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为什么你不爱那个殇国公主,还要让她怀孕,你说她是怕以后没有依靠,所以想跟你要个孩子,你不喜欢她怎么会答应?”这个事一直在夏叶心里是个疙瘩,楚承德是不是因为她不怀孕,所以才答应的?

    楚承德看着夏叶吃醋的样子道:“这就是我的苦衷之一,那时候我恨自己无能,不可以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所以每日买醉,结果就把殇国公主当成了你。”

    酒后乱性,这句话果然没错,他也不知道那天怎么会喝的如此烂醉,以至于他现在都不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承德摸摸鼻子:“如果要和争王位就要讨父皇的开心,父皇怕大凉国和北漠联合攻打我们姜国后,我们双拳难敌四手。”

    “又加上北漠是殇国附近的一个附属小国,所以父皇想让殇国出兵截了北漠,这样姜国对付大凉就有胜算了。”

    “但是怎么才能让殇国出兵帮我们呢?”楚承德反问了夏叶一句,然后又道:“拓跋娜英是殇国大汗唯一的女儿,殇国大汗十分宠爱这个女儿,所以父皇让我好好的对拓跋娜英,让拓跋娜英主动去和殇国大汗说。”

    “正好这时拓跋娜英有了身孕,我也只好顺水推舟了。”楚承德说这些的时候,夏叶全程听着都是他多么的不情愿。

    然后一脸鄙夷的看着楚承德:“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楚承德立刻做发誓状:“我发誓我说你都是真的。”然后又低着头道:“至于扶月殿,也是父皇要求的,我不得不答应。”

    “怎么连这种事皇上也要管?”夏叶奇怪的问。

    “想要殇国出兵,光我对拓跋娜英好也没用,父皇也时常会让皇后邀她入宫玩,看她也挺喜欢皇后的,想必她是个皇后说了,皇后又和父皇说了。”楚承德摊摊手,也一副没想到的样子道。

    “既然你把一切都告诉我了,那我也告诉你我的想法。”夏叶看着楚承德认真道:“我希望你立刻停止和太子争位的事情。”

    夏叶不希望楚承德为她冒这么大的险,和太子争位,这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为什么?”他已经做好的决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更何况他现在在朝中的实力比太子也差不了多少了。

    “太危险了。”夏叶反对道:“我不想你为我冒这么大险。”

    “我只有成为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才能恢复你的身份,到时候你就是我楚承德唯一的皇后。”楚承德却试图要说服夏叶。

    夏叶知道楚承德是为了她好,可是这件事太危险了:“我恢不恢复身份不重要,关键是我还活着,总比我死了,有个身份有什么用?”

    楚承德堵住夏叶的嘴:“不许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已经做好了完全之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见楚承德目光坚定,她只好不再说什么:“既然我劝不动你,那你就算为了我也要好好的。”

    “放心。”楚承德投给夏叶一个安心的眼神:“现在还生气吗?”

    “生气。”夏叶嘟着嘴,转身备对着楚承德:“我气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这是不信任!我气你不听劝,这是不听话!”

    楚承德跪在地下,可怜巴巴道:“那我今晚就好好给你陪个不是。”

    “我可是病人。”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身子总算不那么乏累了,可是还是避免不了要喝一碗汤药,说是巩固。

    看外面天气阴晴不定,屋檐上也结一层冰滴,应该冷的很!

    她今天准备去找楚承孝的,一方面他很多天都有去寺院了,一方面也顺便告诉他,她已经不在寺院了。

    让锦娘伺候打扮后,她特意穿上楚承孝送的大红袍子,准备去见楚承孝。

    “小姐要出门?”锦娘问。

    “嗯。”夏叶点点头:“我去找楚承孝。”

    “要锦娘陪着吗?”

    这次锦娘没有说直接要去,而是问需不需要。

    “嗯,一起去吧。”毕竟锦娘是为她好,她连楚承德的气都不生了,怎么还会生锦娘的气。

    看来夏叶这个答案一定有点出乎锦娘的预料,因为锦娘脸上明显的一愣。

    这次夏叶总算把天气猜对了,刚打开门,一股寒风就席卷了全身,夏叶下意识的紧紧袍子。

    锦娘刚出门又转身回去,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件披肩:“小姐生病刚好,出门还是多带个披肩吧。”

    夏叶点点头,带上披肩确实脖子和肩膀那里暖和多了。

    门口的下人拦了她一下,后来看到是她后,又放行了。

    “王爷人呢?”夏叶看着门口的两个下人问。

    “今天一早王爷就带着王妃进宫了。”左边的下人如实道,却看到右边的下人给他使的眼色,然后赶紧闭了嘴。

    夏叶无所谓的点点头,带着王妃进宫,这也是她以前的荣誉嘛。

    出了三王府,外面道路上未来得及打扫和化完的雪都结成冰层,走在上面滑滑的。

    锦娘小心的扶着她,生怕她滑倒一般,夏叶则是很久没有溜滑冰了,松开锦娘搀扶的手臂,在光洁的冰面上滑溜。

    “小姐,小心滑。”锦娘紧张的看着夏叶:“小姐慢点跑。”

    “没事。”夏叶脸上挂着笑:“真好玩。”她一边滑一边咯咯的笑着,转身却发现把锦娘拉了好远。

    夏叶只好又滑溜回去:“锦娘,你不用这么小心的。”夏叶拉着锦娘的手:“来,我教你滑冰。”

    “这可不敢。”锦娘强烈的拒绝这个滑冰,她可不想学,她一把年纪了,万一摔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好吧。”夏叶一想,锦娘年纪大了,滑冰不比瑜伽,确实有点危险:“锦娘,你蹲下。”既然锦娘不能滑,她就拉着她滑吧。

    锦娘双腿躲在地上,双手又被夏叶拉着,慌张的问:“小姐这是做什么?”

    “当然是带你滑冰喽!”夏叶说完,手臂一使劲,拉着锦娘从冰面上滑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