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94章 那你是今天为什么来?
    见锦娘脸色严肃,她赶紧拉起来锦娘坐下解释道:“悟愚打赌输了,所以给我端的洗脚水,而且悟愚看我手受伤了,自愿给我洗脚的。”

    “即便是这样,小姐也应该唤锦娘来伺候小姐洗脚,小姐不知道这女子的玉足不可以虽然给男子看的吗?你居然还让他摸了。”锦娘生气的看了夏叶一眼。

    “不是吧锦娘?”夏叶简直哭笑不得:“悟愚只是个小孩子啊。”

    “那他也是个男孩子!”

    见锦娘态度坚硬,夏叶只好服软:“好好好,是叶子不对,下次一定不会了。”然后挽住锦娘的胳膊:“锦娘笑笑啦,不要这么严肃嘛。”夏叶做鬼脸逗着锦娘。

    锦娘点点夏叶的鼻子:“真拿你没办法。”

    夏叶吐吐舌头,她就知道锦娘最受不了她撒娇了。

    “悟愚,你去哪里了?赶紧洗脚上床睡觉。”必文见悟愚回来后问。

    刚从叶子姐姐房间出来,悟愚就看到大师兄正端着洗脚水看着他,悟愚指指外面回答:“悟愚刚刚…去了茅房。”叶子姐姐叮嘱过他一定不能把他和叶子姐姐的赌约告诉大师兄,否则大师兄就真的生气了,所以他撒谎说去了茅房。

    “哪里不舒服吗?”必文让悟愚坐到床边,帮他把鞋袜退了去,让他把双脚放在里面。

    悟愚摇摇头:“没有。”

    见悟愚没事,必文没再多问,帮悟愚擦干脚后,便让他先去睡觉,然后用悟愚剩下的洗脚水洗脚。

    悟愚还在想着刚刚帮叶子姐姐洗脚的事情,瞥见大师兄放在水盆里的脚,随口嘟囔道:“大师兄的脚没有叶子姐姐的脚好看。”

    “大晚上的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必文瞪了眼悟愚:“夏施主是当今三王妃,你以后若是再口无遮拦,别怪大师兄罚你抄经书!”

    必文说完擦擦脚上了床,然后吹熄蜡烛,钻进了另一头的被褥。

    三王妃怎么了?悟愚挠挠头,但是为了避免再被大师兄罚抄经书,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睡觉了。

    上客堂。

    锦娘说手总是包着影响伤口愈合,晚上睡觉的时候帮她把布条拆了下来,直到哄着她睡着才离开。

    其实夏叶是在假睡,等锦娘走后她才睁开眼睛,她在想楚承德看到信后,今晚一定会来吧?

    入夜后外面静的可怕,所有的生物都开始储备冬眠了吧,连以往的蛐蛐声都没有了,外面有什么动静都能听的见。

    烛台上的蜡烛摇曳几下燃尽熄灭了,她不知道等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也许,他今晚不会来了。

    夏叶翻了个身睡去,朦胧间门似乎响了一下,然后一个冰凉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脸颊。

    他还是来了,夏叶睁开眼睛,睡意全无。

    “怎么还没睡?”楚承德就想来看看她,没想到还是惊扰了她。

    楚承德的声音听起来很沧桑,夏叶翻过身想看看他,可是屋里太黑了,她看不清。

    “点支蜡烛吧。”

    楚承德照做点了支蜡烛,烛火一点点扩大,夏叶坐起身,印着烛火她才看到他的样子,一副倦容布满他帅气的脸颊。

    “这几天你在这里还好吗?”楚承德坐在床边,眼神关切的看着夏叶,但是却看到夏叶一副错愕的样子看着他。

    他以为她是在怪他这么长时间没来看她,于是想要解释:“这几日宫里有些繁忙,我…”

    夏叶用手挡住他的嘴,奇怪的问:“你没有收到斋戒方丈的信吗?”

    “什么信?”这次换他错愕了。

    “那你今天是为什么来?”夏叶知道他最近一定为了大凉的事情操碎了心,她理解他,可是为什么他没有收到方丈的信,楚承孝不是说交给门卫了吗?

    “我想你,我每时每刻控制不住的想你,可是我,我却不能让你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楚承德表情痛苦的看着夏叶,他恨自己没能力去掌控一切。

    “我理解你。”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希望楚承德明白,她会永远在她身后支持他。

    夏叶越是这样说,楚承德心里就越难过,也更坚定了他现在所做的一切。

    “你刚刚说斋戒方丈的什么信?”

    “没什么。”夏叶摇摇头,被暗杀的事情,她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楚承德了,她不想他再为她的事烦担心。

    “只要你没什么事就好。”叶子的安危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只有她平安,他才可以安心做他的事。

    “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很好的。”夏叶心疼的看着楚承德:“因为我的事情,你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不用再挂念我了,大凉有意开战,你安心忙大凉的事情就可以了。”

    楚承德表情愣了下问:“你怎么会知道大凉要与我姜国开战?”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小姐,你没睡吗?”锦娘起夜发现小姐屋子里还燃着蜡烛,于是敲敲门问了下。

    楚承德又是一愣:“锦娘怎么会在这里?”

    夏叶神秘一笑,然后对门外道:“锦娘,你进来。”

    听到小姐的声音,锦娘推门进来,然后就看到三王爷坐在房间里,锦娘眼神一慌:“奴婢参见三王爷!”

    楚承德眼神复杂的看着锦娘:“不必多礼。”

    夏叶晃了晃楚承德:“我都知道了。”

    楚承德一听夏叶的话,紧张的看着她:“你都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皇上已经对外宣称我被处死了,你不告诉任何人我在菩提寺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危。”夏叶一脸感动的看着楚承德:“谢谢你,默默为我做的这一切。”

    然后笑着看了眼锦娘:“你是不是好奇锦娘为什么会在这里?”

    楚承德没有说话,眼底的慌乱被紧张掩盖住了,他不知道锦娘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锦娘都跟叶子说了什么。

    “看你紧张的。”夏叶嗔怪一句:“锦娘以为我真的被处死了,所以跟你说要告老还乡,可是没想到这么巧,锦娘正好看到了方丈差人给你送的信,所以找到了这里,留下要照顾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