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锦娘的话让夏叶一怔,楚承孝居然因为她的事情大闹皇宫?夏叶眼神复杂的看了眼楚承孝,不行!她决不能心软:“承孝,你性子太冲动了,你要多学学你三哥,做什么事情先想想后果别那么鲁莽。”然后又继续道:“虽然皇上罚你一个月不能去早朝,但是你还是要每天都进宫去给母妃请安的啊。”

    “叶子,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楚承孝眼神落寞的看了眼夏叶,然后起身离开了。

    夏叶抿抿嘴看着楚承孝的背影,继续吃饭。

    “大师兄,你是不是喜欢叶子姐姐?”悟愚骑在必文的肩膀上问。

    “胡说什么,我们可是佛门弟子,是谁教给你的这些?”必文把悟愚从肩膀上提了下来:“以后不许再胡说霸道。”

    “悟愚就是问问师兄,师兄为何反应这么大?”

    被悟愚犀利的小眼神一扫,必文只感觉心底发麻:“我反应很大吗?”

    悟愚围着必文师兄转了一圈:“当然了,而且刚刚吃饭的时候,悟愚还闻到一股酸味呢。”悟愚说完,手指成八字形托着下巴,停在必文师兄的面前:“刚刚那个楚哥哥长的可真是俊美啊!”

    “你想说什么?”必文简直要抓狂了,这个悟愚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

    “悟愚想说,大师兄一定喜欢叶子姐姐,不过看起来那个楚哥哥也喜欢叶子姐姐,其实悟愚也喜欢叶子姐姐,所以,大师兄和楚哥哥以后就是我的情敌。”悟愚翻翻白眼:“当然,我这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和你商量哦。”悟愚伸出食指晃晃。

    必文一手揪住悟愚一只耳朵:“谁教给你的这些,小小年纪竟敢胡说八道,给我去藏经阁抄经书!”

    “不要啊,大师兄,这些都是悟缘师兄教给我的。”悟愚挣脱必文师兄的手指,捂着两只耳朵求饶。

    “我会罚悟缘和你,你们两个一起抄经书!”必文凶神恶煞的把悟愚拖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悟愚任由大师兄拖走,脸上两行清泪留不尽,他简直被悟缘师兄害惨了……

    吃完饭回到上客堂,夏叶拉着锦娘坐下,然后看着锦娘打的眼睛:“锦娘今天很奇怪哦?”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锦娘抬起头又底下问。

    “你今天为什么帮楚承孝说话?你们两个很熟吗?”夏叶好奇的问。

    “不…不熟。”锦娘抬起头看着夏叶:“锦娘只是觉得四王爷对小姐很好,小姐…小姐不应该那么绝情的。”

    夏叶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锦娘:“锦娘,我已经嫁人了,我是有夫之妇了,不可以再给他任何幻想的,这对他不公平。”

    “可是…”锦娘似乎有话憋在肚子里,看了眼小姐又把话咽了回去:“那锦娘觉得小姐做的有点太绝情了。”

    夏叶起身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喝:“还说你们不熟,锦娘你很少帮谁说话的。”

    “锦娘确实与四王爷不熟,只是看四王爷在小姐被关进大牢后对小姐的关心,和听说小姐被处以极刑后的行为,锦娘觉得四王爷是真对小姐情深义重。”

    夏叶挑挑眉:“看锦娘说的好像楚承德对我不好一样。”然后走过去扶着锦娘的肩膀:“我这么做虽然伤楚承孝的心,但是确实对他伤害最小的方法,锦娘放心,叶子有分寸。”

    “小姐记住锦娘说的话就行,至于怎么做小姐自己斟酌便是。”然后翻过夏叶受伤的手:“小姐坐下,锦娘给小姐涂点药。”

    “好。”夏叶乖乖的坐下,其实锦娘的话她都懂,但是她不能那么自私,就让她做个狠心的人吧。

    锦娘的房间安排在她房间左侧的卡间,因为西单最右边的一间房子给大师兄和悟愚住了,晚饭过后,夏叶让锦娘去收拾她的房间不用照顾她了。

    深秋后天色黑的特别快,差不多申时末,未到酉时天色便黑了下来,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她以为是锦娘,打开门却没有看到人。

    “叶子姐姐,悟愚来送洗脚水。”悟愚把放在地上的木盆端起来。

    刚才开门没看到人,把她吓了一跳,原来是悟愚送洗脚水来了,夏叶挑挑眉:“进来吧。”

    没想到这个小悟愚还挺讲信用的,夏叶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斜睨了一眼费劲端着木盆的悟愚:“来,把洗脚水端这里来。”

    悟愚赶紧屁颠屁颠的把洗脚水放到夏叶脚边:“水温正合适,叶子姐姐快洗洗脚吧。”

    夏叶把鞋子和袜子脱掉放在木盆里,闭着眼睛惬意的点点头:“这有人端洗脚水的感觉就是好啊!”

    悟愚蹲在木盆前看着夏叶的玉足:“需不需要悟愚帮姐姐洗脚?”

    “嗯?”夏叶睁开眼看着悟愚:“我好像只是说让你帮我端洗脚水,没有让你给我洗脚吧?”

    “悟愚看姐姐手受伤了,怕不方便。”

    “呦?”原来这个小悟愚是因为她的手受伤了,怪不得要给她洗脚呢:“没想到悟愚还是个暖男啊?”夏叶点点头:“那麻烦悟愚了。”

    悟愚摇摇头:“不麻烦。”然后把两只小手伸进木盆里。

    收拾好房间后,锦娘推门来到夏叶的房间,看到这一幕惊讶的赶紧走过去:“悟愚小师傅,这可使不得,锦娘帮小姐洗脚就可以了。”

    “没事,锦娘,悟愚是给我打赌输了所以要给我端洗脚水的。”夏叶咯咯一笑,看着神色紧张的锦娘。

    “是的,锦施主,悟愚愿赌服输。”悟愚也嘿嘿一笑。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锦娘赶紧拉起来悟愚:“多谢悟愚小师傅对我家小姐的照顾,我来给小姐洗脚就好了。”

    悟愚眼神幽怨的看了眼锦娘:“那好吧,叶子姐姐好好休息,悟愚就先走了。”

    “好,悟愚也早点休息。”夏叶对悟愚摆摆手。

    悟愚走后锦娘蹲下帮夏叶洗脚,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见锦娘脸色不好,夏叶挑起一点水溅到锦娘身上:“锦娘,别这样嘛。”她以为锦娘是因为她让一个小孩给她洗脚,所以生气了,想要逗逗锦娘。

    谁知锦娘竟然轻轻的打了一下她的脚:“小姐,你让锦娘怎么说你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