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00章 教锦娘练瑜伽
    “哇!又来这里!”夏叶看到那万丈悬崖,不自觉的后退两步。

    “来这里,那个跟踪你的人肯定就发现不了你了。”齐缥缈不以为然道,似乎很喜欢这里。

    “好吧。”夏叶咽了咽口水,把手里的披风递过去:“师父,给你的披风。”

    齐缥缈接过披风穿在身上:“可惜了我这披风,今天天气却不冷。”

    夏叶咧嘴笑笑,不怀好意的叫了声:“师父。”

    “我知道,不就是答应教你武功嘛?”齐缥缈坐在地上:“你先给我下个腿,我看你适不适合练武的体质,”

    下腿?她以前练瑜伽的时候下过腿,就是不知道这副主人的身体能不能行,古代女子都是琴棋书画,歌舞婀娜,应该也可以。

    夏叶试着一点点下腿,虽然下到最后有点疼,但是还是勉强下成了一字腿,然后一脸欣喜的看着齐缥缈。

    齐缥缈点点头:“嗯,还不错。”然后想了想:“我今天先教你一些基本的防身招式。”

    “好!”夏叶起身后又跪在地上:“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哎哎…你赶紧起来,这不是折我的寿吗?”齐缥缈惊恐的把她扶起来,这丫头也太实在了吧。

    “徒弟跪师父应该的,不折寿不折寿。”夏叶嘿嘿一笑。

    齐缥缈正色道:“那好,我先声明,我这个师父可是很严厉的。”

    “是,师父。”

    夏叶一直重复着刚才齐缥缈教给她的两招,直到天边开始泛红,齐缥缈才打住,让她回去,并且以后每天都会来这里教她武功。

    今天齐缥缈一共教了她两招,分别是一攻一收,对付那些不会武功的地痞流氓还可以,遇上高手她这完全就是小孩挠痒痒了。

    “我送你回去。”齐缥缈起身带她又回到了刚才太奶奶的陵墓那里:“回去没事多练练扎马步,可以增加你下盘的稳定性。”

    “是,师父!”夏叶抱了抱拳。

    齐缥缈点点头,然后就消失了。

    夏叶一路哼着小曲,时不时的还打两拳,她想,凭借着这两招对付悟愚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吧?

    然后又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没出息,竟然拿一个小孩来满足她的自尊心。

    等她慢悠悠的回到寺院,锦娘老早就等在了那里,见小姐回来赶紧迎了上去:“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再不回来锦娘就要去找你了。”

    “我这么大个人能有什么事。”夏叶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状,简直开心的合不拢嘴。

    锦娘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么开心的夏叶:“小姐怎么这么开心?”

    夏叶哈哈一笑问道:“有吗?”然后两只脚跳着走在前面。

    锦娘看着夏叶欢快的步子,小声道:“还说没有。”

    因为有事情做,所以夏叶觉得每天都过的很充实,晚饭过后,回到房间睡前,她在蒲团上练了一会瑜伽活动一下身体,锦娘在一旁看着新奇:“小姐这是练得什么?”

    “这是瑜伽,锻炼身体。”夏叶嘿嘿一笑:“锦娘要不要学学?可以增加身体协调性,每天练习对身体好呢!”

    锦娘眼神一亮,随后又抿抿嘴:“锦娘这么大年纪了,连这个也没什么用。”

    夏叶看的出锦娘是想要学的,笑着冲锦娘招招手:“来嘛,我教你!”

    “这……不太合适吧……”

    见锦娘两只手搓动着,一副想欲言又止,想学又犹豫的感觉,夏叶抿嘴一笑,起身拉过锦娘:“锦娘每天照顾叶子辛苦了,平常没事可以多练练瑜伽,修身养性,减缓疲劳,也有助于睡眠。”

    夏叶拉过另一个蒲团给锦娘:“快,把外衣脱掉,我教你。”

    “还要脱衣服啊?”锦娘竟然少见的扭捏了一下。

    “当然了,不然被衣服束缚着不舒服,只脱掉外衣,难不成锦娘还害羞不成?”夏叶眨眨眼打趣道。

    “小姐打趣锦娘。”说完把外衣脱掉了,坐在蒲团上。

    “叶子先教锦娘一些简单的基本动作。”她一边给锦娘讲解,一边做示范动作:“首先双腿盘起,就和和尚打坐的姿势一样。”

    锦娘学着夏叶的样子,把腿盘在一起:“小姐,这样对吗?”

    “锦娘不要紧张,练瑜伽最主要的就是放松心态。”见锦娘有些紧张,夏叶安慰着,然后让锦娘闭上眼睛,集中思想,调整呼吸。

    “很好,就是这样。”看锦娘慢慢的渐入佳境,夏叶又开始教锦娘第二个动作:“锦娘,这第二个动作讲究平衡。”

    锦娘点点头学着夏叶的样子,右腿搭载左腿上慢慢屈身,双臂交叉前伸,坚持了一会,锦娘便控制不住平衡,坐回了蒲团上,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夏叶:“人老了,学什么都学不会了,小姐还是不要教我了。”

    “锦娘那里老了,叶子觉得锦娘学的很快啊,练瑜伽不是一日而成,是需要日积月累,慢慢来的。”其实锦娘约莫也就四十多岁,五官端正,皮肤保养的也不错,夏叶又教了锦娘几个动作,便让锦娘自己慢慢回房间练习去了。

    练了会瑜伽,身体差不多活动开了,夏叶又在屋里练了两遍齐飘渺教给她的攻防招式,然后蹲蹲马步,就回床上睡觉了,可能活动量比较大,她刚躺床上就沉沉的睡去了……

    扶月殿。

    “你说王妃到太后陵墓后就消失不见了?”楚承德脸色严肃的问。

    “是,属下一路跟着王妃,可是王妃到太后了陵墓后就消失了,属下四处找了都没找到王妃的踪影,后来王妃又出现在太后陵墓的那条小路上,安全回了寺庙。”直下低着头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禀告了王爷。

    楚承德若有所思的盯着烛台上的烛火:“本王知道了,你继续暗中保护王妃。”

    “是,王爷。”

    第二天夏叶醒来的时候,是被外面的禅诵声唤醒的,她翻身动了动肩膀,一种像是灌铅的酸痛感传来,天啦噜!她不是落枕了吧?

    就在她捏着肩膀的时候,锦娘扶着腿推门进来:“小姐,你醒了?”

    见锦娘表情痛苦,夏叶担忧的问了句:“锦娘,你怎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