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完午饭后,夏叶在食堂门口和必文师兄还有悟愚告别了,她是来给太后守陵的,怎么着也要每天都去看一眼。

    悟愚骑在必文师兄肩上,看着走远的夏叶和锦娘:“大师兄,昨晚叶子姐姐房间有动静,你为什么不去看看?”

    必文转身带着悟愚朝藏经阁走去:“因为昨晚来的是夏施主的熟人。”

    “你怎么知道是熟人,万一再是上次劫走叶子姐姐的坏人呢?”

    “凭感觉。”必文得意的哼哼道。

    “凭感觉?这是方丈教给你的功法吗?”悟愚两眼放光:“我也要学这么厉害的功法!”

    必文耐着性子点点头:“好,等你把经书抄完,大师兄就教你。”

    “啊?”悟愚撇撇嘴:“可以不抄吗?”

    必文不阴不阳的问:“你说呢?”

    “……”

    这次给太奶奶守陵,多亏了有锦娘跟着一起说说话,她还不至于很寂寞。

    路上锦娘居然告诉她,说刚刚吃饭的时候,悟愚看她的眼神不对劲,让她以后和悟愚保持点距离,惹得她一阵哈哈大笑。

    夏叶忍俊不禁的看着一脸正色的锦娘:“锦娘,悟愚只是个小屁孩,他懂什么。”

    锦娘眨巴了下眼睛:“反正小姐注意点就好,锦娘看人最准的!”

    “噗哈哈…”一路上夏叶简直被锦娘逗乐了。

    有锦娘一路陪着说话,她感觉不一会就到了太奶奶的陵墓,她回头看了看寺院的位置,其实太奶奶的陵墓离寺院也不远嘛。

    来到太后陵墓前,锦娘不仅触景伤情:“真是世事难料,本来锦娘以为小姐进宫照顾太后是好事,谁知道最后竟然闹成这样。”说起这些锦容还觉得小姐出嫁就像昨天的事一样,转眼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夏叶叹了口气:“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一切都是命,我倒觉得现在这样比在皇宫里活的自在,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天天和楚承德待在一起了。”

    “锦娘知道小姐对三王爷情深意重,可是小姐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已经是被处死的罪犯了,怎么再回相府。”

    这件事情她也想过,她不可能一辈子被楚承德藏着,除非她的罪名被洗清,但是即便这样她以后恐怕也再也不能用夏叶的身份活着了,毕竟君王一言岂可儿戏。

    她现在不想想那么多,只道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锦容知道她不可能会劝动小姐忘了三王爷,重新开始生活,可是她又怕到最后小姐会被三王爷伤的更深,她能做的只能默默的守在小姐身边。

    “锦娘想不想吃鱼?”夏叶突然看着锦娘问,反正待在这里闲来无事,也许可以在旁边的小溪捉到一两条鱼吃。

    “小姐想吃鱼?”

    夏叶嘿嘿一笑:“每天都吃斋饭,我又不是和尚,当然也想偶尔沾点荤腥。”以前大鱼大肉的时候她倒想吃点青菜,这突然没了大鱼大肉她的小馋虫又饥渴难耐,真是越没什么越想要什么。

    “好,那锦娘去帮你去旁边的小溪捉鱼去。”锦娘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

    “不用不用,我去捉就行,我有经验!”夏叶拉住锦娘:“你去四周拣点木柴生火,我去捉鱼。”

    “小姐要在这里烤鱼?”锦娘有点不确定的问。

    夏叶点点头:“嗯,寺院不允许杀生的,所以我们只能偷偷的在外面吃完再回去。”

    “那小姐小心一点。”锦娘叮嘱道。

    “知道啦。”夏叶开心的朝小溪旁跑去,今天托太奶奶的福可以吃野外烧烤了。

    夏叶走到小溪处蹲了一会,可能是这一块水比较浅的原因没有什么鱼游过。

    可是下游离皇陵这里有点远,她怕锦娘担心想要跟锦娘说一声,却发现锦娘去林子里捡木头去了。

    算了,待会锦娘找她的时候她再回来,夏叶顺着坡路走到下游,果然有惊喜的发现!

    有一条黄鳝静静的躺在一个石头旁休息,她怕惊扰了那只黄鳝,于是慢慢的靠近,双手做捧状慢慢伸向水里,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慢慢把手放进水里,避免激起水漾。

    就在相差一点点距离的时候,一颗小石子突然投在水里惊扰了那只黄鳝。

    “唔…我的食物…”夏叶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食物就那样溜了,抬头就看到齐缥缈站在对面好笑的看着她。

    “缥缈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叶惊喜的看着对面的人儿,完全把他刚刚投石子吓跑黄鳝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天大地大,我想去哪就去哪,你又怎么在这啊?”齐缥缈反问?

    “我在这里…”不行,不能让缥缈公子知道她在给太奶奶守陵,夏叶沉思了下:“我在这里捉鱼啊。”

    齐缥缈耸耸肩问:“你想吃鱼?”

    夏叶点点头:“我刚刚就是在捉一条黄鳝,可惜被吓跑了。”

    “你那样是抓不到黄鳝的。”齐缥缈运用轻功飞到对面:“我帮你捉。”

    说完便把手伸进了水里,只见水中泛起层层波澜,然后就见齐缥缈手里多了两条鱼。

    “哇!太神奇了吧”夏叶不仅惊叹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

    齐缥缈轻笑一下把鱼递给夏叶,又跑到另一边的石头下摸了一会。

    等夏叶把两条鱼用草绳拴在一起后,就见齐缥缈手里拿着刚刚那条黄鳝走过来:“给你,刚才吓跑的黄鳝。”

    “简直太厉害了!”夏叶把黄鳝接过来和两条鱼放在一块,然后又想到什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缥缈公子,不知道缥缈公子明天还在不在这里,我把那件披风拿给你。”

    齐缥缈抱着手臂:“这个可不好说,也许在也许不在。”

    “那我明日拿披风过来,如果缥缈公子在就还给公子,不在我就再拿回去。”夏叶看着手里的鱼:“今日多谢齐公子了,我准备在上游烤鱼不知道齐公子有没有兴趣一起?”

    “烤鱼?”齐缥缈看看夏叶手里的鱼,一副犹豫不定的表情。

    见齐缥缈似乎有兴趣,夏叶高兴的举举手里的鱼:“就当是为了答谢缥缈公子上次的烤野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