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德握着夏叶的手,她的手冰凉,外面冰天雪地,她来这一趟一定冻坏了吧。

    “今天下了这么大的雪,干嘛要今天来?冻坏了吧。”楚承德把夏叶的手放进他的怀里暖着。

    现在不是腻歪的时候,夏叶把手从他怀里抽出来,把肩上的小包袱解了下来:“这个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楚承德接过她手里的包袱问。

    “自己打开看看。”夏叶故作神秘的一笑。

    楚承德狐疑的把手里的包袱打开,里面是一件衣服,男人的衣服,外面绣着金丝绣纹,甚是好看,可是最吸引他的还是里面的两个字。

    “德叶。”楚承德读了出来。

    外面的宽体绣纹,是她请教锦娘后学着绣的,里面的字绣的歪歪扭扭的,因为姜国的字现在还不是简体字,繁体字比较难绣。

    夏叶背着手,憋着笑吸吸嘴唇,不敢看楚承德柔出水的眼神,转身走到旁边的桌子上坐下。

    “你怎么喝酒了?”书房里的桌子上摆着一桌子的菜,还有一瓶烧酒,看来她不在,楚承德自己的日子过的还挺不错的呢。

    夏叶吃了口菜,拿起桌子上的烧酒喝了一口,这酒性子真烈,辣的她撇了撇嘴。

    看着夏叶绕过他走过去的那几步,地上赫然呈现了几个带水的脚印,再看她的鞋子,已经都湿透了。

    “你来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件衣服?”楚承德脸色柔情的看着夏叶,眼底的爱意,简直就要夺眶而出了。

    “快试试看合不合身?”夏叶翘着个二郎腿,楚承德的身材她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这件衣服肯定会超级合身!

    所以她要等楚承德把衣服穿上后,来尽情的夸赞她赞美她,她已经准备好了。

    谁知楚承德一把把衣服丢在了床上,上来就把她的鞋子脱掉了,跪在地上用胸口暖着她冰凉的小脚丫。

    “你为什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心疼?”楚承德眼眶有点红,他不知道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时而聪明又时而傻的可爱的女人。

    来之前夏叶设想过几百种楚承德收到衣服后的表情或者表现,唯独这一个,让她惊的有点不知所措。

    此时书房的门被人推了开,外面的光亮照了进来,刚刚那个黄衣女子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她和楚承德。

    夏叶赶紧把双脚收回,把脚放进了鞋子里,看着黄衣女子:“请问你找谁?”

    黄衣女子没有回答夏叶的话,而是看着楚承德福了福身:“王爷,想必这位就是前三王妃吧。”

    前王妃?什么意思?夏叶一头雾水的看着楚承德。

    楚承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看着黄衣女子怒道:“本王不是说过,让你待在房里不许出来的吗?”

    黄衣女子似乎有些受了惊吓,浑身抖了一下,怯懦的叫了声楚承德:“王爷…”

    “这是什么意思?”夏叶看着肚子微凸的黄衣女子,又看了看楚承德:“这是什么意思?”

    “来人!把她给我带回房间!”楚承德愤怒的朝门外喊了一句。

    两个小丫鬟赶紧过来扶住黄衣女子:“三王妃,奴婢扶您回去。”

    黄衣女子似乎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夏叶,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就被丫鬟扶下去了。

    “三王妃,前三王妃。”夏叶自嘲的笑了笑:“楚承德,你还真是耐不住寂寞啊?”

    “叶子,你听我解释。”楚承德抓着夏叶的两个肩膀:“刚刚那个女人是殇国的公主,我承认我是欺骗了你,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父皇根本不答应放你出来,我没有办法,只好…”

    她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就解决,皇上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她,这一切都是她想的太简单了:“我宁愿死在大牢,也不愿看着自己被心爱的男人欺骗,暗渡船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有了孩子。”夏叶自嘲的笑着,眼角却挂着泪水。

    楚承德慌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他快要失去她了:“叶子,你听我解释,那个孩子,是她说想后半生有个依靠,所以…所以我才答应的,而且她还保证就只有这一次,她就只是想要个孩子,我根本不爱她。”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这件事情?”她一直以为楚承德不去经常看她,是因为他忙,原来是在照顾另一个女人。

    “我怕失去你。”楚承德眼神很复杂,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这么瞒着,他有好几次想要告诉她,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我可以接受你有别的女人,你是王爷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你不应该瞒着我。”夏叶擦了擦脸上的泪,似乎这一切都无所谓,不是她不在乎,而是在乎又能怎么样?

    说到底楚承德也是为了救她,反正她现在也是个挂名死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楚承德看着夏叶的,在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他可以接受叶子的大哭大闹,甚至怪他,但是叶子这种淡然的反应让他很好害怕。

    “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锦娘又要担心了。”夏叶把帽子戴上,准备离开。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去帮太奶奶守陵了,搬回来住吧,我已经让人去通知锦娘,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搬回来。”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他不想再让叶子回去了,不如留在府里,他也可以好好照顾她,弥补她。

    “不用了,寺院安静,我很喜欢那里。”夏叶莞尔一笑淡淡道。

    “叶子,别这样。”楚承德显得很痛苦:“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回来住吧。”楚承德恳求道。

    夏叶呵呵一笑:“王爷,我现在可是已经死掉的人了,而且还是谋害太后的罪人,难道你就不怕被人发现,然后牵连到你?”

    “你不用担心这个,你只管好好的留下来便是。”他怕叶子这一走,他就会永远的失去了她。

    他希望可以把她留下来,慢慢解释给她听,哪怕她真的怪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