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08章 锦娘诉说的真相
    “锦娘当时还在想,王爷不是说有办法救小姐了吗?怎么突然就消失了?”说到这里锦容顿了一下:“让锦娘更意外的是,王爷这次回来还带了个女人回府。”

    “再后来的小姐在牢里的消息就是通过四王爷,锦娘才知道的。”想到这里,那段时间还是很感激四王爷的。

    “后来,锦娘也是通过四王爷的口才知道,原来是皇上以三王爷娶殇国公主为条件,才答应放了小姐。”

    难怪她被关进大牢的时候,楚承德那么长时间都没去看过她,原来他是去完成皇上的旨意,迎娶殇国公主了。

    夏叶点点头,示意锦娘继续说下去。

    “后来,殇国公主进府第二天,锦娘就收到了小姐被处死的消息,当时四王爷来王府质问过三王爷,甚至还动了手,因为三王爷好像一点都不悲伤。”

    “知道小姐被处死的消息,锦娘每天都以泪洗面,自责没有照顾好小姐。”锦容当时真的是心灰意冷,感觉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夏叶垂了垂眼睑,似乎有所动,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平静。

    “殇国公主进府后,没有多少时日,便传来她有喜的消息,锦娘本以为王爷娶她是为了救小姐,没想到却让她做了王府的三王妃。”

    锦娘这时说起来仍还有些气愤。

    “锦娘怪王爷对小姐无情无义,心想反正小姐已经不在了,便决定告老还乡,后来偶然遇见了四王爷,他告诉锦娘小姐很有可能还活着,于是让我留在了他的府中。”

    “再后来的事情,小姐就都知道了。”锦娘如实把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夏叶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为什么不早把这些告诉我?”

    锦娘眼眶红红的:“知道小姐还活着的时候,锦娘何尝不想把这一切告诉给小姐,可是四王爷说不要把这个告诉给小姐,免得小姐伤心,还说三王爷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免得我伤心?所以现在我只会更伤心。”夏叶苦笑:“他有什么苦衷,到现在还不能说?”她之所以答应要留下来,就是为了报复,以前的虚情假意都去见鬼吧,算她夏叶看走了眼。

    “小姐,也许王爷真是有什么苦衷,王爷跟锦娘说过,说以后会把一切都告诉小姐。”锦容不是选择帮衬谁,她看的出小姐还爱着王爷,也真心希望王爷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你下去吧。”夏叶平静道。

    其实人在真正难过的时候,最真实的表现就是平静。

    锦娘下去后,夏叶把外面的袍子解开,脱下湿透的鞋子,躺在被窝里,她的脚冰凉的像是没有血液在流动。

    夏叶静静的躺在被窝里,脸上没有表情,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什么,然后抱着被子哭了起来,她不敢哭出声,怕被锦娘发现。

    可是她真的好难过,以前楚承德在她心里就是一切,可是这一切突然在一瞬间就崩塌了,她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锦娘在外面听到了小姐隐忍的抽涕声,眼泪也跟着留了出来,她知道小姐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所以才会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哭着哭着她睡着了,梦里她梦见了她的娘亲,和跟她幻想中的娘亲一点也不一样,娘亲在一颗树下,全身显瘦,叶子叶子的在叫她。

    夏叶想要回答,想要跑过去抱住娘亲,可是她却只能在站在那里看着,不能动也发不出声音。

    “小姐,小姐…”

    当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屋内燃着烛火,锦娘守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哭着。

    还有楚承德也在,那一瞬间她以为这只是个梦,一切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叶子,你终于醒了。”楚承德做到床边,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是有点烧。”

    夏叶享受着楚承德手中带来的温度,这种感觉还是那么熟悉,可是当她看到她确实是躺在雅阁的房间里时,才清楚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一把拿开楚承德手,然后翻身扭向里面,眼泪就那样流了出来。

    楚承德心疼的看着夏叶的背影,然后对锦娘道:“你先下去吧。”

    锦娘忍着眼泪退了出去,楚承德端起一的药:“你发烧了,大夫刚开的药,趁热喝了吧?”

    “我自己会喝,王爷先出去吧。”夏叶背对着楚承德故意把声音放的冷清,她不想让他以为她失去他有多么的痛苦。

    “等你把药喝下我就走。”楚承德把药放在一旁,他知道叶子现在肯定不想见到他。

    “我把药喝了王爷就走?”夏叶转过身问。

    楚承德点点头:“只要你把药喝了,我就出去。”

    “好。”夏叶端起一旁的汤药,然后全部倒在地上:“王爷现在可以出去了吗?”她举着空空的碗问。

    他知道叶子在故意跟她作对,故意气他,可是她不能那自己的命开玩笑,生病了就要喝药。

    “锦娘,把另一碗端来。”楚承德像是早就料到她有这么一手一样,竟然煎了两份汤药。

    夏叶一愣,生气的躺在床上,看着锦娘又端来另一碗药。

    这次楚承德没有让夏叶自己喝,而是用它的方法强硬让夏叶把药喝了下去。

    “滚!”夏叶怒吼一声,使劲的擦着嘴,苦味溢满口腔,她突然觉得很委屈,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她用被子把头蒙住,说了绝不在他面前哭,最后还是哭了。

    “叶子。”其实楚承德心里的苦,比嘴里的苦还要苦上好几倍:“叶子,你要怎我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不再折磨自己。”

    夏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蒙着头哭,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心里委屈的难受。

    “我知道你喜欢雅阁这里,所以你搬来我没有阻止。”看夏叶这样,楚承德心里更是拧着的疼:“叶子,如果你心里难受就骂出来,或者你打我出出气,不要这样好不好?”

    楚承德想要拉开夏叶的被子,她生病了,不能一直这样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