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85章 水中男子的倒影
    出了菩提寺,山门以北是太奶奶的陵墓,夏叶踩着小路,一瘸一拐的走着,也不知道这腿什么时候能好,在这么隐晦的地方怎么看大夫。

    山路崎岖婉转好在陵墓离寺庙不算远,陵墓的位置和寺庙斜对面,地势比寺庙地点,在平坦的地方,陵墓的位置几乎可以看见了,蜿蜒的小路也变成的石砌的台阶,站在台阶上看寺庙,寺庙到显得渺小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太奶奶的陵墓。

    凸出地面的一方蒙古包状的陵墓,周围被石头垒砌的围栏,正中间是一个门形的墓碑,古代陵墓并不注重外在的华丽,重点是在地下面的设计。

    夏叶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拿起扫帚围着陵墓扫了一圈,捧了一封土放在陵墓上,然后跪在陵墓前磕了三个头:“太奶奶,叶子来看你了。”

    其实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她还记得说过要教太奶奶跳广场舞的,可惜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人死如烟灰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夏叶静静的坐在陵墓那里,阅览南山山顶风光,这里风水不错,地势平稳靠山环水,旁边还有小溪蜿蜒,有山有水,这是选陵墓的最基本的一点,看水的走向从山上来直通山下,是活水。

    夏叶呼吸着山上新鲜的空气,任由风吹打在脸上:“太奶奶,你好好休息,叶子替你看了看,这个位置你一定会喜欢的。”夏叶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日头半落,她该回去了:“太奶奶,夏叶明天再来看你。”

    在这里坐了大半天,她也看透了许多事,人生有限她要往前看,很多事情没必要非要探个究竟,看着不远处的溪流,她到觉得有些口渴,于是一瘸一拐的跑去准备取些水喝。

    溪流清澈见底,水在潺潺的流着,夏叶开心的捧了一把,溪水是甜的她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当她准备再捧一把喝的时候,水里突然出现一个男子的倒影把她下了一跳,抬起头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而且刚才水中的倒影她觉得好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她害怕的时候,天气突然刮起了风,看着四周荒山野岭的,虽然她不信什么牛鬼蛇神论,但还是忍不住浑身一哆嗦,紧了紧衣服赶紧沿着来时的路回寺庙了。

    她一路一瘸一拐的小跑没有停歇,刚到山门的时候就碰到了悟愚的必文师兄,夏叶欣喜的跑过去:“悟愚,必文师兄。”

    “叶子姐姐,你可算回来了。”悟愚赶紧迎过来扶着夏叶:“叶子姐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方丈担心让我跟大师兄来寻你。”

    夏叶感动的摸着悟愚的小脑袋:“姐姐一下子忘的时间,所以回来晚了。”

    “夏施主,我来背你吧。”必文有点羞涩的说。

    “没事的,必文师兄,我自己可以走。”夏叶感激的看了眼必文,她知道出家人不近女色,她不能污了必文师兄的名声,再说了她也可以自己走。

    必文愣了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突然就脑袋一热强行把夏叶背了上来:“还是我背你吧,这样快点。”必文说完就火急火燎的背着她朝寺院走。

    夏叶没想到必文师兄会强行背她这样,脑子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道谢的时候,必文师兄已经背着她进到了寺院。

    悟愚紧跟在后面笑嘻嘻道:“叶子姐姐,大师兄的背是不是很舒服?”

    夏叶被悟愚的话问的一愣,他也明显感觉到必文师兄的脚步一顿。

    可是悟愚还自顾自的说着:“我从小就喜欢大师兄背我,因为大师兄是我这么多师兄中背我最舒服的,你觉得呢叶子姐姐?”

    夏叶感觉悟愚像在炫耀玩具一样,更悲催的是他最后还问她玩后的感觉,夏叶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小屁孩能不能不要乱讲话,她和他能一样吗?

    必文突然停住脚步看着跟在后面喋喋不休的悟愚,悟愚光顾着问叶子姐姐舒不舒服了,没想到大师兄突然停住脚步,一下子又撞到前面的大师兄了。

    悟愚捂着脑袋“哎呦”一声:“大师兄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夏叶趴在必文师兄的背上都感觉到悟愚的撞击力了,再一想到她盆骨的错位,夏叶忍不住嘴角猛抽了几下,这个小家伙走路都不看路的吗?

    “你要是不想被罚抄经书就闭嘴!”必文扔下这句话就背着夏叶走了。

    他这不是看大师兄又乐于助人了,所以开心想夸夸他嘛,大师兄怎么还要罚他抄经书,悟愚摸摸脑袋,难道他哪里又说错话了吗?看着背着叶子姐姐走远的大师兄,悟愚赶紧追了上去:“大师兄你等等我,悟愚不想抄经书。”

    听到悟愚在后面的追赶,必文似乎很害怕的加快了脚步,夏叶感觉她两边的刘海都飞起来了。

    一路上必文师兄都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把她一路背回了上客堂,悟愚那个小家伙体力还挺好的,必文师兄刚把她放到床上,悟愚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她门前。

    “大师兄…你干嘛…跑…跑那么快?”悟愚上气不接下气的问,只好先扶着门框休息,然后又欠揍的问了句:“咦?大师兄你脸怎么这么红?”他记得大师兄以前被方丈责罚,背着三十斤粮食围着南山跑了一圈还脸不红心不跳的,难道说叶子姐姐很重吗?

    悟愚继续好奇的问:“悟愚记得大师兄以前背着三十斤……唔唔……唔……”

    必文感觉额头上布满了乌云,一手夹起悟愚,一手堵着他的嘴,阴沉着脸头也不会的离开。

    夏叶坐在床上,看着临走还被悟愚扒着的屋门来回又弹了几下,她在心里默默替他祈祷着。

    因为她腿的原因,方丈特意来看过,问她腿怎么伤到的,她不方便说是骨盆错位,只好说是不小心扭伤了,方丈听后让她好好修养,说会派一个人专门来给她送饭,让她好好休息不要乱跑,还专门给了一瓶跌打的伤药,其实夏叶根本不是跌打扭伤了,但是还是默默的收下了伤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