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饭的时候果然有人来给她送饭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悟愚!夏叶赶紧接过他手里端的饭菜:“悟愚,怎么是你来给我送的饭菜?”夏叶没想到方丈会让悟愚来给她送饭,毕竟他还那么小。

    “本来方丈是要大师兄来送的,可是来的路上大师兄突然把饭菜递给了我。”悟愚一副郁闷的表情道。

    必文师兄一定是被悟愚的话问的羞了面子,所以才没有来,夏叶把饭菜放到桌子上,表情有些失落的看着悟愚。她以为再见到悟愚的时候,悟愚一定会被打的鼻青脸肿,结果让她失望了,悟愚还是那般可爱,忽闪的大眼睛的盯着她看了会,突然叹了口气,爬到板凳上坐下,两只手撑在桌子上托着脸颊。夏叶看着悟愚一副黯然伤神的样子,赶紧坐下问:“怎么了?”

    只见悟愚又叹了口气:“我觉得大师兄变了。”

    “怎么变了?”夏叶吃了口饭问,她还真是饿了。

    悟愚托着脸颊认真的想了想:“脾气变大了,不喜欢我问他问题了,更关键的是他居然不背着我了。”

    “噗…”夏叶听后哈哈大笑:“那他以前是什么样呢?”

    “叶子姐姐你认真点,我可是在说很严肃的话题。”悟愚揪了揪身上被夏叶喷的饭粒,生气道。

    “好好,叶子姐姐的不对,你继续说。”夏叶正了正脸色,一边吃饭一边听悟愚给她吐酸水。

    悟愚继续托着脸颊:“以前大师兄最喜欢背着我了,还喜欢让我问他问题,替我解惑,而且也不怎么对我发脾气,最多…最多也就是我犯错了,他才会生气对我发脾气。”

    夏叶点点头:“那你觉得大师兄为什么会变呢?”

    悟愚摇摇头:“唉!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看着悟愚那张小脸上丰富的表情,夏叶一筷子敲在他的脑袋上:“小木鱼。”

    悟愚捂着脑袋好奇的问:“难道叶子姐姐知道为什么?”

    看着悟愚眼中的崇拜,夏叶莫名的在这个小屁孩身上找起了优越感,眉毛一挑,得意的点点头。

    “请叶子姐姐为悟愚解惑。”悟愚双手搭在桌子上,眼神炯炯有神,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夏叶放下筷子:“咳…这个嘛,其实很简单,就是…”虽然她知道怎么回事,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讲给悟愚听呢,她可不能带坏了小孩子。

    她突然又觉得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又有点棘手:“额…这个…那个…”

    悟愚点点头:“嗯嗯,叶子姐姐你说,我在听。”

    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何况悟愚还那么小,夏叶憋的脸红脖子粗,最后挠挠头道:“佛曰:不可说。”

    “什么嘛?”悟愚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叶子姐姐骗人。”

    夏叶老脸一红:“姐姐没有骗你,只是这种事情,你长大后自然就明白了。”

    “你和大师兄说的一样,可是我长大还需要好久,我现在就想知道。”悟愚继续趴在桌子上黯然伤神。

    “放心吧,你大师兄不会生你气的,你要不信姐姐可以跟你打个赌。”夏叶冲趴在桌子上的悟愚吹了个口哨。

    “什么赌?”悟愚稍稍抬起头问。

    “我赌你大师兄明天就不会生你的气了。”夏叶信心十足的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真的吗叶子姐姐?”悟愚两眼重新放光明的看着夏叶。

    夏叶实在受不了悟愚的小眼神,用碗挡了一下:“真的!如果我输了,你大师兄不背你以后我背你,你大师兄不给你解惑我给你解。”

    “但是…”夏叶“嗖”的一个眼神上下扫了一眼悟愚:“如果你输了,就要罚你每天给我端洗脚水。”

    悟愚眨眨眼,然后爷们十足的点点头:“好,我赌!”

    “够爷们!”夏叶为悟愚点了个大大的赞!心里却暗暗得意,以后有人给端洗脚水了。

    “来,我们先来拉个勾。”悟愚伸出肉肉的小手指。

    夏叶擦了擦汗,刚夸了他爷们,他就要拉勾勾。

    无奈夏叶还是伸出了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是夜。

    她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了楚承德的怀抱,没有她抱着她竟然有些睡不着。

    但是他还是来了,夏叶感觉到了她的气息,果然,黑暗中那抹炙热让她一下就能感觉的出来。

    楚承德脱掉衣服,躺在她旁边抱着她,他以为叶子已经睡了,直到他碰到她时的战栗。他才知道她没有睡着:“怎么还没睡?”

    夏叶转过身和楚承德面对面:“没有你抱着,睡不着。”

    楚承德的眼神变的炙热起来……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水到渠成,可是就在关键时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夏叶痛苦的呻吟一声,她的盆骨错位了,这样一弄正好扯着盆骨,疼的她一个呻吟。

    “怎么了?你哪里疼?”楚承德紧张的问。

    “我盆骨好像错位了。”夏叶合上大腿蜷缩着。

    骨盆错位?楚承德一怔:“那里怎么会错位?”

    “我被人撞了一下。”夏叶尴尬道。

    楚承德转过来夏叶的身子:“盆骨错位不及时就位,会越来越疼,让我帮你接回去好不好?。”

    “疼吗?”夏叶弱弱的问了句。

    “你是想疼一下来个痛快,还是一直这么疼着?”楚承德抱起夏叶,让她坐在他的身上。

    骨头错位除非接回去,不然没什么办法,但是骨盆这个位置,也只有楚承德一个人可以接了,所以夏叶还是接受了。

    “如果你疼的话就咬住我肩膀。”

    夏叶点点头,抱着楚承德的脖子。

    “准备好了吗?”楚承德已经找到了盆骨错位的位置,只是这一下会很疼。

    夏叶深吸一口气:“嗯!”

    楚承德手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响。”夏叶一口狠狠的咬在了楚承德肩膀上,眼泪也顺着脸颊留了下来,真的超级疼!

    楚承德闷哼一声,感觉着夏叶咬在他肩膀上的痛,他知道接骨要比这个痛好几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