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爷真是随性,想留我就留下我,不想留就把我丢到寺院,现在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觉得对我已经不需要隐瞒什么了,所以可以回来了?”夏叶脸上一丝讥笑:“又或者我今天如果没发现这个秘密,你是不是打算永远就这样了?”

    楚承德没有说话,他知道叶子还在怪他,但是只要叶子答应留下来,他最后一定会把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他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她。

    “不说话就是代表默认了?”夏叶抿嘴笑了笑:“好,我答应留下来。”

    “真的?”楚承德不敢相信的看着夏叶?

    “女子一言,驷马难追。”夏叶爽快的点点头。

    人多好办事,不过半天时间,王府内的积雪已经被打扫干净,中午的太阳隔外的耀眼,昨天今日恍若隔世,那些瓦片上未来的及打扫的雪和地面上多少留下的薄雪,在太阳的照射下化成水滴,滴滴答答的从房檐落下,就像门口雨帘。

    “王爷,我已经答应留在王府,王爷这样把我留在书房是何意?如果王爷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扶月殿了。”夏叶抱着手转身出去了。

    扶月殿,楚承德眼神慌乱的跟了上去。

    湿湿的鞋子还真是不舒服,夏叶准备回去换双鞋子,刚走到扶月殿的拐角长廊处,就看到丫鬟们大包小包的从扶月殿搬东西出来。

    更奇怪的是,那些东西都不是她的,夏叶加紧两步走到扶月殿。

    房间内黄衣女子指使着下人丫鬟:“慢一点搬,不要碰坏了那些东西。”

    “你们这是干什么?”夏叶冲房间里的人问。

    黄衣女子表情先从惊讶再到惊喜:“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这个扶月殿王爷说是姐姐的,让娜英把这个地方挪出来让给姐姐。”

    “姐姐?让给我?”夏叶干笑两声看着赶来的楚承德。

    “看来王爷真是没打算让我再回来啊?”

    叶子很聪明,她大概看出来刚刚他是故意留她在书房,只是他现在怎么辩解都不会有用了吧。

    楚承德眼神暗伤的看着叶子:“你听我解释。”

    拓跋娜英扶着肚子出来,柔柔的叫了声:“王爷。”

    然后又朝夏叶走过去行了行礼:“姐姐不要误会,这间房子是妹妹主动跟王爷要的,妹妹觉得琉璃殿太小了,以后有了孩子住着不方便,姐姐不要怪王爷,妹妹这就搬走。”

    夏叶拦住一个搬着东西的下人,笑笑道:“你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住在扶月殿是应该的,更何况…”夏叶撇了眼拓跋娜英的肚子:“更何况,你现在有了身孕,琉璃殿确实太小了。”

    “你们,还不把东西都给三王妃搬回去。”夏叶看着那些往外面搬东西的下人道。

    所有的下人手里拿着东西,看着拓跋娜英,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爷?”拓跋娜英看向王爷,不知道怎么办。

    果然人走茶凉,这些下人也都是看主子的吩咐,夏叶挑挑眉:“王爷还不快下命令?”

    “叶子…”楚承德有些为难的看着夏叶。

    “王爷,臣妾还是想住回琉璃殿,这扶月殿太大了,臣妾也住不惯。”拓跋娜英一副善解人意道。

    “王爷,她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怎么可以让她住在偏殿呢。”夏叶提醒着楚承德,然后就看到锦娘带着大包小裹来到了王府。

    夏叶笑着绕过楚承德,朝锦娘走过去:“锦娘,把我的东西搬到雅阁去。”

    雅阁是王府后花园的一个阁楼,偏幽清净,她不会住在琉璃殿,因为她觉得恶心,更不会住在其他偏殿,省的看见他们心烦。

    刚听到王府派人传信说小姐悄悄回了王府,锦娘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再加上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和小姐要搬去雅阁,她就知道小姐已经知道这一切了。

    雅阁虽然常年无人居住,但是楚承德却会派人每天都来打扫,因为等后花园满花的时候,他会来这里小憩。

    所以夏叶搬到这里,也并没有多用打扫,幽静的雅阁,里面布置也和名字一样,非常雅致,一门一窗都设置的那般别出心裁。

    她以前来后花园赏花的时候来过这里,那个时候她便喜欢上了这里,只是楚承德说她是一府的王妃,不能住在这小小的雅阁里,可是到最后她不还是住在这里了?

    “小姐。”锦娘把东西归放好,叫了声站在阁楼外窗的夏叶。

    夏叶扭过头看着锦娘:“东西放好后你就出去吧。”

    “小姐。”锦容跪在地上,她知道小姐一定在怨她,怨她没有把事情告诉她。

    “好歹你也从小照顾我长大,虽然你我是主仆。”说着夏叶扶起锦娘:“但是你跪我,我受不起。”

    “锦娘知道小姐心里不好受,锦娘何尝不是这样。”锦容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谎言终究会有被戳穿的时候。

    “那锦娘就更不应该骗我。”夏叶淡淡的回道,然后重新走到阁楼窗前,看着下面有些凄凉的景色。

    她一直以为锦娘不是欺骗她,是她最亲的人,可是结果还是她太天真,哪怕这个谎言是好的,她也不希望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

    其实夏叶在想,如果楚承德一开始把他要娶殇国公主的事告诉她,也许她会接受也说不定。

    “我知道小姐怪锦娘,但是事已至此,如果小姐愿听,锦娘愿意把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小姐。”

    “锦娘不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有些晚了吗?”夏叶干笑两声:“不过,如果锦娘想说,我也不妨听听。”事情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她已经无心再理会,她只是想知道究竟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她。

    “事情还要从小姐被关进大牢那里说起,在得知小姐被关进大牢后,三王爷寝食难安,日日进宫恳求皇上。”锦娘的思绪又回到几个月前。

    “那天王爷早朝回来,说有办法可以救小姐出大牢了,当时我一听高兴坏了,但是王爷没有跟锦娘细说,第二天王爷一早出去,回来时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