然是山路,但是还算好走,他们牵着手一会就到达了山顶。

    山顶矗立的一个寺庙,里面冒着冉冉青烟,红漆大门,上面一块黑色的门匾,上提“菩提寺”三个字。

    推开门,一个小和尚正在打扫院子,院子中间一鼎香炉香火旺盛。

    “施主你找谁?”

    “我找你们斋戒方丈。”楚承德淡淡道。

    “施主稍等。”小和尚放下扫帚跑进去通报了。

    夏叶观察了一下寺院,正对着院子的大殿有三个门,中间的门最大,属于正门,两边是偏门。

    从大殿的外观看古老沉静,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静下心来。

    院子偏南方一颗菩提树,树干粗的恐怕十人合抱才能抱的过来,枝叶茂盛,像伞型一样散开遮盖了一片阴凉。

    树枝上绑满了祈福的红布条,这颗树一定有些年代了吧,夏叶猜测。

    楚承德牵着她的手:“菩提树象征着好的寓意,尤其是像这么古老的树,许个愿吧。”

    夏叶觉得也是,于是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握着放在下巴。

    楚承德偷偷的低下头,树叶突然四处散落,似乎羞红了脸颊。

    夏叶感觉到嘴唇的柔软,惊讶的睁开眼睛,侧过楚承德的脖子就看到一位年过古稀,身披红色袈裟的老者,胡须鬓白的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夏叶赶紧推开楚承德,楚承德转身就看到了斋戒方丈。

    “阿弥陀佛,楚施主。”老者似乎和楚承德很熟的样子走过来。

    “斋戒方丈。”楚承德双手合十,冲方丈笑了笑。

    夏叶也学楚承德的样子双手合十:“方丈。”脸上却感觉火辣辣的,他们竟然在佛门净地…想到这里夏叶就感觉她脸上一直高烧不退,她现在恐怕脸已经被烧成猴屁股了。

    “这就是楚施主说的那位施主?”斋戒方丈看着夏叶问。

    “是。”楚承德点点头。

    斋戒方丈看起来很和蔼的样子,也是很瘦小那中,就和灵隐寺的主持差不多,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两位施主随我来吧。”斋戒方丈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在前面带路。

    “刚扫了,怎么又落了这么多树叶。”小和尚挠挠脑袋,拿起扫帚重新扫了起来。

    夏叶刚巧不巧的听到了小和尚自言自语的话,羞愧的看了眼楚承德。

    看来楚承德也听见了,脸色也显得有几分尴尬。

    他们两个跟着方丈从正门进入大殿,大殿上提“天王殿”三个大字,正中间摆放着一尊佛祖金塑佛像,在左右两边是四大天王,佛像背后有一个金甲的将军像,据说是护法武士,叫韦陀菩萨。

    穿过天王殿,两边各有一楼,方丈介绍说是鼓楼和钟楼,再后面是藏经楼和禅堂,就是寺院里和尚打坐的地方。

    大殿两侧还排有厢房,左右两侧厢房分别叫做“东单”和“西单”。

    “东单”主要是给流动和尚住的,“西单”是内部和尚住的。

    方丈把他们带到了“西单”会客厅的客堂:“两位施主里面请。”

    会客厅的客堂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板凳,客堂虽然布置简单却打扫的很干净,一种佛门净地的感觉。

    一个和尚端着茶水过来,放下茶水后带****离开了。

    “楚施主,这位就是当今皇上派来守陵寄宿寺院的吗?”

    楚承德点点头,向方丈介绍了一下她。

    “原来是三王妃,失敬失敬。”老方丈单手放在胸前道。

    “方丈客气了,方丈叫我夏叶就行。”

    斋戒方丈笑了笑:“夏施主就安心在我菩提寺住下就好,楚施主不必担心。”

    “谢过方丈。”楚承德道了句谢。

    “楚施主不必客气,菩提寺本就源于皇家陵园周围,这冥冥中也是缘分,老衲先带夏施主去看看住处如何?”斋戒方丈问。

    夏叶点点头:“劳烦方丈。”

    斋戒方丈安排夏叶住在西单的“上客堂”,上客堂里面也打扫的很干净,与刚刚客堂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多了张床,床上摆放着一个黄色的蒲团。

    方丈带着她大致的介绍了一下寺庙后,楚承德便下山了,他好像有什么事一样,但是他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多问。

    方丈给了她一本厚厚的经书说让她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吃过斋饭夏叶就回到了上客堂,拿起经书随便翻了几下,实在看不下去她就干脆上床睡觉,可是脑子乱乱的根本睡不着。

    她突然看到被她丢在一旁的蒲团,拿起蒲团重新摆到床上,她要练会瑜伽。

    她把外衣脱掉,穿着一件中衣站在床上,脚下垫着蒲团,单脚站在蒲团上,另一只脚放在站在蒲团上的小腿处,身体挺直,双手合十摆放在胸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