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你去哪里了?”锦容拣木柴回来就发现小姐不见了,这下可把她急坏了。

    听到锦容在上游找她,夏叶冲上游的锦娘回应了一句:“锦娘,我在这里。”

    正好可以把上次的救命恩人介绍给锦娘认识,夏叶这样想着回头却发现没了齐缥缈的踪影:“咦?人呢?”

    “缥缈公子?缥缈公子?”夏叶唤了几声,发现齐缥缈又和上次一样,突然消失了,难道他不喜见外人?

    “小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锦娘顺着坡路下来,却发现小姐似乎在四处寻找什么:“小姐在找什么?”

    “没…没什么。”夏叶摇摇头,然后把手里的鱼递给锦娘看:“上游没有鱼,我到下游来看了看,果然有收获。”

    锦娘接过鱼看了一眼:“小姐可吓死锦娘了。”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夏叶挽着锦娘的胳膊道,眼睛却又看了一遍周围,心道,走的可真快。

    回到上游,在太奶奶陵墓几米远的地方,锦娘已经把火生好了,简单把鱼处理了一下,便开始从火堆上烤鱼。

    鱼肉很鲜嫩,不一会就传来了香味,夏叶紧翻着鱼,生怕把鱼烤糊了。

    黄鳝虽然细长,但是比较难烤,所有要多烤一会,烤熟后的第一条鱼,夏叶放到太奶奶墓前敬太奶奶,第二只她和锦娘才开始吃。

    她把鱼从肚子中间分开,把另一半给了锦娘,吹了吹热气,夏叶咬了一口:“嗯,真好吃!”虽然卖相不好看,但是至少烤熟了,味道还不错。

    锦娘也吃了一口:“确实很好吃呢。”虽说锦娘是下人,但是她还是第一次尝试这样吃鱼,什么调教都不放,只是那种鱼自然的香味。

    过了一会见黄鳝开始翻卷,夏叶一看黄鳝也烤熟了,便把黄鳝从火上取了下来。

    “小姐手不方便,让锦娘来。”锦娘接过夏叶手里的黄鳝,把黄鳝从烤棍上取了下来。

    两条鱼一条黄鳝,她和锦娘吃的只剩下地上的鱼刺,虽然及不上她以前吃过的烧烤,但是却是她吃的最香的一次,夏叶拍拍大腿,起身道:“吃完了,也该回去了。”

    “今天锦娘算是沾了小姐的光,吃了一次这么美味的烤鱼。”锦娘似乎也有点回味无穷。

    把还有点火星的火堆用泥土盖住清理了下战场,夏叶和锦娘便回了寺院。

    回到寺院后见天色还早,夏叶打算把齐缥缈的披风洗一下,明天好还给他。

    “小姐,这衣服锦娘帮你洗就行了,哪劳的小姐亲自动手。”锦娘说着要把夏叶手里的衣服接过来。

    “这件披风,我想自己洗。”毕竟这件衣服的主人救过她,自己动手洗应该会更有诚意吧。

    锦娘笑眯眯的看着夏叶:“不知道是哪位公子救了我家小姐,竟劳的小姐亲自动手洗?”

    “锦娘…”夏叶嗔怪一声:“这件衣服的主人毕竟救过我的命,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心里的感激,和那份诚意,锦娘可不要想歪了。”

    “好好,小姐说的是。”锦娘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然后把夏叶其他该洗的衣服收拾了一下,准备拿到后院去洗。

    夏叶怕锦娘再打趣她,抱着披风先去了后院洗了。

    锦娘把夏叶的衣服收拾好后,顺带问了下隔壁屋子里必文师傅和悟愚小师傅有没有要洗的衣服,毕竟他们两位师傅一直在照顾小姐。

    可能是碍于出家人的面子,两位师傅都说没什么衣服要洗,锦娘只好作罢。

    洗好披风后,夏叶又帮锦娘把其他的衣服晾晒好,洗完衣服也到了晚饭的时辰,夏叶和锦娘两个人都只吃了一点,因为确实不是很饿。

    用过晚饭回到房间后,悟愚又准时的把洗脚水端了来,锦娘防贼似的,在门口就把洗脚水从悟愚的手里接了过来:“小姐,不是锦娘话多,悟愚小师傅小小年纪,每天还要练功诵经,小姐还让人家给端洗脚水,这不是欺负悟愚小师傅吗。”

    然后又笑看着悟愚:“悟愚小师傅以后不用再端洗脚水了,小姐和你的赌约不做数的,以后锦娘给小姐端洗脚水就好了。”

    听锦娘说完,悟愚默不作声站在那里,然后抬头看着夏叶问:“叶子姐姐,锦施主说的是真的吗?”

    看着悟愚的小眼神,夏叶不仅汗颜,锦娘至于这么防一个小孩子吗?但还是笑笑道:“你还小每天给我端洗脚水,别人会说我欺负小孩的。”然后指了指锦娘:“叶子姐姐现在有锦娘照顾,悟愚以后就不用给姐姐端洗脚水了,是不是很开心?”

    悟愚显然有点不开心,但也没说什么:“叶子姐姐早点休息。”然后兴致不高的离开了。

    夏叶干笑了两声:“悟愚也早点休息。”看着悟愚的背影,她甚至能感觉出悟愚头顶上有朵乌云在密布,不用端洗脚水了居然不开心?难不成悟愚有受虐倾向…

    见悟愚走后,锦娘似乎特别开心:“来,锦娘给小姐洗脚。”

    “……”夏叶翻了翻白眼,真是搞不懂锦娘,她为什么要这么提防悟愚?他是个和尚不说还是个小孩,她就算要担心也应该是担心必文师兄才对啊?

    洗完脚后,夏叶拉着锦娘坐下聊了会,这次她谋害太后罪名坐实,又对外宣称她已经被处死了,夏紫烟如今又被关进了冷宫,不知道相府会不会因为这些受到波及。

    “爹爹他还好吗?”夏叶低垂着眼眸问。

    锦娘知道小姐重感情,虽然她以前在相府百般不好,但是她心里现在还是记挂着相府。

    锦娘叹了口气:“听说相府因为小姐的事确实受到了些波及,不过好在二小姐是当今太子妃,所以也没能把相府怎么样。”

    “那就好。”夏叶稍稍安了心。

    昨晚几乎一夜没睡,到现在她确实也乏了,锦娘见她一直打哈欠,让她早些休息便离开了。

    夏叶躺在床上,很多事情想不通也就不再想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