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锦娘回到自己的房间,把烛台上的蜡烛点燃,等烛火照亮房间后,她就看到楚承德正站在她的房间里:“三王爷。”锦娘腿一抖跪在地上。

    楚承德没有转过身,声音冰冷道:“你不是一早就告老还乡了吗?怎么又和承孝在一起?”他只知道锦娘在前段时间知道夏叶被处死的消息后便离开了王爷府,不知道怎么又会和楚承孝碰在一起。

    “奴婢…奴婢确实前些日子告老还乡了,后来…后来走的时候遇到了四王爷,她让奴婢留在他府中伺候了。”说起那天也多亏了四王爷,不然她真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既然你已经撒谎骗了叶子,本王希望你能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等到合适的时机本王会跟她解释一切。”看来锦娘和承孝已经商量好,没有把其他的事告诉叶子。

    “奴婢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奴婢撒谎也是为了小姐,也希望王爷日后真的能够说到做到,把一切都告诉小姐,不要辜负了小姐。”锦容不卑不亢,她这一辈子只做对小姐好的事,凡事不好的事谁再威胁她也没用。

    “这个不用你操心。”楚承德转过身看着锦娘:“方丈信中说的叶子不见了是怎么回事?”

    锦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把小姐遭暗杀的事情告诉王爷,昨日小姐不说,应该是怕王爷担心,可是她觉得这件事情不说出来憋在她心里难受,同时她也想让三王爷知道这件事情后后悔,自责。

    “你知道是不是?”见锦娘犹豫不定,楚承德更笃定锦娘一定知道这件事:“叶子她到底怎么了?”

    “王爷知道后,可否答应奴婢保密?”锦容怕小姐知道后怪她,她问这句话无非是要个保障,其实她心里已经准备要说了。

    “本王答应你。”

    锦娘顿了顿才开口:“奴婢也是后来听小姐说才知道,她那日遭人暗杀,险些丢了性命,多亏了一位公子出手相救,否则……”锦娘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酸涩一笑:“小姐昨日之所以不告诉王爷,是怕王爷担心。”

    楚承德只感觉晴天霹雳一般:“是谁要暗杀她?”为什么叶子不告诉他,他就知道叶子昨天有事瞒着他。

    “至于是谁,想必王爷心里有数,奴婢不敢妄言。”

    “可恶!”楚承德的眸子变得嗜血一般,闪身离开了锦娘的房间。

    看着叶子熟睡的侧脸,楚承德眼神里满是自责,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本来他无心争位,皇后却视他如大敌,如今太奶奶遭人陷害,皇后难脱干系,如今那个女人又要来伤害叶子,他要保护最爱的人非站在权利最顶峰。

    他怜爱的抚摸着夏叶的脸庞,眼睛却看到她通红的手指,心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下来,这个傻丫头为什么什么事情都不跟她说,怕他担心吗?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不应该从承孝身边把她抢过来,如今却没有能力保护好她。

    夜色过半,楚承德才闪身离开夏叶的房间。

    扶月殿内,楚承德背对着来人:“直下,把你手里的事情交给三千,本王命你秘密守护在菩提寺外,保护王妃的安全。”

    “是。”男子闪身隐匿在夜色中。

    楚承德脸色如冰,将手里的密函放在袖口里,敢动他的人,他就十倍还之。

    一夜无事。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夏叶猜想今天的天气应该会很好吧。

    “小姐醒了。”锦娘端着洗脸水进来,帮她梳洗打扮了一番。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夏叶看着外面天色大亮,看来她又睡沉了。

    “现在是卯时,锦娘见小姐睡的香,便没有叫小姐,早饭我已经帮小姐打好了。”

    夏叶会心一笑,有锦娘在,果然少了许多琐事。

    “饭菜还热着,小姐赶紧吃点吧。”帮夏叶梳洗打扮好,锦娘把桌子上盖着的饭菜打开来。

    夏叶伸了伸腰坐到桌子旁,刚吃了没几口,就看见楚承孝就带着个包裹来了。

    “四王爷。”锦娘行了行礼。

    “锦娘不必多礼。”

    “承孝,你今天怎么来了?”夏叶放下筷子,她以为楚承孝生她的气不会再来了呢。

    楚承孝笑笑:“听三皇嫂这语气是不欢迎我喽?”然后径直坐到桌子旁,把包裹放在桌子上:“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哦?我猜猜看。”夏叶狐疑了看了眼楚承孝手里的包裹,然后吸吸鼻子:“不会是吃的吧。”

    楚承孝打了个响指:“鼻子够灵的啊!”然后把包裹打开:“确实是吃的。”

    看着楚承孝打开的包裹里面有各种糕点,还有一只烧鸡和烤鹅,夏叶下意识的把桌子上的饭菜往旁边推了推,不确定的问:“这些都是给我的?”

    “要不然呢?”楚承孝把东西一样样摆到桌子上:“天天在寺院吃斋饭,我猜你肯定憋屈坏了,所以给你带了些肉食。”

    夏叶感动的看着桌子上的菜:“承孝,你真是太好了!”然后假意的擦了擦眼角并没有的泪水。

    “快吃吧。”楚承孝嘿嘿一笑,只要他做的事情能让叶子觉得有用,他就很开心。

    “锦娘,你也过来一起吃吧,跟我待在寺院你也受苦了。”夏叶对一旁的锦娘道。

    “是啊锦娘,过来一起吃吧。”楚承孝也笑笑道。

    “锦娘已经吃过饭了,倒是小姐最近都瘦了,还是多吃点。”又笑着看着楚承孝:“四王爷有心了。”

    然后福福身:“早饭的时候锦娘见悟愚小师父的衣服破了,答应要帮他缝补,锦娘就先下去了。”

    夏叶看着一桌子的吃食问楚承孝:“你吃了吗”

    楚承孝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吃过了,你快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叶直接下手开吃了起来一手拿着个鸭腿,一手把一块糕点塞进嘴了:“你可真大胆居然敢把这些带到寺院里来。”

    “那有什么了,总不能让叶子饿着吧,看你吃这些没营养的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楚承孝帮她倒了一杯水:“慢点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