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锤了楚承孝一下:“一点都不好笑!”她刚才真是害怕死了,她以为楚承孝真的误会了什么。

    楚承孝喝了口茶,眼底的失落和悲伤掩盖在眼睑下,就连入口的茶水都变的苦涩了。

    “以后不许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夏叶嗔怪了一句,继续拿起衣服缝制,然后抬头看着楚承孝:“不过,你要是真想要的话,我改天帮你做一件!”

    楚承孝赶紧放下茶杯,擦了擦差点喷出来的茶水:“算了吧,我可不敢穿你做的衣服,万一衣服里面有你粗心落下的针头,我可就惨了。”

    夏叶做了个仇视的表情,然后翻了翻白眼:“你想要我还不给你做呢!”

    “谢谢,谢谢叶子大小姐放过我。”楚承孝打趣完又问:“怎么样?大红袍子喜欢吗?”

    “喜欢!”夏叶点点头,有楚承孝这么暖心的兄弟,她真的很满足,可惜她只是一味的索取,却从未给过他什么,还一直自欺欺人的说是为了不给他希望,如果有机会,她给楚承德做完这件衣服,也给楚承孝做一件。

    今早起床,外面的水盆里都开始结冰了,夏叶也早早的换上了御寒的衣服。

    傍晚,锦娘端着刚泡好的热茶送到夏叶的桌子上:“小姐,歇歇吧,天气寒冷,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我一会喝,锦娘先放那里吧。”夏叶拿着衣服靠近烛火,仔细的一针一线的绣着。

    锦娘叹了口气,这都连续好几天了,小姐一早去给太后守陵,日落前回来吃过晚饭就坐在烛台下绣衣服,她真担心小姐的身子吃不消。

    要不是四王爷上次又叮嘱了她几句,她真怕会忍不住把一切都告诉小姐,省的小姐蒙在鼓里还傻兮兮的对那个三王爷好。

    “锦娘,我看这几天,我教你的那几招瑜伽,你都慢慢的练的很好的,平衡性也强了呢!”夏叶抬头看了锦娘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绣。

    “托小姐的福,锦娘觉得最近不仅精气神好了就连身子骨也变的利索了不少,那个瑜伽真是好东西。”锦娘说起这个,眉飞色舞的,很是喜欢的样子。

    “锦娘喜欢就好,等锦娘把那几个招式练习熟练,我再教锦娘几个其他的招式。”

    “那真是太麻烦小姐了。”锦娘笑的简直眼角都开了。

    古代女子除了女红和大家闺秀们常学的那些礼仪乐器,基本上都没什么娱乐的,也不难怪锦娘这么喜欢练习瑜伽。

    烛火过半,夏叶把最后一针穿过,大功告成!

    其实这件衣服她昨天就做好了,今天只是在衣服里面弄了点别出心裁,绣了两个字“德叶”

    夏叶抱着衣服幻想着如果楚承德见到这件衣服会是什么反应,是高兴,激动,感动,还是什么…

    她准备明天偷偷溜下山,给楚承德一个惊喜,打定主意,夏叶把衣服叠放好,睡觉去了……

    大地银装素裹,透过门窗,夏叶睁开眼第一眼就感觉今天外面亮的出奇,推开门一看居然是下雪了。

    这是她来古代看的第一场雪,也算是她新的人生的第一场雪。

    吃过饭后,夏叶还是告别锦娘,说是去给太后守陵。

    锦娘这次坚决不答应,说外面天寒地冻,积雪成堆,她一个人出去不放心。

    还是夏叶苦口婆心劝了好大会功夫,才把锦娘劝住。

    此次偷偷下山,不宜太过招摇,夏叶没有穿楚承孝前几天送的大红袍子,而是穿了一件黑色的袍子。

    帽子上是兔毛的,帽子很大,正好可以遮住她的脸,说起来楚承孝也有些日子没来看她了,此次下山如果有机会,再顺便去看看楚承孝。

    她把做好的衣服包在小包裹里,扛在肩上,外面又穿上黑色袍子,变下山了。

    因为刚下过雪,雪还没化,道路不是很滑,只是一步一个脚印,还好她这些日子跟着齐缥缈经常练功,她现在的地盘可以说是稳的很,力气也增大了些。

    这第一场雪下的还真是厚,夏叶每一步都觉得费劲,一脚下去,雪都要漫过她的脚踝处。

    这场雪路走的她浑身出了汗,鞋子里也进了雪,然后又化成水,现在她整个鞋子都湿透了。

    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虽然一路艰辛,她还是来到了三王府的院落处,为了怕被人认出来,夏叶特意翻墙进了府院。

    她是从三王府后花园的那个墙倒过来的,这里一般人少,墙也好攀爬些,后花园除了四季常青的花草,其他的花树已经凋落了,但是也都被雪覆盖了起来,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穿过后花园她便来到了荷花池那里,中间小桥上的雪已经被打扫干净了,看来府里的下人已经开始打扫院子了。

    夏叶可以从偏僻的小路走,遇到下人就躲一下,在来到厅堂和后花园相隔的一条小路上,她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定睛一看,一个穿着鹅黄色,腹部微凸的女子正在指挥下人打扫院子,

    “把这里都打扫干净了,不然地滑摔着人就不好了。”拓跋娜英摸了摸肚子,一脸幸福。

    “是,三王妃!”

    由于离的太远,夏叶听不清她们再说什么,但是看起来那些丫鬟和下人,都像是在听主子的话一样。

    夏叶刚想走过去问个清楚,却被人捂着嘴拖走了。

    拓跋娜英听见有声响,朝刚才夏叶待的位置看了一眼…

    拖走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承德,楚承德把她拖进书房,抓着夏叶的肩膀有些紧张的看着夏叶:“你怎么来了?”

    夏叶不知道为什么楚承德看到她不是惊喜,而是紧张。

    “我想你了,所以忍不住偷偷溜下山来看看你。”夏叶把帽子摘了下来,眼神灼灼的看着楚承德。

    “我也想你,可是这是特殊时期,万一被人发现你就危险了。”要不是一直暗中保护叶子的直下提前来告诉他叶子偷偷下了山,并且来了三王府,他今日一切就露馅了。

    “我小心着呢,一路上都没被人发现。”夏叶试图安慰一直紧张的楚承德,让他不用这么紧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