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最后她一瘸一拐的走进食堂,早饭有青菜,馒头,还有稀饭,她打完饭本来想找个就近的位置坐下的,结果却被刚才的必文和尚叫住了。

    “施主,一起坐到这里吧。”

    夏叶盛情难却,只好尽量装作腿没事的样子慢慢的走了过去,虽然看似距离只有三五米,夏叶却感觉她像走了一个世纪。

    “多谢必文师傅。”夏叶坐下后笑笑道。

    “施主腿没事吧?”必文见她刚刚似乎腿不怎么方便,随口问了句。

    “啊?”惨了!不会是被看出来了吧?要是让他知道是刚刚被悟愚撞的岂不是要丢死人了?夏叶心里嘀咕着,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没……没事啊。”

    必文笑笑喝了口粥,没有再问。

    反观和必文坐在一旁的悟愚,两只小手捧着碗在喝粥,似乎没有要打理她的意思,这个小家伙该不会是因为刚才被罚抄经书的事在怪她吧?

    “咳…”夏叶犹豫了一会问:“必文师傅是不是因为我的事,要罚悟愚抄写经书啊?”

    必文抬头看了一眼夏叶:“悟愚还小,性子顽劣,罚他抄经书是为让他收性。”

    “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已经没事了,希望必文师傅不要罚悟愚抄经书了。”夏叶小心翼翼道。

    悟愚一听是在说他罚抄经书的事,放下手里的碗看着大师兄,嘴边粘了一圈的粥汤,那模样还真是可爱。

    必文喝了口粥,然后抬头看了眼夏叶又看了眼悟愚:“既然施主这么说了,那饭后你就不用去抄写经书了。”

    悟愚一听两眼放光,擦擦嘴道:“谢谢大师兄!”刚刚他可是求了大师兄好大一会大师兄都没有答应呢!

    悟愚两眼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谢谢施主!”

    夏叶冲悟愚眨眨眼,然后朝对面坐着的必文道了句谢:“谢谢必文师傅。”看着开心的悟愚,她想,她和他这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吧?

    “但是……”

    必文突然脸色严肃的说了句但是,夏叶和悟愚的笑都僵住在脸上,都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但是下不为例!”

    听大师兄说完,悟愚赶紧保证:“悟愚一定谨记大师兄教诲!”

    必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吃饭!”然后掰了半馒头递给悟愚。

    夏叶会心的一笑,她真还真羡慕了他们之间的师兄情谊。

    吃过饭后,必文师傅说要帮她把饭盘捎过去,夏叶知道他肯定是看出来她腿有问题了,于是笑笑把饭盘递给了他:“谢谢必文师傅。”

    “以后叫我师兄就行,他们都这么叫。”必文性格爽朗道。

    “那好,我叫夏叶,必文师兄以后就叫我叶子吧。”夏叶微微一笑,来而不往非礼也。

    一旁的悟愚似乎看不下去了,从凳子上下来。拉着夏叶的手:“叶子姐姐,我们去外面等大师兄吧。”

    夏叶摸了摸悟愚的头:“好呀。”然后冲着必文的背影道:“必文师兄我们去外面等你。”

    必文没有回头,只是冲身后摆摆手。

    一时高兴的夏叶忘了腿上还有伤,一个大迈步,痛的她一个趔趄。

    “叶子姐姐,你没事吧?”悟愚赶紧辅助夏叶,皱着眉头问。

    看着悟愚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夏叶摇摇头:“姐姐没事。”

    悟愚点点头,牵着夏叶慢慢的走出的食堂,悟愚带她到食堂外面一个石墩上坐着休息,等着大师兄出来。

    夏叶好奇的问悟愚:“你年纪这么小,怎么来当和尚了?你爹娘不心疼吗?”

    悟愚撅了撅小嘴,然后低头把玩着脖子上的佛珠:“我是方丈师父在山脚下拣来的,我没有爹娘。”

    悟愚说这些的时候,夏叶以为他会很难过,可是他说出来的感觉很平淡,也对,在这里有这么多的师兄疼爱他,也许他比那些有父母在身边的小孩还幸福吧,她捏了下悟愚的小鼻子,满眼怜爱的看着他。

    “叶子姐姐有爹娘吗?”悟愚忽闪着大眼睛问。

    “有。”夏叶诚实的回答。

    “那有爹娘是什么感觉?”悟愚又问。

    看着悟愚眼里的期待,她感觉鼻子突然一酸,他的内心一定还是渴望有爹娘疼爱吧?夏叶想了想道:“嗯…就和你有大师兄差不多,她不想让悟愚觉得比别人少些什么,所以这样回答。

    悟愚听到夏叶的回答,开心的笑了笑:“我有大师兄。”

    “对,悟愚有大师兄。”

    得到回答后悟愚继续把玩佛珠,肉肉的小手来回搓动佛珠,眼睛却时不时的看着食堂门口。

    夏叶发现悟愚脖子上的佛珠需要绕两圈才可以,因为他个子不够,不绕两圈的话佛珠会碍着他走路。

    “大师兄。”把玩佛珠的悟愚一眼就看到了大师兄,冲食堂门口招着手:“我们在这里。”

    必文朝石墩这里走来,一把将悟愚抱起,让悟愚骑在他的脖子上:“走喽。”

    悟愚骑在大师兄的脖子上,咯咯直笑,忽然又想到什么:“大师兄,叶子姐姐腿好像受伤了,要不你背叶子姐姐吧。”

    夏叶感觉额前划过三道黑线,尴尬的挠挠头:“我没事的,必文师兄还是先带悟愚回去吧,我一会还要去给太后扫陵。”她挥挥手催促道。

    “童言无忌,还望夏施主不要放在心上。”然后想了想:“夏施主的腿真的可以吗?”

    夏叶点点头:“我没事的。”

    “那我就先带悟愚回去了。”必文眼神犹疑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了。

    悟愚满脸疑惑的看着大师兄,然后不忘转过头跟夏叶摆摆手:“叶子姐姐再见。”

    夏叶也冲悟愚摆摆手:“再见。”

    悟愚抱着必文大师兄的脖子问:“大师兄明明看出来叶子姐姐腿不方便了,为什么不帮她。”在悟愚的印象中,大师兄是最喜欢乐于助人的了,今天大师兄的举动,很奇怪!

    “大师兄知道她腿不方便,但是还是可以走路的,我们是出家人,不能近女色。”必文其实也是犹豫的,但是男女授受不亲。

    “悟愚知道出家人不近女色,可是如果一个女人都快要病死了,我们也不能救吗?”悟愚不解。

    “这两种事情性质不一样,我们当然不能见死不救,这些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了。”必文拍了下悟愚的屁股问:“昨天大师兄给你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吗?”

    悟愚点点头:“做完了,只是还有一题不解。”

    “走,大师兄帮你解惑。”

    “好!”悟愚把手放到必文的耳朵上,嘻嘻笑道:“驾~”

    “悟愚!你给我下来!”必文生气道。

    “不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