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利用口诀,一路跑回了寺院,而且比平常慢慢走着还轻松。

    什么叫现学现用?这就叫现学现用!

    晚上,夏叶根本没去食堂吃饭,因为楚承孝现在天天给她带好吃的,大鱼大肉真是人生足矣。

    今天楚承孝放下东西就走了,一般他如果没事的话就会留下和她和锦娘一起吃,有事的话就放下东西就走。

    为了不让必文师兄和悟愚起疑,通常她会让锦娘去食堂拿两碗米饭下饭,也可以掩人耳目。

    晚饭后,夏叶总感觉锦娘有什么心事:“锦娘,你怎么了?”

    锦娘叹了口气,看着夏叶:“小姐,我看我还是告老还乡吧。”

    “怎么啦?”夏叶一听紧张的问。

    “锦娘老了,留在这里也不能为小姐做些什么,而且小姐最近去守陵都不让锦娘去,一定是锦娘拖累了小姐。”

    “锦娘,你说什么呢。”夏叶拉着锦娘的手:“我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的,你这话多伤叶子的心。”

    然后看着锦娘道:“叶子不是不让你去,而是我觉得守陵那么乏味,不如让你留在寺院跟必文师兄和悟愚他们做些事情,叶子是怕锦娘待在这里无聊。”

    锦娘摇摇头:“跟着小姐,锦娘不无聊。”

    “我知道锦娘担心我。”夏叶突然神秘兮兮的靠近锦娘的耳朵:“其实实话告诉锦娘吧,承德已经暗中派人保护我了,所以锦娘不用担心。”

    “小姐是说,三王爷他派了人在暗中保护你?”锦娘有点惊讶又意外的问。

    夏叶点点头,其实她也不确定是不是楚承德派人在暗中保护她,不过齐缥缈说过,跟着她的那个人并不会伤害她。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夏叶嗔怪道:“以后锦娘可不许再说那些伤叶子的话了。”

    “好吧,看来是锦娘想多了。”锦娘欣慰的笑了笑。

    “我去把这个糕点给旁边的必文师兄和悟愚送去。”夏叶起身端着桌子上的糕点,这些都是楚承孝带给她的,都是她爱吃的。

    但是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反正有这么多。

    “锦娘也一起去。”锦娘似乎想到什么,非要一起跟着去。

    她想,大概是因为悟愚的事吧,唉!看来锦娘这次是盯死悟愚了,夏叶不仅同情了悟愚一把。

    眼看天气越来越冷,似乎会有一场雪不期而来。

    “小姐,你要做什么衣服告诉锦娘就好了,锦娘帮你做。”自从小姐昨天守陵回来,就非要让她教她做衣服,这倒让锦娘郁闷了一下。

    “我想亲手给他做一件衣服。”夏叶脸上挂着笑意,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这是楚承德亲手给她做的项链,她也要亲手给他做件衣服。

    “小姐是在说三王爷?”

    “要不然呢?”夏叶好笑的看了眼锦娘,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问。

    “是啊,锦娘多此一问。”锦容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认真缝衣服的小姐:“小姐…我…”

    锦容刚要说什么,却被推门进来的楚承孝打断了。

    夏叶放下手里的衣服,看着背着个小包袱进来的楚承孝:“你来啦,快坐。”

    楚承孝嘿嘿一笑,进来坐到板凳上,将小包袱放到桌子上。

    夏叶不用猜也知道,里面肯定是满满的好吃的,然后抬起头看着锦娘:“锦娘刚刚想说什么?”刚刚她觉得锦娘好像有什么话没说完。

    听夏叶这么问,楚承孝也好奇的看着锦娘。

    锦容眼神慌乱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我刚刚想说小姐一定要注意休息,这衣服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好的。”然后朝楚承孝欠了欠身:“既然四王爷来了,锦娘就不打扰王爷和小姐谈话了。”

    楚承孝意味深长的看着锦娘出门的背影,转而一脸欣喜的转过头看着夏叶:“叶子居然会做衣服?”

    “区区一件衣服而已,难道在你心里我夏叶就那么无用?”夏叶嘚瑟的拿起针线继续缝制。

    “哪能啊,叶子在我心里是最无所不能的,最厉害的。”楚承孝一脸讨好的看着夏叶:“猜猜我今天给你带的什么?”

    “能是什么?”夏叶似乎猜的兴趣不大,头也没抬,继续缝制着手里的衣服道:“无非就是熏鸡和烤鸭还有糕点。”这几乎是楚承孝每次来都要带的东西,所以根本一点都不难猜。

    “不对不对。”楚承孝摇摇头,然后把小包袱打开。

    夏叶抬头看着包袱里的东西,是一件大红色的袍子,领部是雪狐的皮毛,洁白光滑,袍子的料子也是极好的布料所制。

    “这是什么?”夏叶有点好奇的问。

    “这是挡风的袍子,眼看冬季来了,一场大雪似乎也要来了,我怕你寒冷,特意让缝娘帮你做了件袍子御寒用,到时候你就不用怕下大雪了。”楚承孝眼神清澈的看着夏叶,眼神似有似无的瞄着夏叶手里缝制的衣服,心里一阵暗喜。

    “给我做的?”夏叶起身拿过那件大红袍子,银针金线缝制的花纹,手工精细,手感丝滑:“真漂亮!”

    “人更漂亮!”楚承孝看着铜镜里的夏叶赞美道:“这大红袍子,好似专门为叶子量身定制一般,换个人都穿不出它的韵味。”

    夏叶羞红了脸颊,转身想要说楚承孝贫嘴,却看到他把桌子上她给楚承德缝制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

    “叶子不光人美,而且还心灵手巧。”楚承孝把刚成型的衣服在身上套了下:“真合身,不过好像肩膀这里肥点。”没想到他居然和叶子心有灵犀,叶子竟然也在给他做衣服。

    “这不是给你做的。”夏叶有些愧疚的把身上的大红袍子脱下:“你若喜欢,我改天再给你做一件。”

    楚承孝笑僵在脸上,默默的把衣服脱下,原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承孝…我…”夏叶不知道楚承孝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她身为他的三皇嫂,在心里真的只是把他当做皇弟看待。

    “看把你急的,我在逗你玩呢!”楚承孝坐会板凳上,看着呆愣的叶子笑了笑:“我知道你是在给三哥做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