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83章 悟愚小师父
    这次皇宫里的陷害差点让她把命都丢了,原来宫斗就是宫斗,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宫城里的那滩水下不知道埋了多少人,和夏紫烟比起来她倒是幸运,不过她却惧怕了皇宫里的生活,每天尔虞我诈的活着,难道不累吗?

    最让她想不明白的是皇后为什么要陷害她,非要治她于死地,难道她有什么地方威胁了皇后?又或者皇后本来就是要除掉太后,她只不过是恰巧成了替罪羊?

    夏叶闭着眼睛想着,谁知道这具身体的平衡性简直太差了,她一个走神就要直直的倒下去了。

    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闪现一个问题,她这样倒下去肯定是脸朝地,不死也要毁容。

    她鬼哭狼嚎的嗷的一声,可是并没有那种脸触地的痛感传来。

    她感觉她的肩膀正被人用手拖着,她小心的睁开眼却只看得到这个人的下半身,但是单凭下半身她还是认出了他。

    “你在寺庙待了一天,就要练什么绝世武功了吗?”楚承德一转手把她翻了过来,然后抱在怀里。

    夏叶开心的看着他,脸上已经把胡茬剃掉了,恢复了以前的干净帅气:“你怎么来了?”

    “想你呗。”楚承德把她放在床上:“看来你在这里还挺舒服的。”

    “今晚我就不回去了,留下来陪你。”楚承德把夏叶往里面挤了挤,他睡在外面。

    夏叶咬着手指头,小心脏扑通通乱跳,可是等了很久也没见楚承德有下一步动作,然后她就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她小心翼翼的起身,看着睡着的楚承德抿抿嘴,这些天为了她的事,他一定忙坏了吧,居然累的倒床就睡,他说她瘦了,其实他自己也瘦了呢。

    夏叶拉了拉被子帮他盖上,然后乖乖躺在他的身边,这一夜她睡的很安稳。

    天还没大亮,楚承德就已经醒了,看着身旁熟睡的叶子,他恍然觉得一切还是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昨晚,他想起来,他本来是打算和她好好聊聊天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许只有她在他身边,他才能睡的安心吧!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帮她把被子盖好,便离开了。

    夏叶醒来的时候,天也是微微亮,是被外面的僧人晨练吵醒的。

    楚承德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这里离京城远,他为了上早朝所以起床比较早吧,夏叶猜想。

    然后穿上衣服,起身推门出去了,早晨湿气比较重,她特意加了件披风在外面。

    外面练武的和尚却光着肩膀,动作化一的晨练,夏叶看看都觉得冷,不自觉的抱了抱手臂。

    “施主早!”声音响起时夏叶还没有看到人,低头才看到是昨天那个扫地的小和尚。

    “早。”夏叶看着穿的如此单薄的小和尚问:“小和尚,你怎么不去练武呢?”

    小和尚有点好奇夏叶的称呼,然后扭过头抬头看着夏叶道:“施主,我叫悟愚,不叫小和尚。”

    这个小和尚约莫也就五六岁的模样,长的还是蛮可爱的,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夏叶笑了笑,然后学着他的样子单手放在胸前:“悟愚小师傅。”

    “施主何事?”

    夏叶翻了翻白眼:“请问悟愚师傅这是要去哪里呀?”

    “我?”悟愚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去茅房。”

    “额…”夏叶一囧:“那悟愚小师傅赶紧去吧。”她真担心他尿裤子里,因为…小和尚一手抓着裤裆,一手把佛珠挂在脖子上小跑去了。

    小版的僧服穿在他身上,从背后看那小模样还真是好笑,夏叶有点忍俊不禁:“真是可爱!”

    和尚们晨练后就去了旁边的禅房打坐诵经了,留下夏叶自己也是无聊,醒这么早也没有早饭吃,想补个回笼觉,外面的诵经声着实吵的她睡不着。

    她就只好自己在寺院闲逛,四处看看。

    闲逛了一会,钟楼传来了撞钟声,夏叶看到所有的和尚都从禅房里陆续出来了。

    看来是要吃早饭了,夏叶也跟着那些和尚一起朝西单的食堂走去。

    “哎呦!”走着走着,夏叶感觉一个东西撞了一下她的屁股,扭头一看是早上那个快尿裤子的悟愚小师傅,他正捂着头坐在地上。

    “悟愚,你又和师兄们打闹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和尚走回来拉起蹲坐在地上的悟愚,朝夏叶一施礼:“在下必文,师弟悟愚顽劣,没有撞伤施主吧?”

    别说那一下还真疼,可是她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揉屁股,只好笑笑:“我没事,那个…悟愚小师傅没事吧?”

    悟愚捂着脑袋,小眼瞄了眼夏叶,他刚刚出了禅房跟师兄们嬉闹没看前面的路就感觉撞了一个很软的东西,脑袋不疼,倒是反弹蹲在地上那一下屁股挺疼。

    “悟愚,还不向施主赔罪!”叫必文和尚训责道。

    “是,大师兄。”悟愚听话的朝夏叶单手行礼:“悟愚给施主赔罪。”

    夏叶摸摸悟愚光亮的脑袋笑道:“我没事。”心里却在想,这丫的是不是练过铁头功…

    必文礼性一笑,看着小悟愚:“今日如此莽撞,罚你饭后去藏经阁抄经书。”然后冲夏叶施了施礼:“施主请。”

    悟愚一听要乏抄经书,整个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夏叶尴尬的笑笑:“你们先请。”

    必文明显一怔,然后带着悟愚走进了食堂。

    其实不是她不想走,而是她感觉她的盆骨好像被撞错位了,有点不能动。然后她就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一路目送着他们进了食堂。

    期间小悟愚一直拉着那个必文大师兄的衣袖:“大师兄悟愚不是故意的,悟愚知错了,大师兄可不可以不罚悟愚抄经书?”悟愚皱巴着小脸,晃着必文的衣袖撒娇问。

    必文弹了下悟愚的小脑袋:“不行!”

    见大师兄不同意,悟愚撇了一眼夏叶,又赶紧跟上去:“大师兄…大师兄…”

    夏叶感觉一阵风凄凉的风从她身边刮过,她试着迈动一下左腿,大腿根传来抽筋的疼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回怕是骨头真错位…她要不要这么倒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