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90章 惊心动魄的一晚
    “夏施主,夏施主?”必文又冲山里喊了几声。

    “叶子姐姐?”悟愚也紧跟在后面喊着:“叶子姐姐你在哪里?”

    “是悟愚和大师兄的声音!”夏叶立刻起身对山下回应:“我在这里。”

    “我送你过去。”齐缥缈从崖边起身,带着夏叶变北面去了。

    在到达离寺院不远的地方,齐缥缈放下夏叶:“你站在这里别动,他们一会就找到你了。”然后就消失在了树林里。

    “缥缈公子?”看着突然消失的齐缥缈,夏叶对着空挡的树林喊道:“缥缈公子,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

    见没人回答,夏叶瘪瘪嘴,居然走这么快。

    “叶子姐姐?”悟愚突然发现了夏叶,惊喜的冲大师兄招招手:“大师兄,我找到叶子姐姐了。”

    夏叶也看见了小悟愚,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抱起悟愚:“悟愚,姐姐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然后对着悟愚的小脑门狂亲了几口。

    赶来的必文看到这一幕赶紧把悟愚从夏叶怀里接了过来:“夏施主,阿弥陀佛。”

    夏叶这才想起悟愚虽小,但也是个和尚:“对不起,太激动了太激动了。”夏叶尴尬的挠挠头。

    被必文接过去的悟愚,两个小脸蛋红红的小表情也很微妙,只见他似乎害羞又很享受的,单手放在胸前:“阿弥陀佛,弟子是被迫的。”

    夏叶一囧,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夏施主你没事吧?”必文放下悟愚问。

    “必文师兄,我们先回寺里再说。”此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的,还是回去说的好。

    “嗯。”必文点点头,然后招呼其他师弟们:“夏施主找到了,都回去吧。”

    见找到夏叶,一行人开始返寺院。

    乾清宫。

    “什么?没能杀掉夏叶那个丫头?”慕容云眼神如剑盯着跪在地上的青樱。

    “回皇后,昨晚奴婢派去刺杀夏叶的死士回来后,说遇到了一个功力深厚的男子,夏叶被…被那个男子劫走了。”

    “啪!”慕容云一巴掌打在青樱的脸上:“没用的东西,楚承德不守在那里,还有谁知道那个丫头在那里,居然还凭空出现个什么武功深厚的男子救了她。”

    “奴婢知错,求皇后再给奴婢一次机会,这一次奴婢绝对会除掉她。”青樱将头磕在地上信誓旦旦道。

    “蠢货!”慕容云没想到她培养的最得意的暗影居然接二连三的让她失望:“这一次暗杀失败,哪还会有人给你第二次机会?现在夏叶那丫头恐怕已经被保护起来了,再想下手根本就是难上加难,万一被人发现是本宫指使,更是得不偿失!”昨晚是暗杀夏叶最好的机会,偏偏却失败了,慕容云自然恼怒的很。

    “可知道劫走她的男子是谁?”慕容云脸色阴沉的问。

    “不知。”昨晚那个死士回来后她特意盘问过,然后又灭的口。

    “罢了。”反正夏叶这丫头目前还不能对她还没什么危害,除掉她的事只好再另找机会了:“让你去办的另一件怎么样了?”

    “奴婢已经成功挑起了大凉和姜国的战火,相信过不了多少时日就看到结果了。”

    慕容云阴沉的脸这才稍稍有点笑意:“很好,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先下去吧。”

    “是。”

    青樱退下后,慕容云悄悄飞鸽传书一封,直到白鸽消失在天际,她才关上窗子……

    待夏叶回到寺院,必文大师兄去禀告斋戒方丈了,悟愚跟着她回了上客堂。

    悟愚坐在凳子上看到夏叶从披风里漏出来的手:“姐姐,你手怎么了?”悟愚看着被布条包住的手问。

    夏叶笑笑:“姐姐没事,你先出去让姐姐换下衣服好不好?”

    悟愚小脸一红:“好。”然后从凳子上下来,乖乖的出去了。

    夏叶嘴角抽了抽,他一个小屁孩脸红什么?见悟愚带门出去后,她起身把齐缥缈的披风脱下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披风叠放好放在床上。

    “悟愚,你怎么在这里?”

    夏叶听到必文大师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大师兄,叶子姐姐她要换…”

    听到悟愚的话,夏叶吓的赶紧冲门外喊了句:“额…悟愚,我好了,你们进来吧。”

    这小家伙,肯定又要乱说话,还好她及时被她及时叫住了,夏叶做到桌子旁拍拍胸脯,准备喝口茶压压惊。

    悟愚听到夏叶的话,推开门进来:“叶子姐姐换好衣服了?”

    “噗…”看着在门外尴尬的必文师兄和方丈,她干笑两声:“是…是啊。”没想到还是没堵住这个小家伙要说的话。

    斋戒方丈进来后看着夏叶的手:“夏施主没事吧?昨晚发生了什么?”

    “方丈你们坐下,夏叶慢慢跟你们说。”

    斋戒方丈坐下后,悟愚赶紧也爬到板凳上,小手托着脸颊。

    “昨晚我被一个黑衣人劫持了,他点了我的穴位,使我不能动弹,随后他把我带进了树林里,想要娶我的性命。”

    “竟然有这种事?”必文师兄眉头紧皱:“看来此人轻功了得,否则不可能这么容易就从我们菩提寺劫走一个人。”

    “夏施主可伤到了哪里?”斋戒方丈担心的问。

    “让方丈担心了,多亏了有一位公子救了我,我没什么事。”夏叶摇摇头。

    “叶子姐姐居然是被坏人劫走了,悟愚一直以为叶子姐姐是自己出去玩了。”悟愚听完后走过来拉着夏叶的手:“叶子姐姐手还痛不痛?”

    夏叶摸摸悟愚的头:“不痛了,也让悟愚担心啦。”

    斋戒方丈表情严肃的点点头,多亏了夏施主没什么事情,不然他还真的难向楚施主交代了:“我刚刚已经差人去给楚施主送信了,夏施主没事就好。”

    “必文,从今日起你和悟愚就负责住在西单离上客堂最近的一间房,保护夏施主的安危。”

    “是,方丈。”

    夏叶感激的看了眼方丈:“谢方丈。”然后看了眼必文和悟愚:“劳烦必文师兄和悟愚了。”

    “悟愚是男子汉保护姐姐天经地义。”悟愚小脸也严肃的如临大敌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